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北上广深重“孤单指数”最高,到2030年独居人口或将达1.5-2亿_TOM财经
首页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北上广深重“孤单指数”最高,到2030年独居人口或将达1.5-2亿

时代在线网    2021-06-17 15:06

住进现在的房子差不多已经3年时间,王晓(化名)将时代周报记者带进自己的“窝”,她告诉记者:“这我的小窝里面,我可以打开所有的灯,音乐可以公放,半夜吃宵夜,想睡就睡……”

一人独居,两眼惺忪,三餐外卖,四季网购……这应该是许多独居青年的生活写照。

近日,贝壳研究院发布《新独居时代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指出,与此前不同的是,独居人群构成已出现明显变化,在此前的“孤寡独居”上增加了“城市青年独居”。

《报告》根据此前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初步预测,到2030年独居人口数量或将达到1.5-2亿人,独居率或将超过30%,其中20-39岁独居青年或将增加到4000-7000万人,增长约1-2倍。

“独居”似乎正在从一种社会现象,成为人们周边的普遍生活状态。《报告》认为,随着独居人群数量的攀升和年轻结构的变化,新独居时代正逐步到来。

北上广深重“孤单指数”最高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张恒力曾撰文,作为背起行囊挥别家乡、踏上城市逐梦之路的青年,“忙碌”“拼命”早已成为其代名词。

据贝壳研究院研究,独居人群具有显著“地域聚集性特征”,其分布呈现“城市年轻,乡村老龄”的特点。独居人群中,近6成的20-39岁独居人口聚集于城市,超5成的50岁以上独居人口分布在乡村。从城市独居人群来看,20~49岁是当前城市独居的主力人群,占比高达64.2%,并且城市独居人口中,20-39岁群体占比近五成,他们的独居状态一般会持续较长时间。

王晓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北京是一座充满机会的城市,留在这里可以更好的发展自己,而自己的家乡则更适合退休生活。

《报告》指出,2010年中国独居人口TOP10的城市集中了中国近2成的独居人口,TOP20的城市集中了中国近3成的独居人口。2010年全国重点52个城市中,重庆、北京、上海、深圳、广州、东莞等一线城市和重点二线城市的“孤单指数”相对更高,独居人口数量最高;东南沿海城市独居率较高,东莞、深圳、厦门、中山、珠海和广州市独居率超过25%,其中,东莞和深圳独居率近40%。

而根据各地已公布的七普数据,我国人群进一步向城市群核心城市聚集,北上广深常住人口快速增加,同时,2021年的15个新一线城市中,11个城市常住人口突破1000万。

北京大学研究员靳戈曾表示,大城市婚育成本较高,且原子化的工作安排和普遍的‘996’工作制挤占了年轻人的社交时间,晚婚晚育现象更加普遍,客观上使青年独居现象比较突出。

《报告》预测未来独居将进一步聚集化,2030年中国的独居人口将聚集在特定的10-20个城市中,这些城市将主要是一线城市以及对外来人口吸引力较强的二线城市。

独居时代下的居住转变

而随着独居青年的增多,一线城市的住房格局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报告》显示,未来独居人群的需求集中于租赁市场,但根据贝壳研究院测算,如今机构化运营的长租房市场份额不足5%,尤其是分散式的住房租赁企业依托的是已建成的住宅,以家庭居住为主,一居室户型的房屋更少。

但是,时代周报走访北京多个房屋中介发现,独居青年们更愿意追求真正意义上面的“独居”。

“合租共同使用卫生间,早上抢厕所、晚上抢浴室,太尴尬,冰箱里永远堆着不属于你的东西……”李叶(化名)并不满意现在的合租生活,如何可以,她想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小房子。

多个房屋中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虽然合租可以有效降低租房成本,但是陌生人之间的合租更容易产生矛盾、摩擦,部分青年人愿意承担更高的费用选择整租整套房屋或者是购买一套小户型房产。

独居青年在享受独立自由的同时也面临着突出的居住问题。独居青年脱离了原生家庭,独自生活在城市中,他们产生了大量的对小户型居室需求。

《报告》显示,由于女性主动单身者、以及初婚年龄延迟离婚率高等因素作用下构成的独居人群外,有越来越多的不婚主义的单身者也选择购买独立住房,他们的购房需求首要考虑资产净值增加,以及对精致、舒适生活的追求,小户型也成为首选。

据贝壳研究院测算,2000-2019年中国新增住宅累计约1亿套,根据经验一般新建住宅项目中的一居室占比为2成左右,即2000万套。而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的独居人口近9000万人,相比于2000年的独居人口增长了约6000万人,市场整体供不应求明显。

与此同时,在旧独居时代,住宅产品和生活服务的供给以家庭需求为主。而在新独居时代,独居人群对居住环境的要求比较高,未来品质化的小型住宅需求比较高,将搭建围绕独居者需求的居住产业链,形成层次丰富的品质化独居社区,覆盖不同年龄段、收入人群的独居群体。

贝壳研究院认为,如何让独居群体居住生活不脱离社会网络、减少生活孤独感,需要全社会广泛关注和积极应对。庞大的独居人群面临着小户型少、缺少陪伴、安全隐患等问题,暗含着社会不安定因素,尤其是青年独居人群聚集的重点城市。由此建议,一是让独居人群“住有所居”,即重点城市布局小户型住宅,为独居人群提供小面积、低租金、品质化住房;二是让独居人群“住可安居”,推动形成稳定的住房租赁市场,提供多方措施保障独居者的居住安全,完善独居者的社区生活服务和社交配套。

(应采访人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广告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