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CEO救火 空客如何“逃难”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新CEO救火 空客如何“逃难”
2018-10-10 10:17 北京商报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高管离职成潮、贪腐丑闻不断,在经历了接连不断的冲击后,这家欧洲的飞机制造巨头空中客车(以下简称空客)终于确定了它的新任接班人。当地时间周一,空客发布声明称,将任命其飞机制造业务负责人尧姆·傅里为下一任首席执行官,至此这家欧洲最大航空航天集团领导层持续了数月的动荡正式告一段落。但与此同时,“停产危机”挥之不去、影响交付的岔子也始终不断,在严重的内耗之后,人们不禁好奇,傅里将会如何收拾这份残局。

傅里接棒

傅里的继任十分及时。空客在声明中表示,这名现年50岁的法国人将在2019年4月的下一次股东大会上取代来自德国的现任首席执行官汤姆·恩德斯。去年年末,空客宣布了恩德斯的离任决定,而在这项决定作出的一年前,路透社的一篇报道直指恩德斯被奥利地司法部门调查,原因是2003年的空客在一笔军用飞机订单中涉嫌“欺诈和腐败”,但空客对此明确否认。

公告显示,傅里将继续解决影响一些喷气机交付的工业技术问题,同时监督规模较小但越来越自主的直升机和国防设施的制造。知情人士表示,他目前的职位不会被取代,但这并不排除会让其参与运营管理,因为两位顶级行业高管准备在今年年底退休。此外,空客也宣布公司董事长丹尼斯·兰克将于2020年卸任,董事会将根据内部规定提到的“维持董事会和管理层国际化、多元化的重要性”原则,在适当时候开始选择新主席。有分析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傅里的任命可能预示着董事会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事实上,傅里的接棒不仅仅只是一项简单的人事任命,这与恩德斯的离职多了些一环套一环的复杂。据了解,去年末,在与恩德斯的权力斗争中,空客的“二把手”首席运营官兼民用飞机总裁法布里斯·布利叶宣布将在2018年2月辞职,随后傅里才被任命为核心飞机制造业务的负责人。正是这次改组,让恩德斯选择放弃2019年寻求第三任期的计划。

空客的顶层已经在内部出现了问题。据了解,虽然恩德斯与布利叶是空客中重要的大当家和二把手,但他们的关系却并不融洽。此前路透社的一篇报道指出,恩德斯要求空客民用飞机的销售团队绕过布利叶直接向其回报,而这也成了恩德斯想要在集团中获得更大权力的印证。

恩德斯与布利叶的较劲只是空客松散高层里的冰山一角。在刚刚过去的9月,空客再度宣布人事变动,称担任公司首席商务官九个月的埃里克.舒尔茨因“个人原因”离开公司,此前一直担任空客旗下支线涡桨支线飞机合资企业ATR负责人的克里斯蒂安.谢勒则被即时任命为埃里克.舒尔茨的继任者。

麻烦缠身

空客仿佛陷入了水逆。不仅仅是高管的离职冲击空客的管理层,空客发动机的供应商也掉了链子。不久前,CFM国际公司的LEAP系列发动机供应出现延迟,导致7月空客A320neo系列和波音737MAX系列飞机交付量较6月出现严重下滑。另一边,在曝出下一代发动机的一系列缺陷以后,空客也已经停止交付由普惠公司的涡轮发动机驱动的A320neo喷气机,并在最新的技术难题之后停止了预交付试飞,以敦促供应商。空客表示,一份欧洲安全公报,已经将同一批可疑批次的含两台发动机的飞机撤下落地,这影响了约15-20架已投入使用的飞机。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空客始终挥之不去的贪腐丑闻又让它筋疲力尽。今年2月,空客“贪腐门”持续发酵,德国监察机构已经下令空客支付8125万欧元,以解决恩德斯时期涉及2003年向奥地利出售台风战斗机的贪腐行为。这项和解包括25万欧元的行政罚款和法律专家普遍定义为追回不义之财的880万欧元。

