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放弃5G,直奔6G,特朗普美梦成真的可能性有多高?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放弃5G,直奔6G,特朗普美梦成真的可能性有多高?

2019-04-04 09:13 前瞻网   
放弃5G,直奔6G,特朗普美梦成真的可能性有多高?

今年2月21日,特朗普突然发布的2条推特惊动全网。

在第1条中,特朗普重点谈及美国通讯技术的发展,其中提到,“我要美国发展5G乃至6G技术,越快越好”。

第2条承接上条,说的是“美国公司必须加把劲,不然就会屈居人后”和“我们必须在所有领域都成为领导者”,不过,最让人吃惊的是这句话——“希望美国通过竞争取胜,而非将更先进的技术拒之门外。”

众所周知,在通讯方面,美国是用行政力量“将更先进的技术拒之门外”的典型,这话如同自己打脸。再加上美国“追杀”华为的盟友英国、新西兰当时都传出反水的消息,特朗普的态度更值得玩味,舆论一致认为,他是提前给自己找台阶下,以免被盟友公开落了面子。

至于第1条,大家基本都忽略了——美国连5G技术基础都没多少,想研发6G,活在梦里?

不过,关于美国和华为,1个多月来都没什么进展,反倒是在6G这件事上,特朗普并不是开玩笑。

来真的?

离特朗普发推不到1个月,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3月15日公开宣布,将开放95GHz-3THz的“太赫兹”频段作为“下一代无线通讯网络”实验频段认证。根据美国法律,拿到实验频段认证的人有10年的使用权。FCC主席派(Ajit Pai)将之称之为“在有效利用这一频谱方面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这部分频谱频率太高、波长太短,无法穿透障碍物,容易被树木和天气变化干扰,过去被认为是无用的,但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它们正好可以在超高分辨率图像传输等高速服务中发挥作用,尤其是在实验室的理想环境中。

FCC委员罗森沃塞尔(Jessica Rosenworcel)说:“将这些频率投入使用,并将它们的传播挑战转化为机遇,无疑是件很酷的事情。”

这么一来,人们就不得不严肃对待6G这个问题了。

什么是6G?

对于这个问题,芬兰6G旗舰项目的副主任、奥卢大学教授波图(Ari Pouttu)博士直截了当地表示:“我不知道什么是6G,没人知道。”作为老诺基亚研究部门所在地的科学家,他说的话似乎足以印证人们对“6G离我们还很远”的印象。

不过,6G和我们的距离,比想象中的要近一些。

3月24-26日,来自中、美、欧等各个国家和地区的250名通讯业专家齐聚芬兰滑雪胜地莱维,召开了全球首次“6G无线峰会”。从会前公布的议程安排上看,峰会将从“5G是什么”“毫米波定位”引出话题,然后延伸至“5G之后传感与通信的融合”“环境量子后向散射通信”“太赫兹应用下的集成电路设计”等,“5G之后”和“太赫兹”说的无疑就是6G通讯的内容。

从会后的媒体通稿来看,峰会展示了零星的技术突破和创新概念,比如日本在太赫兹电子通信材料领域“独步天下”、德国伍珀塔尔大学用锗化硅材料构建了完整的信号收发系统、清华大学提出用汽车作为6G时代云服务器或基站、华为提出“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向“万物联网(Internet of Everythings)”等,但并没有得出全面结论。

波图表示,在通讯技术的演进上,5G出现了一个意外的问题。由于5G信号频率高、波长段,需要的基站密度也更高,前期投入太大,运营商对此并不热衷。因此在技术发展速度快于预期的情况下,商业化步伐的缓慢拖累了整体进展。

有人或许会觉得,既然5G才刚刚上路,研制6G会不会太早了?

如果参照4G到5G的演进过程,现在发展6G并不早。2008年3gpp会议刚刚冻结4G LTE标准版方案后,华为就在次年公布了开展6G早期研究的消息;根据目前的计划,5G完整版标准将于今年6月冻结,开展6G预研工作正当其时。

没有具体标准的好处是,现在人们对6G的未来还有发挥想象力的空间。有人认为,6G将是5G的正常演进,比如网速继续提高到1TBps等,但也有人认为,5G将是移动通信的最终形态,除非出现颠覆香农定理的基础理论突破,否则无线通讯发展顶多就是路修宽一些、天线密集一些、AI赋予网络智能一些,不能称之为下一个G。

但波图强调,6G试验总是越早越好。

美国会领先吗?

