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辽宁探索奖励二孩,养一个孩子需70万元,年轻人还愿意生吗?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辽宁探索奖励二孩,养一个孩子需70万元,年轻人还愿意生吗?
2018-07-12 18:02 云掌财经网   

近日,辽宁省政府印发《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规划提出生两孩无需审批,并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减轻生养子女负担。

辽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认为,辽宁探索奖励政策,符合地区情况,且在全国范围内具有一定借鉴意义。在我们看来,未来随着其他地区老龄化程度加深,辽宁省探索生二孩奖励政策或许不是个例。

辽宁省探索二孩奖励政策,是何种原因?

究其辽宁省探索二孩奖励政策背后原因,我们分析整理主要有以下三方面:

1、出生人口增速放缓,人口出生率仅为全国一半

据辽宁省统计局数据,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28.4万人,同比上年减少0.5万人。2017年辽宁人口出生率6.49%,比上年下降0.11个千分点。2017年全国人口出生率12.43%,辽宁仅为全国水平的一半。

辽宁死亡人口30.3万人,死亡率6.93‰,人口自然增长率-0.44‰。目前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连续4年为负数。

2、人口流失严重,常住人口连续3年负增长

辽宁人口流失比较严重,2017年常住人口4368.9万人,比上年减少8.9万人。据悉,2015年辽宁常住人口曾出现负增长,常住人口“缩水”9万人。事实上,从2012年开始,辽宁常住人口增速就已呈现出下滑态势。在随后的三年间,每年的新增人口数量都保持在1万-1.4万之间。2015-2017年辽宁常住人口累计减少22.5万人。

3、劳动力人口减少,老龄化问题加剧

辽宁劳动力人口逐年减少,2015年跌破3000万,此后逐渐下滑。

2013-2017年辽宁16-59岁人口统计情况:

2017年辽宁60周岁及以上人口998.4万人,比上年增加50.8万人,占22.85%。据了解,全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7.3%,65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1.4%。辽宁人口老龄化问题远超全国平均水平。

人口是地区经济发展的基础。然而,近年来,辽宁人口流失严重,劳动力人口减少、出生率降低,老龄化问题加剧,从而导致辽宁最新人口规划压力增大,为了改变这种现状,辽宁探索生育二孩奖励政策,从而提高生育二孩的积极性。

1973年中国开始在全国实行“晚、稀、少”的计划生育政策;1980年9月,党中央发表《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标志着独生子女政策全面实行;2014年开始,中国逐渐放松生育限制政策,但效果并不明显;2015年10月,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放开二孩政策;2018年,辽宁省探索生育二孩有奖励政策。

从“计划生育”“晚婚、晚育、少生、优生”到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再到鼓励生育二孩,这中间的一系列的转变到底是为何?难道仅仅是因为老龄化危机吗?

中国老龄化危机堪比印度,经济地位或受严峻挑战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计划生育政策作为中国的基本国策,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产生了十分深远的影响。在政策实施初期,计划生育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经济的发展,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计划生育也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中国快速进入老龄化社会。

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如果其年轻人出现了急剧减少,那么该国的劳动力供给在短时间内也会发生大幅下滑。从消费层面看,年轻人结婚、购房、购车等需求也会大幅度降低,各类大宗消费品的增速会快速下滑,甚至进入低增长、零增长、甚至负增长。

中国生育率低下,二孩政策效果不明显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新出生人口为1723万人,比2016年的1786万人少了63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2.43‰,低于印度、尼日利亚等许多新兴国家,与美国基本相似。

2006-2016年,全球人口总数不断增加,但是整体增速却呈下降趋势变动,尤其以2015年以来最为明显。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医疗机构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近两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增长及人们生育观念的转变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国内新生人口出生率也相对较低,基本与美国持平,我国人口危机堪忧。

我国的生育政策一直都在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不断调整。为缓解现实情况下我国人口出生率低下的局面,2016年1月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国家级各相关部门均将希望寄托于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我国新生儿童的增加对经济和未来危机缓解的促进作用,但有数据显示,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并未从根本上解决我国新生人口数据降低的发展现实。