巨头没那么容易到下。今年年初,空客发布2017年的业绩报告,报告显示空客全年共向85家客户交付了718架飞机,相较2016年的688架交付量提升了4%,实现飞机交付量连续15年增长。但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正是A380这架全球载客量最大的客机诞生十周年,然而由于未能获得新的订单,外加2项已有订单的取消,导致有“空中巨无霸”之称的A380一度传出停产的风险。据了解,在2017年空客交付的718架飞机中,A380客机仅有15架。

但A380的窘境却存在着一定的“宿命”感。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A380的下滑是航空企业运营模式改变的结果。随着技术的进步,远程航线开启得越来越多,鉴于目前更多的乘客倾向直飞而非中转,因此传统枢纽运营模式越来越弱,在近程航行中占据优势的“巨无霸”式飞机也就落得下风,A380的现状只是空客对于发展趋势的一种判断。

由西向东

泥潭中的空客开始寻找出路。今年年初,空客已经透露出了与中国建立A380产业合作关系的意愿,与此同时,空客还与中方合作伙伴签订了协议,要将天津A320系列飞机总装线产量,由目前的每月4架逐步增加至每月6架。9月中旬,由天津总装线完成的首架空客A330飞机已在天津交付使用。

据了解,中国目前仅有南航运营着5架A380,但根据国际航协数据预测,中国到2029年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航空市场。此外,亚太地区更是A380最大的运营地区,目前有54%的A380航班由亚太地区出发或到达,18%则是亚洲区域内的地区航班。

亚太市场的潜力已经凸显。据联合国人口调查和国际航协数据显示,全球“飞行年龄”人口为49亿,而到2036年,预计将增长17%,这主要受亚太和非洲地区增长所驱动。相比之下,欧洲的老龄化人口“飞行年龄”人口将平均每年同比下降0.5%。而在未来20年,超半数的新增旅客将来自亚太地区。国际航协最新报告称,到2036年,亚太地区新增旅客预计将达21亿人次,整体市场客运总量将达35亿人次。

空客正在全方位出击。今年7月,空客又与加拿大支线飞机制造商庞巴迪宇航及其投资方魁北克投资公司完成了C系列飞机的并购交易,而空客也获得了C系列飞机项目的控股股权。此前,C系列由于多次项目延误、资金匮乏,再加上美国的围追堵截,导致C系列陷入了销售困境。但空客的加入让战局出现了根本性的变化,也引发了业内关于航空制造企业从两干两支“捉对厮杀”的格局迅速转化为干支结合的联盟式对抗格局。

空客联手庞巴迪让他们各自的竞争对手波音及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巴航工业)的联合陡增可能性。同样是在7月,波音公司宣布与巴航工业签署备忘录,拟共同组建一家估值47.5亿美元的包括巴航工业的民用飞机和服务部门的合资公司。根据协议条款,波音将拥有合资公司80%的股份,巴航工业将拥有其余20%股份。客机市场原有的平衡已经被打破,傅里如何站好这一班岗也让人多了些期待。

与此同时,空客与其最大的竞争对手波音的较量也在持续上演。2017年的订单争夺战中,空客虽然实现了辉煌的五连胜,但订单并不是衡量一家飞机制造商的唯一因素,在单价较高的宽体客机订单中,波音公司便以159:46的大比分轻松战胜了空客。而在今年6月,波音公司为了削减空客最新宽体客机A330neo销量已经将目标跨越了美国国境,来到了印度市场。要知道印度市场被空客这个欧洲飞机制造商视为这款飞机销售业务扩向亚洲至关重要的一站。当时,媒体透露称,新加坡航空公司和印度塔塔集团合资成立的Vistara公司没有选择空客公司的机型,而是直接选择了波音787。据报道,空客这款飞机连同更大的A350客机是被设计用来与波音梦幻客机展开竞争的。

北京商报记者陶凤杨月涵

 

责任编辑: 3976DBC TO006

责任编辑: 3976DBC TO006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