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华为究竟造不造车?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华为究竟造不造车?

2019-04-27 11:51 时代在线网   

“华为不造车,聚焦ICT技术,帮助车企造好车”。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2019上海车展中向外界阐明华为在汽车行业的战略选择——成为面向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供应商。

徐直军借用手机市场的发展进行类比,正如功能机到智能机的发展重塑手机市场空间和价值一样,汽车与ICT产业的深度融合,推动未来传统汽车走向智能网联汽车的趋势,也将产生“远超两个行业本身”的影响。

实际上,早在2013年,华为便成立了“车联网业务部”进入汽车市场。随后推动电机、电池、电控等技术研发,持续多年招揽汽车相关产业人才组建团队,参与成立5G汽车通信技术联盟等。2018年6月华为的一份内部战略文件中更是明确提出“把车联网做成世界第一”的发展目标。

不过有汽车行业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5G、车联网、无人驾驶、AR/VR等新技术大多还停留在概念阶段,需要漫长的周期才能发展为成熟应用,所以目前即便是头部汽车厂商也都很难看清未来的技术爆发点,盈利预期更是无从谈起。相比之下,车企的兴趣点更多集中能够对业绩产生实际贡献的领域。

“目前车企更多是出于营销宣传的考虑来关注车联网新技术。”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也对记者表示,自主研发的道路太过艰难和漫长,静候产业发展,直接应用成熟的软硬件解决方案是车企普遍采取的策略。这其实也为研发、硬件技术见长的华为提供了市场利好。

聚焦5G通信优势

车联网行业人士汪亮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OEM车厂(各大汽车品牌)背后,还有着长尾的车联网服务链条。例如为车厂提供各类零部件和技术解决方案的车机厂商,微软、谷歌、阿里等底层操作系统提供商等等,而以往华为更多被划分为通信运营商这一环。

“5G网络的发展,让华为有望成为整个车联网产业链的底层基座。”汪亮认为,无论互联网、车联网还是物联网,核心逻辑都是依托于不同终端载体的信息交互,底层通信能力是应用创新的前提条件,没有通信其他的技术发展都无从说起,这也是华为入局车联网产业链的独特优势。

从具体业务层面来看,根据徐直军的介绍,华为车联网四大解决方案中,第一点便是4G、5G通信模块。另外则是MDC(移动数据中心);基于华为云的自动驾驶云服务Octopus;以及Huawei HiCar人-车-家全场景无缝互联解决方案。

华为最新推出的汽车行业通讯硬件“5G车载模组MH5000”中也着重聚焦了5G通信能力的行业赋能。华为方面表示,该车载模组是基于今年1月发布的5G多模终端芯片Balong 5000研发而成,为全球汽车行业首款5G车载模组,将于今年下半年为汽车行业开启5G商用进程。

不仅如此,华为实际已与众多车厂达成了战略合作。华为年报显示,华为在汽车领域的合作伙伴,既包括奥迪、奔驰、大众、丰田等国际厂商,又涵盖一汽、东风、长安等国内车企。深化合作范围包括车联网、工业物联网、智能交通等车企数字化转型的方方面面。

据了解,华为在扩大和加深与OEM车厂合作范围的同时,也在不断与汽车技术供应商博世、新能源动力电池厂商宁德时代、数字地图内容商四维图新等产业链企业达成战略合作。

“华为能做的,BAT做不了。”谈及华为在车联网市场面对的竞争环境时,钟师也认为BAT等互联网科技巨头更多集中在软件层面,华为在5G通信能力以及芯片硬件研发上遥遥领先,这不仅是车联网市场中大部分玩家无法比拟的优势,也是普遍需要接入的底层能力。

“跑马圈地”的野心

“跳出车联网市场,华为其实有着更为长远和宏观的战略考量。”钟师分析称,5G时代的物联网范畴非常庞大,包含智慧城市、智慧交通、工业智能化等等。在这其中,华为想要尽可能多地覆盖每一个赛道,通过前期的跑马圈地抢占更多的底层通信市场份额,为后续生态向上发展以及寻求利润增长引擎做好准备。

