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苏剑:中国2021年GDP增速或保持在8.5%左右

时代在线网    2021-11-06 18:45

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也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起步之年,中国经济发展态势备受关注。

前三季度,面对复杂严峻的国内外环境,中国经济总体保持恢复态势,主要宏观指标处于合理区间,在总体稳的基础上继续向着高质量发展。

与此同时,中国还在众多领域进行了大力改革:5月底,中央明确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6月10日,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亮相”;7月下旬,教育领域的“双减”政策横空出世;10月2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在部分地区开展房地产税改革试点工作。此外,还有贯穿全年的各项反垄断措施等。

今年整体的经济表现会怎么样?明年的经济走势如何?相关改革举措推出的背后逻辑是什么?针对这些问题,时代周报记者专访了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

0.jpg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

苏剑认为,今年中国经济结构逐步调整优化,发展质量效益显著提升,为“十四五”时期的经济社会发展开了个好头,预计全年将保持8.5%左右增速水平。稳就业、防风险仍将成为2022年的主要任务。

针对今年密集推行的各项宏观政策,苏剑认为,这是在疫情常态化的大背景下,解决束缚中国经济发展瓶颈,在兼顾效率与公平的道路上,国家在战略层面做出的重大举措,有利于最终实现效率向公平的转化。

为“十四五”开了好头

时代周报:今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如何看待前三季度中国的经济增速,如何评价增长的质量?

苏剑:今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9.8%、两年平均增长5.2%。从增速上看,高于6%以上的预期目标。从三季度来看,由于去年三季度增长4.9%,相对来说基数已经抬高,在全球疫情反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汛期极端天气频发的情况下,能实现这个增速实属不易。

总体而言,中国经济结构逐步调整优化,发展质量效益显著提升,为“十四五”时期的经济社会发展开了个好头。

时代周报:最近一段时间,能耗双控来势汹汹,叠加电力供应紧张的因素,你认为这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什么?

苏剑:最近一段时间,能耗双控叠加电力供应紧张,这是地方政府落实中央要求对能源消费总量和能源消费强度的结果,短期内或将影响供给端,对部分地区的企业生产造成影响。

但从长期看,对于中国能源结构转型,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都有积极的作用。能耗双控造成能源紧张,上游涨价对中下游盈利空间的挤压加剧,造成一定负面冲击,至于是否会扩大国企民企盈利差,还应继续密切关注。目前来看,民企的盈利能力承压,国企则稳中有升。

时代周报:前三季度,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比去年同期增长22.7%,特别是9月出口异常强劲,远超市场预期。但有观点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出口增速可能会回落,稳住并扩大内需成为关键。对此你怎么看待?

苏剑:短期内,出口的韧性仍旧很强,主要得益于海外供应链与劳动力瓶颈问题并未得到很好的解决。

可能的压低因素是去年同期的基数效应,预计影响不大。稳住外贸并且扩大内需,这是中国经济目前以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疏通国内经济应该长期坚持的战略。

时代周报:从调查失业率和农民工数据看,三季度就业形势保持平稳,但经济形势有所放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一致?当前就业市场面临哪些较大的挑战?

苏剑:就业数据与经济形式出现不一致,可能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就业数据存在误差,不能真实反映就业情况。

第二种情况是数据误差不大,经济形势也确实在放缓,但存在时间差。因为就业对经济形势的反应存在滞后。通常企业面临经济形势下滑时,首先想到的是降低工资,尽量不解雇员工,否则可能流失比较熟练的员工。

第三个情况,是经济结构调整,就是说虽然经济在下滑,但是劳动密集型行业比较平稳,甚至可能还在补充劳动力,导致就业总体平稳,但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不大。

当前,就业市场面临的挑战主要是经济下滑带来的压力。一些农民工在城镇找工作比较困难,但回乡时,可能发现乡里的就业情况不适合自己,出现两头都顾不上、两头都没出路的局面。

建议明年增速目标定在5.0%以上

时代周报:今年以来,国内宏观政策密集出台,譬如三孩政策、共同富裕示范区、双减、房地产税、反垄断、三次分配、能耗双控等,这一系列重大改革背后,核心逻辑是什么?

苏剑:最近密集推行的政策引起广泛讨论。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背景下,这是力图解决束缚中国经济发展瓶颈。在兼顾效率与公平的道路上,国家战略层面做出的重大举措,有利于最终实现效率向公平转化,对中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时代周报:当前外部环境多变,你觉得今年中国GDP增速将保持在什么水平?能展望一下2022年的经济趋势吗?国内经济发展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风险点?

苏剑:从目前经济增速走势看,全年将保持8.5%左右的水平。虽然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已经常态化,但当前国际疫情形势不断变化,疫情的不确定性仍是最大风险。加之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人口老龄化、房地产市场债务风险、中美关系等内外因素的影响,宏观经济供需两端恢复承压,增长压力较大,2022年稳就业、防风险仍将是主要任务。

时代周报:对2022年宏观政策,你有哪些具体建议?

苏剑:首先,2022年经济增速目标要下调,我建议明年增速目标定在5.0%以上,也就是以5.0%作为底线,同时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

货币政策明年可能需要降息、降准同时进行。财政政策明年可能还是要进一步扩大基建方面的支出。现在经济形势下滑,消费增速应该也会越来越低,房地产投资增速提高的难度也比较大。制造业投资估计也很难起来,只剩下基建投资可以指望。

如果想要扩大需求,无非就是基建和房地产投资。我建议,明年在基建方面可能要倾斜,在房地产方面能松动尽量松动,缓和当前高压的房地产政策,让住房投资能够弥补需求的不足。

 

责任编辑: 4150ZYN

责任编辑: 4150ZYN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