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去年投入超7亿!蚂蚁辟谣靠蚂蚁森林赚钱,专家:个人减排参与碳交易为时尚早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去年投入超7亿!蚂蚁辟谣靠蚂蚁森林赚钱,专家:个人减排参与碳交易为时尚早

2021-05-14 14:59 时代财经网   

5月13日,针对近期网络上部分不实传言,蚂蚁森林发表声明称:蚂蚁森林是纯公益项目,不会为蚂蚁集团带来任何资金收益。

关于蚂蚁森林超过5.5亿参与者的个人碳减排,蚂蚁森林负责人轻如表示:“绿色能量”是根据低碳行为设计出来的虚拟积分,不能参与碳交易。

据悉,自2016年上线来,蚂蚁森林已在荒漠化地区种下了超过2.23亿棵树,种植面积300多万亩。所有树木包括吸收二氧化碳产生的“碳汇”是纯公益捐赠,属于国家和社会,迄今从未参与过碳汇交易。蚂蚁森林还承诺,如果未来蚂蚁森林记录的个人碳减排量能被纳入碳交易体系,产生的所有收益将属于用户个人,不属于蚂蚁森林。

时代财经梳理发现,蚂蚁森林声明通篇围绕碳排放个人帐户,且明确个人帐户并没参与碳汇交易。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绿色可持续发展学者赵越5月13日晚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不仅蚂蚁森林不能进行碳汇交易,而且我国的个人碳汇交易目前还没有开通。

据了解,全国碳市场交易或在6月份开启,其呈现的形式是95%的碳配额交易搭配5%的中国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的碳交易。

赵越进一步指出,个人从碳汇交易里兑现金还较为遥远。“一个单位或者一个主体想进入到碳排放交易或碳汇交易有一个排放量的门槛。只有温室气体排放量达到2.6万吨/年的行业才会被纳入到全国碳交易市场,而个人每年的排放量其实很少。”

时代财经通过梳理发现,个人碳排放账户主要有两类。

第一类,主要是通过当地政府的环保部门牵头成立,以积分记录低碳生活方式的形式,可兑换咖啡、快餐以作鼓励,这类并不涉及现金兑现。

其实,早在2015年,国内陆续有个人碳交易账户的建立。例如,2015年6月,北京环境交易所建立了全国首个自愿减排服务平台“北京环境交易所服务号”。据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2019年一份研究报告介绍,通过“北京环境交易所服务号”,北京个人用户可以输入个人或家庭某个时间段内在日常交通、上网冲浪、住宅能耗、会议活动、休闲旅行等方面的行为,计算个人在该时间段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同时,为达到碳中和的目的,该平台给个人提供了一个可连接被认证的二氧化碳减排项目的渠道。

又如2019年7月,成都试点个人“碳排放账户”,通过乘坐地铁、公交、步行等绿色行为,以减少个人碳排放量进行“积分”,并可兑换“实质商品”,例如咖啡。该个人“碳账户”平台由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应对气候变化与对外合作处指导,早点星球环保积分平台、四川联合环境交易所合作开发。

比前述北京个人碳排放账户更为进步的是,这一平台接入成都公交、成都地铁、成都大数据平台、青桔单车、曹操专车、四川航空、滴滴出行、星巴克、贝壳找房等平台,形成了一个低碳生活服务闭环。

第二类则是互联网公司开发的平台。2016年8月27日,蚂蚁金服宣布对旗下支付宝平台的4.5亿用户全面上线“碳账户”。据蚂蚁森林声明“近几年,5.5亿用户以及近干家合作伙伴”参与,用户如果步行、地铁出行、在线缴纳水电煤气费、网络挂号、网络购票、使用电子发票等,还可以在支付宝里养一棵虚拟的树,减少相应的碳排放。

目前来看,上述两类模式有其局限性。中央财经大学研究报告指出,“以‘蚂蚁森林’为代表的个人碳账户主要以奖励的形式(以用户的名义种树)来激励用户改变生活习惯,但是奖励机制会带来巨大的开支。目前‘蚂蚁森林’有公益基金支持,后续会面临可持续性的问题。”据蚂蚁森林声明“蚂蚁集团每年投入在蚂蚁森林项目上数亿的费用属于纯公益捐赠,仅2020一年间的投入就超过7.6亿元。

“从长远来看,7.6亿对庞大的蚂蚁集团来说是非常少的一笔投入,但如能拓宽商业闭环,树立良好的减排形象,那也是合适的。”赵越对时代财经分析,单从声明来看,虽然蚂蚁集团把蚂蚁森林单纯作为公益性平台,但背后还是会存在很多商业附加值。

赵越认为,一方面,蚂蚁森林跟碳中和的时代潮流契合,其市场影响力很大,很多其他的品牌会在该平台上投广告或进行商业合作,例如积分兑换咖啡等;另一方面,蚂蚁森林作为蚂蚁集团在公众面前打造的绿色形象名片,这也是蚂蚁森林产品的附加值。

目前碳排放与碳汇交易是以企业为主

据悉,碳汇(carbon sink)是指通过植树造林、植被恢复等措施,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从而减少温室气体在大气中浓度的过程、活动或机制。4月2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除了提到“健全碳排放权交易机制”,还提到要“探索碳汇权益交易试点”。这意味着未来节能减排企业或个人可以进行碳排放交易,植树造林的企业或个人也能进行碳汇交易。

为实现减少碳排放这一目标,全球不少国家建立了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在国内,早在2011年,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湖北、广东以及深圳等8个省市被列为碳排放权交易试点,主要覆盖发电、建材、钢铁等高耗能行业。

2017年4月14日,广东省发布《关于碳普惠制核证减排量管理的暂行办法》,正式将PHCER(碳普惠核证自愿减排量)纳入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补充机制。也就是说,广东省纳入碳普惠制试点地区相关企业或个人,其通过自愿参与实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如节水、节电、公交出行等)和增加绿色碳汇等低碳行为产生的减排量,允许接入碳交易市场。

时代财经查询发现,目前,广东省已经暂停受理了PHCER项目的备案申请。

赵越指出,尽管个人也被鼓励碳市场交易,但参与方主要是企业。他认为,造成这一局面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在于之前设定一个单位的CCER可以抵消一吨碳排放量,但是一个单位的CCER怎么去算,目前还没有达成统一的计算方式和计算的结构。所以,每个人通过蚂蚁蚂蚁森林平台所种的不同树种,其减排量也存在差异。另一方面,即便能够兑现,但个人碳汇的收益不会很多,因为树的成长很漫长。

在赵越看来,未来,碳汇交易发展起来以后,蚂蚁森林的个人碳账户形式能不能对接到全国碳交易系统当中,对蚂蚁森林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一旦个人碳账户被全国碳交易机制所接纳认可,且可以参加交易的话,对于蚂蚁森林后期运转是非常良好的。如果说未来碳交易不能把个人碳账户纳入到交易中去,可能就要面临调整,考虑是否要继续做下去,或是换一种方式去实现绿色形象的树立。”

此外,赵越介绍,像特斯拉这样量产新能源车的企业,在碳汇交易中也实现了很多的利润收益。“全球范围内碳排放与碳汇交易主要是以企业为主,目前我尚未了解到国外有个人碳汇交易的案例,但也有可能是有的”。

【以上内容转自“时代财经”,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时代周报网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