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卫健委要求调查基因编辑事件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卫健委要求调查基因编辑事件

2018-11-27 18:01 北京商报网   

 

卫健委要求调查基因编辑事件
卫健委要求调查基因编辑事件

 

“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条消息一经披露迅速霸屏,执行这项临床试验的“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的名字迅速蹿红的同时,也被推向风口浪尖。11月26日晚间,国家卫健委方面表示对这一事件高度重视,立即要求广东省卫健委认真调查核实,并及时向社会公开结果。从“改变人类历史”到所有机构拒绝承认,从科学与伦理之辩,到风险与市场之问,一路反转之下,讨论也愈发深入。

发酵 多方声明撇清关系

据人民网 11 月 26 日报道,来自中国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团队,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日突然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已经于 11 月在中国健康诞生,消息发出后引发全球学界震动。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媒体称,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了历史性突破,或将“改变人类历史”。

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官网显示,该研究已获得注册号为:ChiCTR1800019378,并且该项目的经费或物资来自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下的科技创新自由探索项目。根据注册信息,该项目申请人为覃金洲,研究负责人为贺建奎,申请人所在单位为南方科技大学,批准该研究的伦理委员会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伦理委员会,该项目的试验主办单位(项目批准或申办者)为南方科技大学和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

然而就在当天下午,丁香园官网微博发布了一份《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直指此次实验伦理审查有效性待考。天眼查显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为国内私立妇产医院,注册资本4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林玉明。资料显示,林玉明为和美医疗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是莆田系第二代,相关联企业有23家。

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的“莆田系”背景随即引起了轩然大波。然而据公开报道,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相关负责人却表示:“这个实验不是我们这边做的,孩子也不是在我们医院出生的,我们还在对这个事件做进一步调查。”对于贺建奎是否有挂靠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进行相关研究,上述负责人也表示,“不是很清楚”。

南方科技大学也发声明表示,此项研究工作为贺建奎在校外开展,未向学校和所在生物系报告,学校和生物系对此不知情。声明中称,“对于贺建奎副教授将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体胚胎研究,生物系学术委员会认为其严重违背了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

讨论 科学与伦理之辩

11月26日晚间,国家卫健委方面表示对这一事件高度重视,立即要求广东省卫健委认真调查核实,并及时向社会公开结果。

稍早前,深圳卫计委宣布介入调查,并发布声明称,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未按要求进行备案,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已于11月26日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对媒体报道的该研究项目的伦理审查书真实性进行核实,有关调查结果将及时向公众进行公布。

对于上述伦理审查申请书的具体情况,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前医务部主任秦苏骥称,根据申请书显示的时间,其当时还在医院任职,同时他也是伦理委员会成员,但是他并没有印象,医院开过这个会议。作为伦理委员会成员,他的签名没有在申请书上。秦苏骥介绍,他特地去找了上面有签名的前同事了解情况,几名前同事表示,自己并没有签过这张申请书,也没有印象召开过有关这个项目的会议,签名可能是伪造。

对于“基因编辑免疫艾滋病婴儿”的伦理讨论一时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伦理缺失有之,“医学进步”也有之。随后,微博@知识分子发布的一份122位科学家的联合声明,直接指出:“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声明进一步解释,有关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准确性及其带来的脱靶效应科学界内部争议很大,在得到大家严格的进一步检验之前直接进行人胚胎改造并试图产生婴儿的任何尝试都存在巨大风险。 而科学上此项技术早就可以做,没有任何创新及科学价值,但是全球的生物医学科学家们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为脱靶的不确定性、其他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及其长远而深刻的社会影响。

一位从事基因工程研究的业内人士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现在的基因技术远远不够成熟,做实验还可以,应用临床会存在许多不可预知的风险。不存在大家说的技术已经完善的情况。只能说,理论上讲,在实验室里他们目前关注的方向是正常的。

风险 基因编辑是否有效

据上述人士介绍,艾滋病在目前并不是一定致死的,而且在这个案例里只有父亲单方感染了艾滋病,因此使用阻断药物等方式,有很大几率孩子是不被感染的。只有当一个人已经必死无疑了,改造的风险才能远远大于好处。而且即使成功了,也不能完全保证宝宝不得艾滋病,只能保证一部分细胞可以不得预设的此分型的艾滋病。这样来看,其实此案例里的基因改造就失去了意义。

正如上述122位科学家的声明提到那样,本次试验采用的 CRISPR-Cas9 技术在进行基因编辑过程中,有一个现象叫做“脱靶效应”,简言之就是,错误地定位了目标基因,编辑了不该编辑的地方。尽管在基因研究进展日新月异的今天,人类真正了解的基因在整体的基因库中,所占比例仍少之又少。

据我国科技部、卫生部印发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利用体外受精、体细胞核移植、单性复制技术或遗传修饰获得的囊胚,其体外培养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开始不得超过14天。不得将前款中获得的已用于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任何其他动物的生殖系统。与目前这项技术的全球进展不同,“人类早期胚胎遵守 14 天规则”被贺建奎亲手打破,这对双胞胎已经诞生。

上述业内人士进一步表示:“目前我们在实验室里发现的某个基因可以敲掉或者可以接上去,然后造成这个片段免疫或者其他期望得到的效果。然而这种实验室的结果现在大部分人认为是不能应用到人身上的,因为人体基因太多了,我们并不知道这一个位点的改变,在得到你的预期目的的同时会不会造成其他影响。也许这一个位点的改变,造成了其他基因转录翻译不能正常进行或者完成,或者造成了其他缺陷。在实验室当中,如果是一只小鼠或者一颗植物出现了问题,是要进行销毁的。在这个案例中,只有一个宝宝获得癌症免疫,另一个宝宝并未改造成功。在实验室中,一般如果失败了,这个胚胎是要被销毁的,但是这个科学家还是让这个孩子出生了,所以对于这个孩子来说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市场 相关公司股价涨停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除学术研究外,贺建奎也涉足商业领域。工商资料显示,目前贺建奎在8家基因相关公司参股或担任高管,主要包括深圳瀚海基因生物科技(以下简称“瀚海基因”)、深圳因合生物科技等公司。

而在“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的消息刷屏后,受该消息影响,11月26日午后天壕环境(300332)强势封死涨停,公司股价当日报收4.19元/股。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查询工商资料获悉,贺建奎系瀚海基因法定代表人,而上市公司天壕环境通过福州紫荆海峡科技合伙企业间接投资入股了瀚海基因。

交易行情显示,11月26日早盘天壕环境一直处于震荡走势,但在午后开盘天壕环境直线冲击涨停,收于4.19元/股。

据悉,瀚海基因是一家专业从事生物信息分析服务的生物科技企业,公司注册时间为2012年7月。根据股权关系显示,贺建奎直接持有瀚海基因27.42%的股份,瀚海基因的股东数量近20家。其中,在股东济南晟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背后记者找到了福州紫荆海峡科技合伙企业的身影。

具体来看,济南晟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直接持有瀚海基因5%的股份,而进一步穿透股权关系显示,福州紫荆海峡科技合伙企业持股济南晟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具体持股比例并未显示。而天壕环境持有福州紫荆海峡科技合伙企业2.73%的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天壕环境主营天然气供应及管输运营、水处理工程服务及膜产品研发销售以及余热发电节能、烟气治理的投资及工程技术服务等业务。财务数据显示,在今年前三季度天壕环境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2.34亿元,同比微增1.2%;当期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3108万元,同比下降31.2%。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曾致电天壕环境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电话无人接听。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常蕾 马换换/文 白杨/制表

 

责任编辑: 3980SYN

责任编辑: 3980SYN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