Loading…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里克•马斯金:机制设计与合作共识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里克•马斯金:机制设计与合作共识

2017-09-30 15:34 中国服装网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里克•马斯金:机制设计与合作共识

9月29日下午,在2017中国服装杭州峰会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里克·马斯金进行了“机制设计与合作共识”的主题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能够再次来到杭州,我想感谢主办方,感谢峰会的主办方邀请我给大家做演讲,我想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合作,“一带一路”的战略强调了国际合作的重要性,而我的大部分职业生涯所关注的就是机制设计,我相信这是一个很好的工具,我们可以利用这一个工具来实现合作。可能你们很多人都不知道机制设计是什么?我希望我能够跟大家做一些解释让大家理解机制设计,我会提供定义,但是定义其实有点太抽象了,所以在定义之后我会很快的跟大家举些例子。我觉得通过简单的案例我们可以最佳的来理解机制设计究竟是做什么的,首先我们看看它的定义,机制设计其实是属于工程部分,尤其是经济领域的工程部分,在经济学方面我们就是观察现有的经济制度,并且试图来解释或者预测这些经济制度产生的后果或者结果,我把它成为比较积极的预测的这一部分,这些也是非常重要的。差不多90%的经济学都是致力于预测以及解释的,而我所感兴趣的其实就是相反的,在机制设计方面我们反转了方向,那就是我们从目标开始,比如说这是我们希望实现的合作的目标,然后我们回过头来看是不是有一些制度或者机制可以实现这些目标?所以这是一种可以进行预测的这样一部分,这也是我对经济理论比较感兴趣的一部分。可能大家对此也不是特别的熟悉,我可能是笼统的来说的,我们来看看具体的案例。

假设有一个社区,它有一些土地希望是用于农业开发,我们假定了有两位农民对使用这些土地非常感兴趣,他们希望能够用来种植庄稼,而社区所要做的希望分割土地使得每个农民能够对它所能分到的土地感到满意,这就意味着农民A应该觉得他的土地应该是跟农民B的一样好,而农民B的也这样觉得,我们把它称为合作性的或者公平的分割土地。我们如何来实现公平或者是合作的分割?如果社区的领导知道两位农民对土地的分割看法相同,那我们其实就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来实现合作的分割,社区他们自己将土地分为两部分,这样两块都是同样的好,他们就给每位农民其中一块土地,因为我们假定了农民对土地跟社区的看法是一样的,因此每个人都很满意。当然在现实生活当中我们不应该预计每个农民是跟社区的对土地的看法是一致的,社区可能觉得这个分割是公平的,而农民A可能觉得另外一位分到的土地更好,所以我们就有相关的难度,社区希望公平的分割这个土地,他们希望能够实现合作的分割,但是他们没有足够的信息,它不可能自己能过做到公平的分配,它也不知道哪种分割是公平的,因为它并不了解农民是怎么看待这些土地的。机制设计的问题就是社区是不是可以设置一种机制或者一种程序能够实现合作的结果,尽管社区的领导人并不知道这个公平究竟意味着什么,因为他们却是相关的一些重要的信息,其实我刚刚描述的问题已经存在了数千年,这个不是一个新的问题,大家可以在纠结劝说当中阅读到这个内容,就是瓜分牧场的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和我们社区面临的问题是很相似的,在就属全书当中描述了这个问题,同时他也给出了非常简单但是非常聪明的解决方案,这个方案是这样的,这个社区应该怎么做呢?就是让其中一个农民来分土地,比方说农民A把土地一分为二,让另一个农民B选择其中一块土地,这就叫做分割和选择的方法。为什么这可以解决问题呢?为什么这样是可行的?因为当农民A在分割土地的土地他有动力,就是根据他的看法来分割两块同样好的土地,因为如果其中一块更好的话他知道农民B就会选那一块,然后自己就会只有不好的那一块,所以他的分割一定会是要让不管农民B选那一块他自己都会另一块满意,所以这样两个人都会很满意。对农民B来说如果他认为两块土地不均等的话他肯定是可以选更好的一块,这样的话两个人都很满意,这个问题就解决了。这是一个比较简单的问题,我再来举几个例子,之后我会再介绍几个更复杂的例子,但是这个例子已经足以阐明……什么是最佳的结果,因为社区并没有足够的信息做到这一点,所以社区必须通过机制间接的精神,在土地分割的问题当中这个其实就是分割和选择,然后让参与者自身生成识别最佳结果生成的信息,这里有一个困难,就是参与者在例子当中的农民,可能不关心机制设计师或者是社区的目标,社区希望合作结果是两个农民皆大欢喜,但是农民A可能不在意农民B是否满意,反之也是这样,可能每个农民只关心自己的利益而不关心另一个人,所以……接下来我们看一个稍微复杂一点的例子,假设某一个城市准备向城市居民提供移动电话的服务,我们想象一下有几家电信企业都有兴趣提供这种服务,假设这个城市要选择其中的一家企业,如果说这个运营商超过1家的话就太复杂了,那么这个城市要做的就是选择能够提供最佳服务的企业。那么可能提供最佳服务的企业也可能是最重视这一个机会的企业,但是城市并知道哪一家企业是这样的,它不知道每一家企业对这次机会的重视程度,所以也不知道应该选哪一个企业来提供服务,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城市可以来询问每家企业重视这个机会的程度,但是这个结果不一定会很好,因为如果企业认为如果他回答非常重视,那么就会增加自己被选中的概率,那么企业就有可能夸大其词,那么所有的企业都会来夸大自己的重视程度,那么重视的企业就有可能不会被选中,所以城市就需要用一些复杂一点的方法来选择,那么该城市可能会让企业投标来争取机会,每个企业都可以来投标,投标是来表述企业愿意付出多少来获得这个机会,然后城市就可以来给出价高的企业,这个机制比之前的询问……假设提供服务的这样的机会价值是一亿人民币,你会不会在标书当中写一亿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赢了这个机会你的这个机会价值是1亿你要付出1亿,,所以你的净收益是0。所以这个机会对你没有任何的利益产出,所以你有可能出价不到1亿,如果你不到1亿元就会降低获得机会的纪律,但是如果真的获得了这个合同你就能活的收益,所以现在我们知道企业都会报低价,这个价格低于这个机会真正的价值,但是如果都是这样的话就没有办法保证中标者是最珍惜这次机会的企业,所以这个机制也是不行的。

