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入行17年月薪一千变六千,国漫从业者:去游戏行业能翻10倍

财经 时代在线网    2021-12-22 10:12

【编者按】:从最初的繁荣,到十年前的落寞,再到如今的重新崛起,中国动漫行业几经沉浮。《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国动漫似乎正在走向巅峰。然而光鲜外衣的背后,我们注意到了从业者的艰辛:低工资、超负荷工作量,甚至还有难以解决的盈利难题和IP痼疾。那么看似走向巅峰的国漫,能否真正走向顶峰,《时代周报》记者深入行业探究真相。

凌晨3点,万籁俱寂。朦胧的月光照在这栋24层的大楼上,15层的一间屋子还亮着灯。

杨玲关闭电脑,收拾好东西,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作为一名动画师,杨玲在20年里见证了国漫行业的繁荣、落寞与再度崛起。

日前,《天书奇谭》“4K纪念版”上映,国漫迷的童年情怀再度被激发,“国漫崛起”的话题又被热议。

从2015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横空出世,到《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疯狂收割票房,再到B站上国漫数量的日益增多,种种迹象似乎都印证着国漫崛起这一事实。

据艾瑞咨询2020年《中国动漫产业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开始,中国在线动漫产业进入高速增长期,维持着较高的增长率。

天眼查数据也显示,目前我国有97万余家动漫相关企业。其中,46%的动漫相关企业成立在1年内,成立1-5年的企业数量次之,占比为40%。

这一领域看似欣欣向荣,然而从业者工资低、制作周期长、盈利模式无法突破等现实问题依然摆在眼前。越来越多的动漫从业者转投游戏、影视,甚至去大厂做FLASH。跳槽即拥有3倍甚至10倍的工资增长,让动漫行业面临较高的人才流失率,而这一切背后,均指向那个难以突破的盈利难题。

从业全凭热爱

早在2002年就入行的杨玲,已经是动漫行业里不折不扣的“老人”了。刚入行时的她,见证了国漫行业最后的荣光。

彼时的国漫行业,中国最后一部手工绘制动画电影《宝莲灯》余波未尽,而深受广大观众喜爱的《海尔兄弟》第三部以及《封神榜传奇》也在热映中。

“2000年左右,有前辈靠动漫制作能赚出北京、上海好几套房子。”在杨玲的记忆里,当时的国漫行业,正处于高光时刻。身处武汉的她,虽然一个月拿不到1000元的薪资,但依然觉得前景一片光明。

然而好景不长,日美优秀动漫大量进入中国市场,国漫生存空间一度被挤压。入行两年后,杨玲所熟知的前辈们,纷纷离开了动漫行业。直至今日,动漫行业依旧面临着人才严重不足的窘境。

聚焦动漫与文化娱乐创意人的新媒体三文娱在2018年的调研显示,只有27%的动画专业本科毕业生选择留在动画行业。同时,三文娱统计的2020年上半年动漫行业的招聘情况显示,有94家动漫公司通过三文娱发布了684个职位。和2019年下半年相比,发布招聘需求的公司数量多了47家,职位多出了235个。

“很缺人,缺少可以进项目直接工作的。”某著名IP改编动漫的制片人李悦入行多年,动漫行业的人员流动之大令她咂舌,“一个项目的产出,通常要换好几拨人才能完成。”

而人才如此缺乏的原因之一,则是国漫行业平均薪资较低的现状。事实上,近些年,随着不少爆款国漫的出现,行业平均薪资有了提升。但相较于游戏、影视等行业,这个行业依旧差距很大。

多位动漫从业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动漫人才较为全能,如原画师也可以在游戏行业发光发热,而服装设计则要求具备相关专业知识,背景、桌椅等模型的制作又需要工业设计方面的技能,因此动漫人才的出路较多。“最直接的,可以转向游戏行业。”知名动漫导演韩昱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在洛阳,没有任何经验的实习生薪资只有1000元左右,有经验的动画师则在5000-10000元不等。”李悦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道,“在我们这边,成熟的中级动画师,工作经验至少要3年多,成熟的高级动画师平均年龄都在27岁以上。”

“而这样成熟的动漫制作人员,跳槽到游戏行业,薪资最多可能会有10倍的涨幅。”韩昱问时代周报记者:“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与此同时,教培行业K12机构中FLASH动画的兴起,也加速了动漫行业人才的流失。

曾强是一位动漫行业分镜师,2020年前后,K12机构以高薪从动漫行业大肆挖人,他趁机跳槽到一个大厂负责制作FLASH动画,“工作难度降低,但薪资却从8000元涨到了25000元,足足翻了3倍。”

