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人才断层困境突出 19部委发文助推数字经济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人才断层困境突出 19部委发文助推数字经济

2018-09-27 09:03 时代财经   

9月2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等19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发展数字经济稳定并扩大就业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出目标为,到2025年,伴随数字经济不断壮大,国民数字素养达到发达国家平均水平,数字经济领域成为吸纳就业的重要渠道。

近年来,数字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不断提升。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测算,2017年,中国数字经济总量达到27.2万亿元,同比名义增长超过20.3%,占GDP比重达到32.9%,数字经济对GDP贡献率为55%,接近甚至超越了某些发达国家水平。

然而,在8月份的世界创新论坛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指出,尽管越来越多领域、行业的信息化程度在大幅度提高,但当前数字经济发展也存在核心技术受制于人、产业结构偏中低端,企业数字化转型意识不足、应用的深度不够等问题。

数字化人才结构性短缺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数字经济系列白皮书,数字经济包含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大部分,数字产业化包括电子信息制造业、电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互联网行业等,产业数字化即传统产业由于应用数字技术所带来的生产数量和生产效率提升。

《指导意见》指出,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的产业变革的兴起,数字经济正蓬勃发展,新就业形态也不断涌现,但同时,数字人才供给缺口大、适应劳动者流动性和就业方式多样化的就业服务及用工管理制度有待完善等问题比较突出。

而清华经管学院互联网发展与治理研究中心在去年年底发布的《中国经济的数字化转型:人才与就业》中,基于领英3600万用户数据分析亦发现,中国数字化人才约72万人,其中 87.47%分布在传统研发领域,深度分析、先进制造、数字营销等类型的人才加起来不到5%。

除了行业上分布不均,中国数字化人才还面临断层的困境。广东网商协会副会长、拼脑全球新商业智库CEO林喜德向时代财经分析指出,基础的技能类人才并不缺,高层次的科研、经营人才,国内也有典型代表,最大的问题在于中层数字化人才的短缺。

为此,《指导意见》提出,要强化数字人才教育、加强数字技能培训、建设终身学习数字化平台体系等方式持续提升劳动者数字技能,与此同时,加快健全激励机制,支持引导薪酬分配政策向数字技能等高层次人才倾斜,向关键岗位急需紧缺人才倾斜等。

对此,林喜德表示,薪酬分配上的倾斜带来的激励作用会比较大,至于其他技能型培训措施,目前不少民间机构也在推进。“数字经济对人才的要求是复合的,单纯靠政府引导培训,在技能上进行能力堆叠是不够的,企业也应加强组织架构和人才梯度上的建设。”

数字经济“任重道远”

对于本次《指导意见》的发布,资本市场人士普遍的期待在于,《指导意见》提出,增强资本市场支持数字经济创新创业能力,进一步深化新三板改革,稳步扩大创新创业公司债试点规模,支持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基金投资数字经济领域。

对于这样的期待,林喜德表示理解。“数字经济属于创新经济,这就意味着难有历史经验借鉴,也伴随着较大的失败率,因此,鉴于国内资本市场严格的准入门槛,很多创新型项目只能选择海外资本和海外市场上市,而这次意见提出了降低门槛和松绑限制的可能。”

他进一步以港交所修改上市规则来类比,此前港交所通过放开合伙人机制、放开创新项目的盈利限制,甚至放开一些生物类项目的营收限制,吸引项目回归当地资本市场,此次意见意图从投资上松绑,最大的价值是可以形成培育创新的本地化土壤。

实际上,今年以来,发改委等部门一直持续大力推进数字经济发展,除了在政策上发力,还在资金上给予支持。就在一周前,发改委才与国家开发银行签署了支持数字经济发展合作协议,计划在未来5年内投入1000亿元支持数字经济发展。

不过,政策、资金的双重利好依旧难掩数字经济发展的任重道远。

《中国经济的数字化转型:人才与就业》指出,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是从需求端逐渐向供给端渗透,目前需求端的数字化转型正呈现出融合发展之势,而供给端的数字化转型还处于起步阶段,特别是工业、制造业、医疗等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仍有很大空间。

李毅中此前则更是直言,目前,数字化信息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没有根本改变,产业结构处于中低端的格局没有根本改变,“在核心元器件、高端芯片、集成电路、基础软件、数据处理分析,可视化呈现等各方面仍然存在着较大差距,例如,高端专用芯片95%靠进口”。

 

责任编辑: 3980SYN

责任编辑: 3980SYN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