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心有所属 阅读愉快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心有所属 阅读愉快

2018-08-14 10:03 时代在线网   

[摘要] 这是一个阅读的新时代,媒介基础由纸张油墨进化为移动互联网,博尔赫斯向往的天堂图书馆,一个kindle就能搞定。这也是一个阅读难抵心悦的时代。

八月,一年一度的南国书香节如约而至。

今年的口号是“新时代 心悦读”。新时代标注2018年中国人身处的时空方位,心悦读希望读书人心有所属,阅读愉快。一个美好的祝福。

这是一个阅读的新时代,媒介基础由纸张油墨进化为移动互联网,博尔赫斯向往的天堂图书馆,一个kindle就能搞定。这也是一个阅读难抵心悦的时代。读图、碎片、即时满足、客户画像、流量变现……有时候很难分清,究竟是你在阅读某个公号,还是某个公号正在消费你。

如何找到真正心有所属的那本书?这有点像寻找人生伴侣,道路漫长,但充满奇迹,充满发现。

相信经典的力量,但不必刻意阅读经典。

人类为什么要读书?“我们读书不是因为我们不能认识够多的人,而是因为友谊是如此脆弱,如此容易缩减或消失,容易受时间、空间、不完美的同情和家庭生活及感情生活种种不如意事情的打击。”早在很多年前,任性的美国文学批评巨擘哈罗德·布鲁姆就坦白了读书的真相。

“培养阅读的习惯能够为你筑造一座避难所,让你逃脱几乎人世间所有的悲哀。”这是毛姆的读书名言。阅读能够让我们从现实世界中暂时抽离,却无法跨越时代的沟壑。我们或许很难和阅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父辈交流对王小波的看法,也无法和追随网络文学如《斗破苍穹》的90后同鸣共振,而00后已经在埋首阅读的路上—他们看什么,我们一无所知。

一味缅怀阅读经典的年代等同于作茧自缚,每一代人都会建立属于自己的阅读谱系。有些是马尔克斯、博尔赫斯、卡尔维诺,有些是余华、唐诺、舒国治,有些是唐家三少、匪我思存、天下归元、桐华、天下霸唱……从前对一本经典读物的理解是“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如今阅读经典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而一千本书可能拥有一千个读者,这没什么不好。

相信阅读的美妙,但不必过于紧张执着。

阅读这件事,也许最不应该的就是看得过于慎重:非要拥有一张软硬适中的座椅,非要手捧一杯咖啡,非要衬着下雨天的滴答声,非要家中无人四周静悄……无数个非要下来,与这次阅读最契合的心境和时间已经过去了。

阅读应该随性,不设立任何规则和门槛,阅读洁癖也许比任何一种洁癖都来得可怕。书散落一地并不意味着对书没有虔诚,同时阅读十几本书并不意味着全是泛泛而读,不用书签就爱折叠书页以作记录的家伙,也许真的是个爱书之人。一个读者和一本书最深沉的缘分,可能在于那转瞬即逝的一刻:带着阅读者本人独特的心事、视角和微妙的温差,令捧在手里的那本书染上那时那地的色泽。其他的细节,通通可以忽略不计。

相信阅读的必要,但最重要的事情是生活。

《心灵的捕手》里,天才少年面对心理医生侃侃而谈,不屑一顾。最后,人生经验丰富的中年医生对天才少年倾吐心声:你只是个孩子,你根本不晓得你在说什么。所以问你艺术,你可能会提出艺术书籍中的粗浅论调。有关米开朗基罗,你知道很多,他的满腔政治热情,与教皇相交莫逆,但你连西斯汀教堂的气味也不知道,你没试过站在那儿,昂首眺望天花板上的名画。你年轻彪悍,如果和你谈论战争,你会大抛莎士比亚,朗诵什么“共赴战场,亲爱的朋友”之类的名句,但你从未亲临战争,从未试过把挚友的头拥入怀里,看着他吸着最后一口气,凝望着你,向你求助。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如果阅读真如离乡远行,请记得长途旅行者的第一守则:背囊一定要轻,尤其别放进太多没必要的情感,别投入太多没必要的时间。另外,也最好不要妄想以读书指导自己的生活进入一个新的层次或境界,那必定堕入学以致用的成功学怪圈—看了太多书而依然过不好这一生的人,你我都认识。

阅读与生活的关系,大概就像月亮和六便士。人类在低头寻觅六便士时,如果还能记得抬起头仰望天上的月亮,看它有盈有缺、有满有谦,已经足够。

(时代周报编辑部)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责任编辑: 3965LC

责任编辑: 3965LC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