这时候大家可能会问了,那有没有真正可行的机制呢?我们确实是有答案的,而且也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答案,同时也很聪明,这个方案并不是一千年前就有的,而是50年前美国的经济学家……提出的,解决方案是这样的,每个企业还是应该来投标来争取提供电信服务的机会,那么出价高者应该赢得机会,但是中标者并支持要支付自己的金额,而是要支付第二高的,如果三位投标人……因为这是最高的出价,但是这个企业只付8000万,因为这是第二高的出价。那我认为企业并不会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就不会再报地价或者报高价的动机了,为什么?因为企业现在没有动机来报低价,因为如果这个价格太低它也不会去按报价支付,而且报价太低的话有可能会失去这个机会,比方说如果这个机会的价值是1亿,但是它的出价是8000万,而其他的企业出价9000万,那么出价8000万的企业有会失去机会,但是如果他的出价是按照实际的价值就是1亿,他可以胜出,然后他又有收益,也就是1亿减去9000万,所以企业不再有动机去报地价了,同时企业也没有夸大价值的动机,因为如果他出价高了,确实他的胜出的机会更高,但是这时候你也不希望你能胜出,因为如果你出价1.2亿,而其它企业出价1.1亿,那你这个企业却是会中标,但是你就要出价1.1亿了,这个价值太高了,因为这个机会对你智慧值1亿,所以你也不会夸大价值,因为你不想付出更高的价格。所以最好的出价就是本身的价值,如果你是一个电信的公司,那么中标者是最珍惜机会的这家公司,而城市也将获得最佳的移动电话供应商。那就是最渴望能够有机会提供这项服务的人,因此我们也是解决了这样一个问题。

