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中国能建吸收合并葛洲坝打通A+H双通道,地产业务快速收缩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中国能建吸收合并葛洲坝打通A+H双通道,地产业务快速收缩

2021-04-23 09:02 时代在线网   

葛洲坝(600068.SH)即将走向幕后。

4月21日,葛洲坝发布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受理单》,拟通过中国能源(03996.HK)向除葛洲坝集团以外的股东,发行A股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葛洲坝。

这是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启程后,首例央企上市公司换股合并重组。本次换股吸收合并完成后,葛洲坝全部的资产、负债、业务及其他一切权利与义务将通过中国能建指定的接收方承继,葛洲坝最终将注销法人资格。

此次吸收合并后,中国能建将实现A+H两地上市,形成营收近4000亿规模的新公司。

仅从葛洲坝地产业务单元发展趋势来看,弱化房地产业务也已成趋势。4月21日,葛洲坝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房地产业务不受此次换股影响,但是目前葛洲坝拿地节奏已经放缓。

A+H双上市主体,营收近4000亿新巨头诞生

在行业人士看来,两家企业合并,是顺应时事之举。

近年,多项鼓励国有企业兼并重组的政策出台,支持企业利用资本市场开展兼并重组,促进行业整合和产业升级。

中国能建成立于2014年12月,次年12月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公司主营业务覆盖能源电力、水利水务、铁路公路等。作为工程建设的主力,中国能建先后参与三峡工程、南水北调、西气东送、西电东送、三代核电等重大工程的建设中,并承担了诸如世界首个AP1000、CAP1400核电工程、世界上最大风光储输工程、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输变电工程等大批重大工程。

但是,中国能建在港交所的关注度并不高,长期以来,市值低、流动性不足成为制约发展的因素。4月22日,中国能建收报0.78港元/股,总市值234.16亿港元。

2020年10月,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指出要推动上市公司做优做强,支持优质企业上市,完善上市公司资产重组、收购和分拆上市等制度。

中国能建、葛洲坝作为中国能建集团旗下H股、A股上市平台,双方常年在工程建设与工业制造等方面保持合作,但在国际业务上却存在一定重叠,东南亚等市场更面临着同业竞争的问题。

一名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近年来大公司的合并重组多为消除同业竞争并形成良好的协同效应,中国能建与葛洲坝的吸收合并,有利于将此前一定程度上的竞争关系,转变为全面合作关系。中国能建可以进一步推动其在水泥建材、能源利用、民用爆破等领域的扩张,进一步提升其国际竞争力,同时有助于葛洲坝弱化房地产行业标签,回归主业。

双方的重组方案将以股权吸收方式进行合并。公告指出,葛洲坝本次换股价格为8.76元/股,以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的均价6.04元/股,中国能建给予45%的溢价率对葛洲坝换股股东进行风险补偿。

中国能建此次A股发行价格为1.98元/股。以此计算,中国能建换股吸收合并葛洲坝的换股比例为1:4.4242,即葛洲坝换股股东所持有的每股葛洲坝股票可换4.4242股中国能建本次发行的A股股票。

本次交易前,中国能建通过葛洲坝集团间接持有葛洲坝约 42.84%的股权,为葛洲坝的间接控股股东。截至交易预案签署日(2020年10月27日),葛洲坝总股本为46亿股,除葛洲坝集团持有的葛洲坝股份外,参与本次换股的葛洲坝股份合计26.32亿股。按照上述换股比例计算,则中国能建为本次合并发行的股份数量合计为116.46亿股。

本次合并完成后,葛洲坝将终止上市,中国能建实现A股和H股两地上市。

中国能建吸收合并葛洲坝打通A+H双通道,地产业务快速收缩

财报显示,2020年,中国能建新签合同额5778.28亿元,同比增长11.04%;营业收入2703.28亿元,同比增长9.32%。同期,葛洲坝新签合同额2712.17亿元,同比增长7.61%;实现营业收入1126.11亿元,同比增长2.42%。

一个营收体量接近4000亿规模的新公司就此诞生。

房地产业务急速收缩

对于此次合并,葛洲坝在公告中表示,中国能建和葛洲坝将实现资源全面整合,消除潜在同业竞争,业务协同效应也将得到充分释放;合并后,存续公司的综合服务能力将进一步提升,中国能建与葛洲坝将通过资产、人员、品牌、管理等各个要素的深度整合,进一步增强核心竞争力和行业影响力。

而关于葛洲坝地产业务板块的下一步安排,行业多位分析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葛洲坝房地产业务也将由中国能建直管,在售项目的后续营收也将归入到中国能建。

4月20日,一名接近葛洲坝的知情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葛洲坝地产正在加速回款,未来,房地产项目只减不增。

这对于早几年曾试图在房地产市场分一杯羹的葛洲坝而言,不是个好消息。

虽然2009年葛洲坝地产营收只有5500万元,占葛洲坝营收总额的0.2%,属于边缘板块。但自2014年开始,葛洲坝地产开始发力,营收涨至62.54亿元,占葛洲坝营收总额的8.73%。

其对房地产市场的激进态度,在扩储方面亦有显现。在2015年、2016年,时任葛洲坝地产董事长的何金钢以激进的拿地风格为行业所熟知,期间,葛洲坝在上海、北京、合肥、杭州等多个地区创造了多个“地王”。

克而瑞研究分析,在2016年南北车合并、国企改革和高层“地震”频发的背景下,市场都预测更多的并购、重组案例会在央企中发生。此时展现出的实力越强,越可能在潜在整合中占主导位置。而央企制造“地王”,则是短期内增加企业账面价值储备和存货含金量的一大捷径。

2018年,葛洲坝地产实现销售权益金额117.9亿元,正式挺身进入TOP200房企行列。

但意外的是,包括葛洲坝地产在内的央企造“地王”表现,也引来了监管层的关注。葛洲坝在内的多家央企,多次被监管部门点名约谈,要求其收敛在土地市场追高拿地、捂盘惜售等行为。

近几年,葛洲坝拿地节奏逐年递减,地产业务收缩势头明显。2017年-2020年间,拿地投入由155.53亿元、77.53亿元、77.06亿元锐减至0。2020年9月,葛洲坝地产总经理扬洋表示,葛洲坝地产将不再通过招拍挂拿地,而是以产城等形势勾地。

新的土储尚未入仓之际,葛洲坝地产高层出现人事动荡。2020年4月,葛洲坝地产董事长何金钢不再担任房地产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职务,该职位由原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桂桐生接任。

IP Global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央企整合的核心是突出主业和提升主业竞争力,一些以非房产业为主业的企业,势必会退出房地产。

葛洲坝地产,亦不例外。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