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左晖贝壳往事:企业家、异类、鲶鱼,那个不走捷径的人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左晖贝壳往事:企业家、异类、鲶鱼,那个不走捷径的人

2021-05-21 10:53 时代在线网   

那个说“要做难而正确的事情”,那个说“不走捷径”的人,走了。

2021年5月20日下午,贝壳找房发布消息称,贝壳找房创始人、董事长左晖因病去世。

左晖贝壳往事:企业家、异类、鲶鱼,那个不走捷径的人

左晖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是今年4月央视播出的《遇见大咖》节目。节目中,他着装朴素、略显消瘦。

左晖贝壳往事:企业家、异类、鲶鱼,那个不走捷径的人

他的朋友圈也停留在四月。4月23日,他转发了贝壳找房三周年的一篇文章,并回顾了创业历程,言辞动情。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一切又仿佛在这个五月有所征兆。事实上,左晖患病并不是一年半载,而是已达数年。期间,他未中断过工作,也正因如此,业内人士对他的离世均十分惋惜,并表达了深切的缅怀。

5月20日,一名贝壳总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早在2013年,企业内部就有左晖身体抱恙,需要长期治疗的消息流传。左晖也曾在出席活动之前,因身体原因临时取消。

“他很坚毅,且不太给别人添麻烦。虽然后期他在内部不太发声,但是依旧是企业灵魂。”该员工表示,左晖凡事都亲力亲为,“PPT、演讲稿几乎都是自己写的,在他这个级别的企业家群体中显得十分难得,但在老左这,再正常不过。他是个极度真诚的人”。

“左晖是为了事业不顾一切的人。”一家头部物业服务公司的董事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得知左晖去世时,他感到十分痛惜,“左晖是一个不守旧、绝对创新的企业家。”

“我们对贝壳又爱又恨,贝壳一直在颠覆我们的行业,为传统的交易行业注入互联网基因,做了很大的创新。”一名Top100房企副总裁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如今,斯人已逝,左晖的往事依然是行业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企业家

左晖出生于1971年,今年50岁。1992年,他从北京大学计算机应用专业毕业,2001年创办链家地产。

过去20年间,从链家到贝壳,从线下到线上,链家和贝壳以“有尊严的服务者,更美好的居住”为使命,致力于探索提升地产基础服务的可能。

2020年,贝壳在纽交所上市。目前,贝壳市值已经超过3000亿元,是中国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同年,贝壳找房GMV已超过1万亿,是阿里巴巴之后中国第二大商业平台。

发展至今,贝壳已成为行业标杆。

上述物业服务公司董事长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4月初,他还在内部号召全员学习贝壳模式,学习贝壳的数字化建设与团队管理建设。号召认真听取左晖在数字化建设上的理念,通过贝壳的探索,让所有人明白数字化建设有多重要,让所有员工都开了眼界。

该董事长表示,贝壳所在的行业是服务业,也是交易行业,与物业管理有诸多相通之处。在交易行业,左晖找到了适合中国二手楼市场的商业模式,找到了如何将社会房产资源通过技术和社会资源有效融合,让世界看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空间有多广阔。在服务行业,左晖深谙用户心理,启发行业如何做线上的服务,在服务方面做出的巨大贡献值得被所有人铭记。

与左晖共同创业的贝壳找房联合创始人、CEO彭永东今日发文作别。彭永东称,他是如此的坚定,如此的胸怀远大、如此的热爱这个行业和我们伟大的祖国。他曾经讲过,我们这个时代企业经营者的宿命,就是要去干烟花背后的真正提升基础服务品质的苦活、累活。

“老左的精神永远激励我们,矢志不渝的坚持长期主义,团结一心为新居住产业发展做难而正确的事! ” 彭永东强调。

异类

一名链家店长因与客户产生纠纷,为平息对方怒气,店长扑棱一声跪在地下,问题最终得以结果。

这件事给左晖极大的触动。“如果组织能有更多的责任,能够帮助大家学会跟这个社会相处,员工就可以做得更好一些。”在接受得到总编辑李翔专访时,左晖回忆起此事时,坦言“让服务者更有尊严”,是链家和贝壳不变的使命。