我再给大家举个例子,大家也知道其实每个案例都会后面的比前面稍微复杂一点,我希望慢慢的给大家加深复杂度,这是能源方面的一个案例,我们再看一个社区,我想说就是一个比较小的社区,那希望这个案例简单一点,有两个消费者,爱丽丝和鲍勃,同时他们也是社区能源的管理者,有一个能源的管理局,他们要决定爱丽丝和鲍勃应该消费哪一种能源,我们想象一下有太阳能、石油、核能、煤炭,而能源管理局要选择其中的一种否则的话如果要有不同的能源来源那就是代价比较昂贵了,他选择一个的话他会选择哪一个呢?他希望选择的能源的类型是爱丽丝和鲍勃都喜欢的,他们希望社区的居民实际希望的这种能源的类型,但是复杂性就在于社区的领导者能源的管理局也不知道爱丽丝和鲍勃需要什么,我们想象一下也许有两个可能性,我把他们成为世界的两个状况,其中一个状态之下爱丽丝和鲍勃对未来并不在意,他们更关心目前的消费在另外一个状态下爱丽丝和鲍勃非常关注未来而不是更关注与现在,所以其中一个状态是真正的状态,但是能源的管理局并不知道他们究竟喜欢哪种?我们假定爱丽丝更关心便利性,要很方便的使用能源,那就意味着其中的一个状态,如果是她是更关心便利化的话它就更喜欢太阳能,因为是使用起来更便利,用于石油,煤炭也是犹豫核能,因为核能如果你希望有一个核能工厂这样就比较复杂了,但是展望未来爱丽丝相信核能也是会变得越来越便利了,如果更关注未来的话他就是核能优于太阳能,太阳能囿于煤炭,煤炭由于石油,鲍勃更关心成本,如果他更关注现在的话他就会觉得太阳能是太昂贵的,如果他展望未来,那么现在核能就放在最下面了,因为他觉得获得核能也是比较昂贵的,石油、太阳能就更排在前面了,我总结一下,爱丽丝和鲍勃他们的偏好,是这样一个图表可以总结一下,其中一个状态是他们实际的状态,在状态1当中比如说爱丽丝喜欢太阳能,包括也是一样的,还有状态二我都列举出来了,所以能源管理局希望能够选择一种能源的类型是能够很好的折衷爱丽丝和鲍勃所喜欢的,他们希望寻找合作,尤其是在这些消费这当中,因为他们一见不一样所以要有一些折衷,状态一当中如果大家……看爱丽丝和鲍勃的状态,其实石油是很好的折中的方法,所以我们发现石油是状态1当中很好的一个折中的方法。处于类似的原因太阳能是状态二当中最好的折中的方法,因此假定能源如果状态1一是真实的状态他们就选择真实的石油,但是问题是能源管理局也不清楚具体的真实的状态是什么?他们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可以通过调研,这也是我们有时候来做的,来了解消费这究竟需要什么?他们可能会问爱丽丝和鲍勃你们的偏好是什么?你们更处于哪个真实的状态?爱丽丝和鲍勃其实也没有这样一个动力来告知能源管理局他们真是的规矩是什么,甚至状态一其实是真实的状态,因为我们要注意爱丽丝总是青睐与太阳能优于石油,在状态一当中爱丽丝是倾向于优于石油,所以她希望能源管理局认为状态二是她的状态,而鲍勃总是会说状态一,因为他是更请来与石油优于太阳能。所以爱丽丝会说状态2,鲍勃会倾向于状态1,所以简单的要求消费者透露实际状态实在是很不成熟的机制那么能源管理据应该怎么做呢?我提出可以做这样一个表格,这个表格能解决问题,如果看过博弈理论你可以识别这样的一种表格这种表格其实是一种博弈,就是爱丽丝是选择航,鲍勃是选择列,那么这个博弈的结果就是爱丽丝选择和鲍勃选择的交集,比方说爱丽丝选择的是下面一行而爱丽丝选择左边一列那么他们的交际就是核能。我认为这样的一个博弈能够解决我们的问题,为什么呢?假设如果状态1是真正的状态,爱丽丝和鲍勃都知道他们的倾向,所以他们知道这个状态是什么,尽管能源管理局不知道,所以如果状态1适用的话,如果爱丽丝预测到鲍勃选择左列,那么爱丽丝会更倾向于选顶航,但是在状态1当中大家看到爱丽丝是更喜欢这个太阳能的。而鲍勃总是倾向于左列,因为它选左列爱丽丝选上面他就得到石油,那么他在状态一当中是更喜欢石油。如果爱丽丝是选下面的话鲍勃就会得到核能,在状态一当中鲍勃也是更喜欢核能,所以这就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很好的预测包括总是会倾向于左列,然后爱丽丝会更倾向于上面一行,这是在状态一下面,如果是这样的话结果就是石油,那么石油就是状态1当中的最好的一个选择,也是能源管理局可以做出的折中,那么状态1的问题就解决了,状态2的分析我就不再说了,因为这是完全对称的。就只要重复我刚才在状态一当中所做的步骤,就是爱丽丝会选下面一行的话鲍勃选右边一列那就会获得太阳能,这是状态2当中最折中的方案是太阳能。不管哪一种状态下这个机制就实现了合作,也获得了能源管理局所要的折中,尽管能源管理局并不知道爱丽丝和鲍勃到底要什么,所以我给大家举了三个例子,有土地的例子,电信的例子还有能源的例子,这三个例子当中我给大家展示了通过机制的设计可以给社区或者是城市获得正确的结果,大家有可能也喜欢这样的机制设计,但是你也可能觉得这里是不是有一些魔法在里面?我给大家展示了机制但是我没有说它是从哪里来的,你可能会问有没有什么算法?或者是分析法来帮助我们找到这样的机制?还是说就是像变魔术一样一下就编出来,实际上是是有一些一般的方法来找到这种机制,但是今天我就不会来讲这个一般方法了,但是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请参考我在40年前写的这个论文,这个论文当中就告诉大家为什么我们是可以用一般的方法来找到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