特朗普号召研制6G之后,美国群众乐开了花,连《时代》杂志都发文嘲笑“他在说什么(What’s He Talking About)?”但如果知道大洋彼岸的中国更早开始6G研发,美国人可能就笑不出来了。

早在去年底,工信部IMT-2020(5G)无线技术工作组组长粟欣就透露,6G概念研究已经在3月启动,预计到2020年将正式开始研发,2030年投入商用;而在欧洲,芬兰也已开启一项为期8年,投资2.5亿欧元的6G无线网络预研。如果美国通讯产业从特朗普发文时才开始推进相关布局,那肯定是落后了。

不仅是在时间上,在通讯产业布局上,美国也落后了。

宏观来看,通讯产业可以分成标准主导能力、芯片的研发与制造、系统设备的研发与部署、终端设备(手机)的研发与生产、业务的开发与运营、运营商的能力这几个维度。从标准主导能力到系统设备的研发与部署,就是一般说到的通讯技术。

从历史上看,想要充当通讯行业的领导者,除了在需要在几个维度存在佼佼者外,还要有人能整合产业链条。

例如,第1代移动通讯(1G)时代,第1个发明“大哥大”的摩托罗拉几乎是世界上唯一的手机制造商和顶级无线设备提供商,不仅是“手机之王”,也是“基站之王”,还在一度是全球“半导体之王”。

到2G时代,欧洲标准GSM的风行让连续押错宝的摩托罗拉无法再一家独大,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NEC等厂商趁机崛起,但是在这时,美国还有北电、朗讯等产业布局较为齐全的厂商,半导体上也有高通、德州仪器这样的巨头,在国际上还有一争之力。

从3G时代开始,美国出现了奇特的景象——高通利用之前的布局,一手把持了整个行业的技术标准,在芯片领域,但通讯设备商缺因为内耗越来越衰落,欧洲厂商在整合,中国厂商在追赶,爱立信、华为、诺基亚、中兴最终占据了全球大部分基站份额,美国厂商只能吃剩饭。

到4G时代,市场进一步整合,除了高通还能在芯片领域吃老本外,美国通讯设备商基本都被赶出场外,华为通讯设备市场第1,爱立信第2,整合了西门子、朗讯、阿尔卡特、上海贝尔的诺基亚排第3,中兴排第4,三星第5。除了端到端的系统设备,中国还有全球最多的天线、小基站、直放站等相关设备生产商。

5G时代,美国的竞争力进一步恶化了,不仅没有了设备商,连在技术标准、芯片研发领域的领先地位也逐渐丧失。

根据中国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之前的报告,在当前已经通过50项的5G标准中,中国有中国移动10项、华为8项、中兴2项、中国联通1项共21项;欧洲有爱立信6项、诺基亚4项、法国电信1项、德国电信1项、西班牙电信1项、Esa 1项共14项;美国只有高通5项、英特尔4项共9项。此外还有日本DOCOMO 4项,韩国三星2项。

在芯片方面,美国总体还是领先的,但无论是存储芯片、专用芯片、计算芯片亦或是智能手机芯片,中国都在奋起直追。

基站方面,虽然根据近日IHS Markit发布的5G通讯设备市场份额报告,在美国的打压下,华为5G设备发货量仅占全球17%,从4G时代第1退居第4。但是华为加上前面的爱立信(24%)、三星(21%)、诺基亚(20%),已经占据了全球5G通讯设备市场87%,没有1家是美国的。

技术发展有延续性,华为、中兴从3G的落后,到4G的追赶,到5G时代才能和高通争一争技术标准。美国就算现在像特朗普曾经提出的那样,政府亲自下场,动用官方力量,砸钱整合出一个通讯巨头,想在6G时代超车也不是易事。

另外还有一点是,在投入6G方面,各利益集团的利益是不同的。设备商喜欢投入新技术,通过更新产品赚钱;运营商方面却是觉得6G来得越晚越好,让他们5G时代的投资“回本”。

恰好,美国现在正处于有大型运营商却没有通讯巨头的环境之中。特朗普如果想强推6G上位,来自产业界的阻力也不小。

最后说一个有趣的消息,不知道是真的还是愚人节玩笑,美媒在4月1日当天报道,一个由加拿大和亚洲资本组成的财团投资1.5亿美元“复活”垮台了10年的通讯巨头北电,取名“北电新面貌”(New Look Nortel),将专注于“6G网络组件和软件的开发”。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责任编辑: 4007ZG

责任编辑: 4007ZG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