一开始,链家就是行业的异类。在链家成立之前,房地产中介行业处于无序状态,只要能吸引客户,房源真假无所谓,中介通常用低价和美图吸引客户,到线下“收割”;由于信息不对称,中介以“吃差价”的方式赚取额外收入,买家卖家利益都受到损害;中介获取的房源信息,需要用纸质、邮件、电话等方式传递给同行……

面对种种行业乱象,左晖从一开始就想做出改变,并称其为“难而正确的事”。从2004年开始,链家开始推行坚决不吃差价的理念,坚持推真房源;建立楼盘字典,颠覆虚假泛滥的假房源模式,推动房地产中介行业标准化、素质化、科技化进程,助力房地产行业数字化转型和服务质量建设。

“也许这一代中国企业家的使命,就是去解决包括服务业在内的很多领域的基础品质问题。”每当谈起企业家的使命时,左晖常常如此回答。房地产经纪从无序走向有序,左晖的努力不可磨灭。

左晖贝壳往事:企业家、异类、鲶鱼,那个不走捷径的人

5月20日,一名深圳德佑店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左晖确实改变了外界对房产中介的刻板印象。首先,链家和贝壳系把从业人员门槛提高,此前,极少大学生毕业后愿意干中介活儿,更没有人敢想象一家中介公司可以全员都是本科生。此外,贝壳把服务体系的标准提高,对内设置了极多规矩,员工培训、考试、打卡等体系此前都形同虚设,只有贝壳在认真地执行。过去,中介跳单频繁、电话逼单、打游击战等都是常态,但在贝壳这些都是不允许的,甚至对经纪人的舆论管控也相当严。

“我们必须做到职业、专业,才能获得尊严和尊重,这是我加盟贝壳后感受到的最大变化,而这些都是我以前想都没想的。”该店长补充道。

鲶鱼

谁也不曾想过,站在“宇宙中心”的开发商有一天要高举向中介学习的旗帜,这一切改变因贝壳而起。

“贝壳在定义它所处的行业,万科要向他们好好学习,提升科技水平,从而来重新定义我们所处的行业。”今年3月31日,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在业绩会上再度提及要向贝壳学习。

2020年8月13日,上市钟声不仅为贝壳叩开了纽交所的大门,也惊醒了A股、港股的房企们。贝壳上市首日,市值达到422.13亿美元,截至4月8日,贝壳的市值已经达到3831亿美元,超过房企市值之王万科。

左晖贝壳往事:企业家、异类、鲶鱼,那个不走捷径的人

左晖所缔造的商业帝国,让同行侧目、让对手眼红。

目前,贝壳已成为排在阿里之后的中国第二大互联网交易平台,房地产行业又一万亿赛道崛起。此后,万科、恒大等头部房企纷纷喊话要学习贝壳;同行58同城、安居客等则在超越贝壳的路上爬坡过坎。

也正因如此,被质疑垄断,早已成常态。4月10日,安居客姚劲波在微博发文称,房产交易领域有更明目张胆的二选一包装成自愿,强烈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元(4%标准)。在此之前,“反贝壳联盟”曾高调成立,贝壳一度站在行业的对立面。2019年,贝壳曾因绿城找了别的竞争对手合作而决定终止与绿城的合作,因而被戴上“绑架开发商”““渠道作恶”等罪名。

面对质疑,左晖很少做出回应。但凡有回应,言必谈及“推动行业进步”。

面对渠道作恶的指责,他说贝壳的挑战在于如何创造更大的价值和更大的蛋糕,能够帮助行业里更多人可以快速成长起来。面对垄断质疑,贝壳不予置评,直接把安居客告上法庭。

“贝壳几乎垄断了渠道,我们的钱更不好赚了。”前文所述的房企副总裁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房地产行业利润下行,很多房企的利润不如贝壳,市值更被贝壳碾压,因此房企的人都眼红。贝壳的渠道垄断某种程度上侵蚀了房企的利润,让本就不好赚钱的行业更赚不到钱。

这名副总裁表示,贝壳给职业经理人提了一个醒,必须要在企业管理上做创新,要跟上时代。“总的来说,贝壳是值得敬佩的对手,是生态里的鲶鱼,驱赶着行业不断进步,以此让广大购房者获得更好的服务,让交易更透明。”该副总裁表示。

“走捷径都是很容易的,真正创造价值的事情都难。对的都是难的,所以难而正确的事情,是即能创造价值又能赚钱的事情。”左晖曾经说过的这番话,或许便是他对自己事业的全部解释。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