最后总结一下,除了我们已经看到的机制设计理论的3种应用,其他还有成千上万的潜在的应用正在等着机制设计带来解决方案,为什么机制设计是这么重要的一个课题?尽管这个理论已经出现了50年,就是因为一直有新的应用场景出现,我想提供大家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场景,是我们现在正在考虑的,一个是气候变化,我们都知道我们一定要采取措施来应对气候变化,我们也看到这有可能带来灾难行的结果,因为海平面上升会形成很有破坏力的风暴,比如我们最近在美国看到的飓风,那么要应对气候变化就需要全世界各国降低温室气体的排放,当然没有国家愿意自己来做这件事,只有在其他国家减排的基础上我们才愿意这样做,所以现在有了国际条约来致力于合作减排,在巴黎就签订了这样的一个条约,但我认为所有的专家都同意这只是第一步,这个条约是远远不够来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更严格的条约,但是要设计这样的一个国际条约让各国来遵守温室气体排放的约束其实就是一个机制设计的问题,这个机制需要涉及的很好才能让各个国家愿意来签署这个条约。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案,但是我们通过这些理论已经有了工具可以帮我们找到解决的方案。

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应用就是防止金融危机,我们曾经经历过非常严重的金融危机大约是在10年前,就是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为什么会发生金融危机呢?那是因为在监管的方面出现了问题,监管方没有办法阻止金融机构承担过多的风险,这些金融机构愿意去承担风险,因为他们并不是自己来承担风险的,而是把这个风险转嫁给其他的风险的承受方,就是通过抵押贷款来转嫁,但是我们需要法律法规来确保金融机构不会去承担过多的风险,所以金融机构需要达到一个平衡,一方面要控制风险,另一方面还要鼓励金融系统的创新,这是一个比较困难的问题,这个问题能解决吗?我觉得可以,因为机制设计给了我们解决问题的工具,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那这就是我的一个简单的关于机制设计的介绍,我希望我这个简短的介绍已经让我们大家相信机制设计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而且也是有力的工具,能够实现合作的结果,谢谢大家!

来源:中国服装网

 

责任编辑: 3858NCY

责任编辑: 3858NC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