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FF困境求生 贾跃亭IPO故事能否圈粉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FF困境求生 贾跃亭IPO故事能否圈粉

2018-11-13 20:28 北京商报网   

 

FF困境求生 贾跃亭IPO故事能否圈粉

与恒大的纠纷还未见分晓,贾跃亭又开始讲起新的IPO“故事”。11月13日,Faraday Future(FF)创始人贾跃亭宣布,计划将FF的IPO时间提前至2020年。业内人士表示,从目前来看,FF提前IPO的时间表可谓野心勃勃。不过,要想成功实现IPO,贾跃亭不仅要过恒大这关,更要经受住明年一季度量产的考验。

启动上市计划

11月13日,在FF美国 “FaradayFuture Evolutionary”的战略会上,贾跃亭表示,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他计划将FF的IPO时间提前至2020年。

在具体的计划上,贾跃亭介绍称,2019年一季度前,FF将完成第一阶段5亿美元左右的A+轮融资,用于完成FF 91的量产交付与支撑FF 81的研发;2019年年底前,FF将完成7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用于完成FF 81的量产交付及后续车型、市场布局,在2020年,FF将正式在美国独立IPO,完成第一阶段的布局。

根据本次会议透露的信息,FF已经提交了近2000项全球专利的申请,获批近400项,其中包括部分的核心技术专利。“加上无形资产,FF的整体估值已经远远超过恒大投资时的45亿美金的水平,有望超过100亿美金。”贾跃亭说。

北京商报记者获悉,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EVAIO已经与FF、美国投资银行 Stifel 进行了接洽,EVAIO希望在三年内通过STO方式投资FF总计 9 亿美元,具体投资细节还未完全确定。11月12日,FF又签下了Stifel 作为融资顾问,后者可能成为FF在2020年IPO时的服务商。

就相关融资的最新进展,FF相关负责人在给北京商报记者的采访回复中透露,“准确说是,FF正在与投资人密切沟通中”。

另外,贾跃亭在会上也再次承认了FF当前所面临的困境。他表示,过去几个月以来,FF遇到了极大的资金流动性困难,公司不得不被迫采取裁员、减薪、无薪休假等一系列措施。不过,贾跃亭否认了FF存在“资不抵债”的情况。他认为,FF迄今累计投入近20亿美元,净资产超过6亿美元,而供应商欠款仅为8000多万美元。未来,FF将推行“合伙人制度”,而贾跃亭将拿出个人股权的64%用于员工激励。

经济学家宋清辉分析指出,在恒大仍然是FF第一大股东且拥有融资同意权的情况下,如果没有恒大的同意,贾跃亭仅靠自身的力量几乎不可能实现FF在美的IPO。因此,FF最新的IPO计划好像是“空中楼阁”。在FF面临困境的当下,贾跃亭此次提前IPO时间的举措更像是为了增加潜在投资者对FF信心和兴趣而释放的“烟雾弹”。

融资难过恒大关

不仅是IPO需要过恒大这关,即便是想顺利完成新的融资,贾跃亭也依然绕不过FF投资方恒大这一道“坎”。根据双方此前签订的协议,作为FF第一大股东,恒大拥有融资同意权。

事实上,近1个多月来,贾跃亭一直希望能够剥夺恒大对FF的融资同意权,并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了针对恒大的仲裁申请。为此,双方已经进行了多轮交锋。然而,至今这一纠纷仍未有最终结果。

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指责称,贾跃亭半年耗尽恒大子公司时颖投资的8亿美元,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未达目的后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以及解除所有合作协议。

对此,FF在10月8日发布的官方声明中则反驳称,投资方恒大健康按照协议须在2018年下半年提前履行2019年的5亿美元资金承诺,并在明年初支付其余2亿美元,以满足实现FF 91量产交付的剩余资金需求。但恒大健康在获得协议约定全部权益的情况下,单方面拒绝给FF付款,并多次以不同手段阻止公司对外融资。

10月25日,贾跃亭和恒大纠纷的紧急仲裁结果出炉,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仲裁员驳回了贾跃亭方面提出的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于较早驳回了贾跃亭方面突然提出的解除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同时,FF也发布声明称,针对恒大健康的紧急救济申请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仲裁员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FF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

不仅是融资同意权,根据紧急仲裁结果,尽管FF可以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进行不超过5亿美元的融资,但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时颖投后估值,且时颖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

这意味着,有意投资FF的个人或机构,不仅要考虑到恒大的制约,还需考虑到未来香港国际仲裁的最终裁决。截至目前,恒大方面一直没有披露是否会行使优先购买权。

与股权融资相比,以资产抵押贷款的方式获得融资无疑速度更快。近日,FF发布声明称,恒大健康对FF核心资产进行尽可能的保全,致使FF短期内无法实现资产抵押贷款获得融资的目标,打乱了FF的资金规划。

11月12日晚,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再次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再次要求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不过,早在10月18日,贾跃亭就曾提出过同样的申请,但10月22日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出炉的紧急仲裁并未支持他的这一诉求。

孤注一掷推量产

对贾跃亭而言,如果想继续控制FF并在2020年实现IPO,能否带领FF实现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量产目标就显得尤为重要。按照贾跃亭与恒大的协议,若FF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首批电动车的量产交付,恒大子公司时颖届时将全面控制FF。

实际上,除了继续推动FF量产,贾跃亭已没有其他退路。在本次战略会上,贾跃亭继续坚持了他在造车方面规划。他表示,FF在2018年的资金投入比2017年增加了8亿美元,FF 91的量产进程全速推进,第一台预量产车提前下线,距离FF 91正式量产只有一步之遥。为了保障FF的量产进程,FF美国保留了包括FF 91工程、研发和生产制造团队在内的核心团队近700人。

此外,贾跃亭还首次明确了FF旗下第二款车型FF 81的量产时间,“关于FF 81,我们已经决定在美国率先生产,目标是2020年底量产,之后再视情况适时引入中国。”贾跃亭说。

按照此前公布的计划,2018年底,FF将实现首款车型FF 91的量产,并于2019年一季度实现交付。尽管贾跃亭的造车信心仍在,但是量产进程已经无可避免地受到近期恒大与FF纠纷的严重影响。

10月22日,FF通过内部邮件表示,由于投资方恒大健康的资金未能及时到位,导致FF目前面临着严峻的财务危机,为此FF将被迫对全体员工降薪20%,同时实行裁员,而公司CEO贾跃亭也将只领取1美元的年薪。公司将在资金到位后恢复员工的原有薪酬。随后,伴随着FF严峻的财务危机,公司多名高管也相继传出离职的消息。

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表示,由于FF首款量产车是一个豪华车型,所以首批量产的规模应该不会很大。因此,目前FF对资金的需求不会像那种需要几十万辆量产规模的车型那么多,如果技术上的问题都攻克了,5亿美元的资金应该可以做到量产。不过,面对日益紧迫的量产节点,FF还应尽快拿到融资才行。

值得关注的是,贾跃亭在近日再次提出了FF将实行“合伙人制度”,并表示将拿出64%的股权激励员工。正如贾跃亭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很多人都说我们在讲故事,但是对不起,这些故事正在一一变成现实!”而贾跃亭所讲过的故事,最终能否实现,FF能否顺利量产,需要时间检验。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濮振宇

 

责任编辑: 3980SYN

责任编辑: 3980SYN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