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临停核查!“妖股”锦泓集团10连板背后:游资狂欢与巨额商誉减值压力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临停核查!“妖股”锦泓集团10连板背后:游资狂欢与巨额商誉减值压力

2021-05-07 09:36 时代财经网   

5月6日晚间,锦泓集团(603518.SH)紧急发布公告称,“鉴于公司股价近期波动较大,为维护投资者利益,公司将就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情况进行核查。公司股票及衍生品自 2021年5月7日开市起停牌,披露核查公告后复牌。”

事实上,4月20日至5月6日收盘,锦泓集团连续10个交易日涨停,累计涨幅高达159.30%,堪称2021年以来的第一“妖股”。

“我们也不清楚为何会继续涨停,该披露的我们都已经在风险提示公告中披露了。” 5月6日收盘后,时代财经记者致电锦泓集团证券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基本面没有变化。

10连板

提及锦泓集团或许略显陌生,但是其之前的名字——维格娜丝则较为投资者熟知。

2014年12月3日,维格娜丝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是王致勤、宋艳俊,二者为夫妻关系;2019年6月26日,公司证券简称由“维格娜丝”变更为“锦泓集团”。

资料显示,锦泓集团的主营业务是中高档服装的设计研发、生产制造、品牌营销及终端销售,旗下拥有多个自有品牌,包括:中高端定位的品牌TEENIE WEENIE ;中国高端女装领导品牌 VGRASS ;具有中国文化元素特征的高端精品品牌“元先”(即云锦产品)。

上市近7年来,锦泓集团的营业收入从2014年的8.47亿元增至2020年的33.40亿元。但净利润则没有营业收入那么好看,其2014年为1.38亿元,2020年则是亏损6.24亿元。临停核查!“妖股”锦泓集团10连板背后:游资狂欢与巨额商誉减值压力

时代财经记者注意到,锦泓集团披露2020年年报的时间是2021年4月29日,但是该股在4月20日就已经出现了第一个涨停板,此后的交易日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直到5月6日连续第10次涨停。

年报显示,锦泓集团2020年净亏损6.23亿元。

不过一季度业绩表现出色,其2021年1-3月的营业收入为10.72亿元,同比增长78.05%;净利润为9467.26万元,同比增长15661.80%。

但考虑到去年一季度正是疫情期间,今年一季报的业绩暴增非常规。

锦泓集团在5月6日的风险提示公告中也表示,公司所处的服装行业销售业绩按季度具有波动性。“根据行业惯例和公司往年经验,一季度和四季度为行业销售旺季,二季度和三季度为行业销售淡季。行业销售淡季会对公司销售产生较大影响,公司于行业销售淡季的业绩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此前,针对股价大涨,锦泓集团多次提示交易风险,但股价自4月20日至5月6日,连续10个涨停,累计上涨159.30%。

5月6日收盘后,时代财经记者致电锦泓集团证券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基本面没有变化,“我们也不清楚为何会继续涨停,该披露的,我们都已经在风险提示公告中披露了。”

5月6日晚间,锦泓集团紧急公告停牌核查。

游资做局?

4月20日,锦泓集团收获涨停板,该股从6.02元开盘,半小时之后就被买盘推至涨停板,当天以6.62元收盘;此后一个交易日,即4月21日,该股继续在开盘没多久之后就涨停,收盘价位7.28元。

公开信息显示,锦泓集团4月20日-21日的买入前五家席位分别为海通证券诸暨环城东路营业部、中泰证券杭州滨和路营业部、中信证券长兴明珠路营业部、国金证券杭州利一路营业部和中信证券杭州富春路营业部。

由此可见,锦泓集团第一轮上涨的主要推手都来自浙江的游资。临停核查!“妖股”锦泓集团10连板背后:游资狂欢与巨额商誉减值压力

4月23日和26日两个交易日,买盘风向有变,有机构席位切入其中。锦泓集团的买入前五家席位分别是机构专用席位、五矿证券山东分公司、东方财富证券杭州城星路营业部、华泰证券上海杨浦区国宾路营业部和华泰证券北京学院南路营业部。

4月27日、28日和29日,锦泓集团的买入前五家席位分别是东亚前海证券浙江分公司、五矿证券山东分公司、财信证券杭州西湖国贸中心营业部、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营业部和湘财证券宁波曙光路营业部。

5月6日晚,上海证券交易所披露了4月30日和5月6日两个交易日的信息,锦泓集团的买入前五位是财信证券杭州西湖国贸中心营业部、国联证券上海邯郸路营业部、华泰证券南京宁双路营业部、浙商证券桐乡世纪大道营业部和湘财证券宁波曙光路营业部。临停核查!“妖股”锦泓集团10连板背后:游资狂欢与巨额商誉减值压力

其中,财信证券杭州西湖国贸中心营业部买入金额最多,为2838万元。而此前交易日买入的东亚前海证券浙江分公司、机构专用等交易席位都已经选择了获利了结。

可见,浙江游资依旧是爆炒锦泓集团的主要资金。

巨额商誉减值压力

很显然,锦泓集团的股价连续暴涨并非来自公司基本面的支撑。

时代财经记者注意到,实际上,锦泓集团的问题不少。

截至2021年3月底,王致勤、宋艳俊夫妇二人合计持有锦泓集团约47.73%的股份。但一季报显示,王致勤、宋艳俊夫妇二人持股均处于质押状态。

5月6日,锦泓集团披露的风险提示公告中解释了质押的原因,即“2017年,为推进公司收购Teenie Weenie品牌项目的进行,公司实际控制人王致勤与宋艳俊将其所持股份质押给招商银行南京分行和杭州金投维格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公司并购贷款提供无偿担保,该项股票质押不设平仓线,未来股权解押的相关义务由公司承担。截至目前,实际控制人王致勤、宋艳俊合计持有本公司12048.5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7.73%,截至目前已累计质押12040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99.93%,占本公司股份总数的47.70%。”

根据锦泓集团当时的公告显示,此次收购整体对价为49.3亿,分为两步:“第一步,锦泓集团在2017年先收购甜维你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下称甜维你公司,Teenie Weenie品牌及资产均注入该公司,为收购设立,衣念香港全资子公司)90%股权,作价44.4亿元;第二步,待甜维你公司运行3个完整会计年度后,参考其2019年净利润的11.25倍,支付剩余10%价款。”

但是,锦泓集团当时没有那么多资金来支付收购款,于是就采用融资收购。

金主就是招商银行南京分行和杭州金投维格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一份研究报告指出,锦泓集团为收购Teenie Weenie品牌,向招商银行银团和公司股东共借款33.29亿元,贷款利率分别为4.75%和8%。

最终,锦泓集团的这次收购产生了24.9亿的商誉,14.9亿的品牌商标等无形资产。

但Teenie Weenie并没有给锦泓集团带来想要的业绩,自收购Teenie Weenie后,公司销售费率一直在上升。2020年,锦泓集团对Teenie Weenie计提了商誉减值和无形资产减值,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7.11 亿元。

这次收购除去留下了商誉风险之外,还给锦泓集团带来了财务风险。自2017年以来,该公司的财务费用连年增长,2020年的利息费用就达到了2.48亿元。

锦泓集团在5月6日的公告中提示了财务风险,“收购Teenie Weenie品牌资产和业务,前期以自有资金和外部融资先行支付交易对价,后公司又与相关融资方签署债务延期协议。截止目前包含并购贷款在内的金融机构贷款余额为20.97亿元。”

巨额商誉减值压力、财务费用高企,锦泓集团的10板风光,难掩发展颓势。

【以上内容转自“时代财经”,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时代周报网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