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达安基因金融业务拖累盈利,高管薪酬猛增超8倍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达安基因金融业务拖累盈利,高管薪酬猛增超8倍

2021-05-21 17:28 时代在线网   

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时代的风口吹向了达安基因(002030.SZ)。被资本市场誉为“战‘疫’牛股”的达安基因,这一年依靠核酸检测业务斩获堪称靓丽的经营业绩。

据达安基因近期发布的2020年年报显示,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3.4亿元,同比增速高达386%,其中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的销售收入高达29.8亿元。实现净利润24.5亿元,两年复合平均增长率高达432%。受新冠疫情后相关需求增加影响,公司股价也从2020年初的10.45元,一跃上涨至年底的34.3元。

看起来时代的一粒沙落在达安基因身上,成就了一个迷人的财富神话。然而风口上的达安基因,真有看起来那么美好吗?

《创业圈》向达安基因发送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主业不佳盈利靠补贴

达安基因以分子诊断技术为主,主要从事临时检验试剂和仪器的生产和销售业务。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公司以销售分子诊断试剂和仪器为主,覆盖临床应用、公共卫生、检验检疫等领域。从其历年财报来看,除去2020年,近几年公司的加权ROE一直处于10%以下,毛利率和净利率也分别徘徊在40%和10%左右,均低于同业平均水平。

进一步细看,达安基因非经常性收益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偏高。近些年公司很大一部分的利润来源于政府补贴、投资收益和公允价值变动等非经常性收益,2016-2019年期间上述三项收入分别为6353万元、5243万元、6680万元和13226万元,占当年利润总额的比例均在50%左右。值得注意的是,自实行新会计准则以来,达安基因分别于2019年和2020年确认了公允价值变动收益1.32亿元和2.86亿元,该项收益虽然增加了公司的账面利润,但并未带来实际的现金流入。

除主营的检测业务外,达安基因还涉猎金融业务,包括融资租赁、小额贷款和商业保理业务等。然而近两年金融业务的开展并未给公司创造正收入,反而拖累了公司整体的业绩表现,2020年金融部分全年实现利润净亏损9164万元。金融业务的亏损原因,在于公司对发放的贷款计提了大量的信用减值损失。2019年和2020年公司分别就应收小贷款和代理款计提损失达1.89亿元和1.08亿元。截至2020年底,公司期末应收小贷款和代理款的账面余额为4.2亿元,公司已经计提坏账准备3.16亿元。

经营业绩相较于同业表现不佳,同时公司内部非经常性收益的利润贡献较大,可见达安基因在主营业务领域的竞争力并说不上强劲。与此同时,达安基因仍有大量资金从事放贷等金融业务,却对其业绩形成进一步的拖累。

会计处理略显激进

《创业圈》注意到,相较同业,达安基因针对部分资产的会计处理略显激进。首先,近些年公司研发开支的资本化比例远高于同业水平。例如2020年,达安基因的研发开支为7000多万元,资本化比例为29.62%,同年安图生物的研发开支为6.36亿元,但资本化比例仅为2.64%。

一般来说,费用化处理会将研发开支计入当期成本,对当年利润形成拖累;但资本化则会将研发开支计入资产,不会对当期利润产生任何影响。在会计处理上,只有当一项研究进入开发阶段,即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形成一项新技术或产品时,才会将相关的研发开支做资本化处理。达安基因研发开支的资本化比例远远高于同业水平,但在专利成功方面并未显示出明显的优势。

其次,公司在计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时同样采用了较为激进的会计处理。与同业相比,达安基因针对应收帐款的坏账计提比例较低,如金域医学等几家公司应收帐款帐龄超过3年的,损失计提比例为100%,而达安基因则要5年以上。一般来说,应收款项计提损失的比例越低,对当期利润形成的拖累也越小。

高管薪酬增速令人瞠目

2020年达安基因向公司高层派发了巨额年薪,公司董监高(董事、监事和高管)共10人获得薪酬3982.78万元,同比增加800%。其中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年薪分别达到了923.53万元和839.68万元,在2020年广州A股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薪酬中,分别位列第一和第二。而此前,达安基因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年薪均在70万元上下。

如果向内寻找高管年薪陡增的原因,可能是由于公司重新向高管发放了年度绩效奖励。事实上,2014年公司董事会通过了一项关于中止高管年度效益收入奖励的议案。直到2020年4月,董事会才重新恢复高管年度效益收入奖励,并且规定“依照利润指标完成情况提取效益收入”。也就是说公司已经预期将超额完成业绩指标时,时隔5年后重新向高管发放绩效奖励。根据2020年度公司公布的《现金激励办法》,公司高管层奖金池占当年奖励总额的40%。

但是如果向外比较,如此高额的高管年薪难以找到合理的解释。同样受益于新冠疫情的部分同业,尽管2020年其高管薪酬同样有所增长,但涨幅远低于达安基因。华大基因该年实现营业收入84亿元,净利润24.4亿元,经营业绩与达安基因相当,该公司总经理的年薪为361.65万元,同比增长159.15万元。金域医学和迪安诊断的董事长年薪分别为467万元、294万元,同比增长151%、145%。,安图生物的董事长年薪同比甚至略有下滑。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底中山大学将达安基因控股股东中大控股100%的股权无偿划转给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中山大学变更为广州市人民政府。在实控人发生转变的当年,公司向高管派发远远超出常年的薪酬,这一行为的合理性有待商榷。根据2019年广州市国资委发布的市国资委监管企业负责人薪酬情况,当年市属国有企业法定代表人平均年薪为79万元。如果参照这一标准,2020年达安基因的高管薪酬远超这一平均水平。

《创业圈》联系达安基因采访其董事长、总经理2020年近千万薪酬的合理性,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颁布于2016年的《广东省省属企业薪酬管理办法》规定,“省国资委出资的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负责人薪酬由基本年薪、绩效年薪、任期激励收入三部分构成”,其中基本年薪是企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的2倍;绩效年薪与经营业绩挂钩,以基本年薪为基础,考核评价系数不得超过2;任期激励收入不得超过年薪总数的30%。参照这一规定进行推算,2020年达安基因的员工人均工资为50万元,则公司董事长的基本年薪为100万元,剩余两项薪酬按最高标准计算,最终年薪为428.57万元。这一推算的数字也与达安基因的实际薪酬具有较大差距。

2020年达安基因迎来业绩爆发的同时,也迈出了校企改革的重要一步。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前方等待达安基因的,仍然是一片不甚明朗的征途。

(声明:本文知识产权归《创业圈》杂志及/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所涉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若转载、摘编、复制需获授权,并注明来源,联系邮箱:timechuangyequan@163.com)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