2010-2017年,我国新出生人口数量呈现波动趋势变动,2016年新生人口数最高一年达1786万人,当年也是全面二孩政策放开的第一年,政策的推进某种程度上促进了新生人口数的增长,但2017年新生人口数未延续2016年的增长态势,而是不升反降至1723万人,较上年减少63万人。

显然,二孩政策的放开并没有如希望中的那样人口剧增。更尴尬的是,即使国家完全放开生育政策,甚多年轻人可能也不愿意生二孩了。

携程网创始人梁建章曾撰文指出,毫无疑问,完全取消生育限制也无法阻止出生人口的锐减。这是因为中国目前愿意生育三个或者更多孩子家庭少之又少,而全面两孩迄今实施已超两年,堆积反弹效应应趋于结束,而生育旺盛期的女性面临急剧减少。

房价正在“碾压”孩子,中国养孩子成本全世界最高

梁建章还称,中国目前养育小孩的痛苦指数极高,在中国养育孩子,除了需要承担高昂的直接经济成本,还面临越来越严重的看护困难,相对于其他国家,中国的托儿所奇缺。对很多年轻夫妇来说,大城市高企的房价更是难以承受之重。

易富贤也曾表示,“房子正在‘碾压’孩子”,他还尖锐地指出,孩子越多,家庭付出的边际成本越低,美国养2个孩子的成本是1个孩子的1.6倍,养3个孩子的成本是1个孩子的1.86倍;而中国却是以养3个孩子的成本只养了1个孩子,成本是全世界最高的,回报率却是全世界最低的。

中国社科院在2005年曾经做过一次调查,中国父母把孩子带大到16岁的抚养总成本平均已达25万元,如果再算上孩子上大学的家庭支出,这一数字要高达49万元。这还是12年前的标准,现在要是把一个孩子养到大学毕业,有人计算过要多达70万元。

最重要的一点是,在看得见的花费背后,中国人还要支付更高的隐性成本,例如房子、社会福利、教育之外的技能、城市化等。普通的中国家庭,即使开放二胎和三胎,或许也不敢生了,因为这些成本加起来,已经是全世界最高的了,孩子太多养不起了。

老龄化社会进程加快,人口出生率降低,中国的“人口红利”将逐渐消失,我们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挑战?

人口红利消失,该如何面对?

首先,我们先来介绍一下什么是人口红利?

简单地说,随着一个国家生育率的下降,需要抚养的儿童占人口的比例会下降,劳动年龄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会上升,这时候,即使劳动生产率(即每个劳动人口的产出)不变,按总人口计算的人均产出都会增加,这种人口结构的变化带来的经济增长上的好处可以称为“直接的人口红利”;另外,由于抚养比下降,家庭储蓄可能会上升,社会上能够用于固定资本投资以及教育投资的钱也可能增加,从而导致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由此带来的经济增长的好处可以称为“间接的人口红利”。不过人口红利是不可持续的。

随着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中国经济届时将面临诸多挑战:

第一、人口红利减弱和消失后经济增速放缓。

第二、劳动力成本价格提高削弱出口竞争力并挤压企业利润。

第三、储蓄率下降提高资金成本使投资增速放缓。

第四、金融风险上升。前期杠杆上升较快的行业和企业面临利润萎缩和资金成本压力。习惯在人口红利释放期轻而易举获得高投资回报的投资者受惯性思维的支配,盲目投资,忽视风险。

第五、社会老龄化对国家财政和社保构成支出压力,而这时恰逢财政收入增速放缓。

第六、购房需求下降,房地产行业面临压力。

当然,“老龄化”也给许多社会服务行业带来了一定的发展机遇。目前,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应对人口红利消失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随着中国的“人口红利”将逐渐被“人口负债”所取代,曾经的优势将会反转为劣势,为了降低“人口负债”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中国或许可以从两方面采取措施:首先,全面放开生育限制,并通过减税、补贴等方式促进家庭生育意愿,提高生育率。其次,延迟退休年龄,避免人口大起大落对中国经济发展造成冲击。

责任编辑: 3963ZWQ TO006
责任编辑: 3963ZWQ TO006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