在这方面,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研室研究员赵振营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华为在5G通信和物联网领域的积淀,让其有能力覆盖车联网产业链条几乎所有节点,但更为关键的是,华为是站在物联网的宏观角度,以资源整合式的打法来切入车联网这样的细分市场。

“华为在车联网的布局不应该说是拿下市场,而是体系构建。”赵振营认为,即便无法预测未来有着怎样发展空间,华为依然想率先成为整个体系的核心构建者。进一步来说,布局车联网是华为由产品中心主义转向客户中心主义战略转型的产物,类似这样的业务延伸打法,未来或许会应用于其他物联网商业生态的构建中。

实际上,华为官方也曾对外释放过类似的信息。华为公司董事、企业BG总裁阎力大在华为中国生态伙伴大会2019中表示,华为企业业务的新定位是“Huawei Inside”,致力于打造数字中国的底座、成为数字世界的内核。汽车相关业务也正是归属于企业BG旗下。

今年3月,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宣布,华为IoT生态战略全面升级为“全场景智慧化战略”。对此他进一步表示,HUAWEI HiLink将从品牌、技术、产品和渠道四个方面全面升级,不再仅仅局限于智能家居的行业范畴,而是上升为全场景IoT生态。

“华为经过30多年的技术积累和努力,我们的愿景是把数字世界带入到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徐直军如是说。

值得一提的是,4月23日有消息称,华为新成立一家经营范围为创业投资业务的全资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以及总经理均为华为全球金融风险控制中心总裁白熠。

对此外界纷纷猜测,当“腾讯系”、“阿里系”、“百度系”、“小米系”纷纷在互联网科技领域跑马圈地、争夺用户、赛道卡位时,华为也将加入投资并购的战局,借助资本手段补足生态短板。对此记者向华为方面进行求证,不过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做出回应。

战略结构调整

华为并不是第一个对汽车产业抱有兴趣的通信巨头。例如2002年前后,波导、夏新等早期崛起的国产手机品牌,都将汽车看作手机后的下一个战场。只是手机主营业务的迅速溃败,让波导、夏新们的汽车梦最终化为泡影。

而如今,华为在开拓车联网等IoT新市场时,也在不断调整和巩固原有业务领域,甚至寻求新一轮的发展突破。

具体来看,消费者业务在2018年首度超过运营商业务,成为华为新的营收支柱后,在季报中也延续了亮眼的表现。

4月22日,华为首次发布季报显示,2019年Q1,华为销售收入为1797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9%,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5900万台。按照该销量数据,余承东此前提出的2.5-2.6亿台年度销量目标或将得以实现。

另一方面,4月24日有报道称,华为CNBG(运营商业务)将有2万员工疏导至华为CBG(消费者业务)。华为方面在后续的公开声明中仅强调人数有误,并未否认转岗的事实。

实际上,任正非在3月29日的华为内部讲话中就曾提及,华为正处于战略结构调整期,CBG要承担帮助有些业务部门疏导富余人员的任务,吸纳更多其他业务部门的干部和员工进入。

任正非也表示,CNBG和CBG是华为今年的改革重点。CBG方面,华为制定了2023年销售收入1500亿美元的发展目标。

“一定要把CNBG业务真正做成世界战略高地。”对于CNBG业务,任正非依旧表达了较高的期待,他认为将来的信息社会是云的社会,云社会的基础是联接与计算,所以CNBG业务对华为将具有极大的战略地位。

不过就实际情况来看,华为云业务市场份额尚未进入第一梯队。今年1月IDC 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数据显示,阿里云以43%的市场份额占据第一,华为云位列第8位,市场份额为2.3%。时代周报记者:曾宪天

【以上内容转自“时代周报”,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时代周报网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007ZG

责任编辑: 4007ZG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