而一直坚守于动漫行业的杨玲,从2002年至2013年,薪资仅从不到1000元涨到了4500元。直至教培行业轰轰烈烈来袭,公司担心杨玲被挖走,才于2019年将其工资从4500元涨到了6000元。

在国漫这个行业,待的时间越久,杨玲越能感觉到生活的不容易,“始终坚守在这个行业的人,心中都有一团火。”她说,“我们是一群为爱发电的人。”

制作成本高企

动漫行业薪资低的同时,工作量大也是其人才缺乏的原因之一。“简单来说,就是收入和付出不成正比。”李悦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以近些年被称为“国漫之光”的《雾山五行》来说,其导演林魂还同时兼顾故事脚本、原画、场景、美术监督、动作设计等岗位,甚至还要自己演唱。

某C4D动画项目组的项目经理林菁表示,建模和肢体动作协调需要精细调整,想要每个肢体动画做到逼真,这十分困难,通常需要至少十几个人的团队配合完成,需要耗费几个月的时间。

“在渲染环节,哪怕是没有人物的农场的单帧画面,也需要几十台电脑同时运行加工2-3个小时,每秒(24帧)至少要2天以上。”林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以迪士尼经典动漫《白雪公主》为例,90分钟的动画至少需要129600 张作画。除此之外,一部作品的诞生还涉及到故事大纲、分集脚本、场景概念、主角人设、分镜制作、特效、配音等诸多环节。而韩昱执导一季15集的动漫,就花费了3年的时间。

制作周期长,这些动漫的成本也居高不下。据林菁所说,仅单纯渲染农场,不涉及人物动作,哪怕是内部项目,一帧的收费也在1500元,外部收费大约在2000-3000元左右。整个项目(不带人物)按分钟计价, 1分钟最少7万,5分钟约40万。

据公开资料显示,近期大爆的英雄联盟改编动漫《英雄联盟:双城之战》耗时6年,仅制作出了9集的动漫。根据从业人员估算,这部动画的每一集研发成本超过1000万美元。同时,由于该动画采用了三渲二技术(三维+二维)制作,超过7000个镜头,单场景部分的手绘原画数量超过了10000张。

值得注意的是,正常原画师按照一天8小时的工作量,最多不过能完成 30张画稿。原画师花花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从进入动漫行业之后,加班是她的生活常态,“忙起来,连续几天每天只能睡2-3个小时。”

难以面对的盈利难题

赚钱难一直是动漫行业的“沉疴顽疾”。

“你为动漫花过钱吗?你为游戏充过钱吗?”在时代周报记者的聊天中,韩昱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与游戏行业只要上线就会有无数的氪金渠道相比,动漫行业想要盈利,十分困难。”

“说穿了,动漫行业能够变现的渠道无非就是版权、IP周边和播放量。”韩昱说。

动漫行业制片人鸟酱有着同样的疑问,“动漫行业到底该赚谁的钱?这个行业一直没有很完善的盈利模式,并且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解决方案。”

2021年年初,B站完成了对绘梦动画的全资收购,成为后者的唯一股东。2015年成立的绘梦动画,手握着不少爆款作品,如《一人之下》《天官赐福》《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等。

一位接近绘梦动画的知情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该公司直到被收购的前一年才实现了盈利,“之前都是靠融资生存,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

专门分享动画制片经验的自媒体号“么昂鸟”发布的一篇《做动画有没有未来?这可能是生产性价比最低的一行》文章中写到,无论是 TV 还是院线动画,想单纯通过放映实现营收平衡的难度堪比登天。

以院线动画为例,票房收入并不会完全给到制作方,而是影院、发行、制作组等多方按比例分成。同时各国的分割比例又不尽相同,无论是美国、日本还是中国,制作侧的分账都远低于 50%。这说明即便一部作品票房收入大于制作成本,制作组也可能是赔钱的。

“就算是迪士尼,也不是靠票房收益吃饭,影视收入只占其总收入的 16%,收入大头是乐园、度假区与消费品。”鸟酱说。

而在IP周边方面,国漫爆款还未形成强有力的IP,能靠IP赚钱的国漫寥寥无几。以《罗小黑战记》为例,其在B站总播放量高达4.6亿,但想要购买其周边产品黑胶晴雨伞的人数仅为2.2万人,而这已经是《罗小黑战记》相关周边最为畅销的一个。

同时,国内盗版周边价格实惠、种类繁多,正版周边市场的生存空间也被挤压。

鸟酱向时代周报记者感叹道,“制作成本高+资金回笼慢+收益波动大”是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所有动画制作人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困境。

“不过,国漫已经进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相信随着行业的日益成熟,解决人才、商业模式等痛点只是时间问题。”韩昱说。

(应受访者要求,杨玲、李悦、韩昱、曾强、林菁、花花、鸟酱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 4161HSS

责任编辑: 4161HSS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