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500人零感染:武汉战疫里的“光明”故事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500人零感染:武汉战疫里的“光明”故事
2020-02-18 09:32 时代在线网   

 

[摘要] 一天的工作被浓缩至3个小时。在这看似紧张又很漫长的3个小时里,张萍珍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早点送完,早点回家。只有回到家才让她感到心安。

1月19日,武汉百步亭社区举行有4万多个家庭参加的“万家宴”。此时,官方仍迟迟未发布新冠肺炎能否“人传人”的确认信息。

这一天,在光明乳业(600597.SH)武汉工厂,气氛却异常紧张。一场聚集了各业务部门负责人的紧急会议召开之后,这家华中地区最大单体乳品工厂决定在内部拉响警报,开始进入紧急管理状态。

“我们结合疫情披露的信息后,觉得新冠肺炎的传染性可能比较大,所以决定从20日开始,启动SARS时期的管理模式,管控整个工厂。”2月13日,光明乳业武汉工厂(以下简称“光明武汉工厂”)厂长周本桂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

周本桂是武汉人,有着20多年乳制品从业经验。2003年SARS时期,他是厂里生产部门的负责人,对当时工厂的运转流程十分清楚,而SARS时期的每一个细节都让他印象深刻。

如今疫情发生在武汉,这让他更加警惕。

“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尽管团队也预判过,如果这个决定最终被认为是错误的,会对工厂造成的后果和影响是什么,但临近春节放假,他们只希望让工人平平安安过年,“现在来看,当初的这个决定是对的”。

1月20日凌晨,武汉市卫健委在通报中,首次未提及“不排除有限人传人”“持续人传人风险较低”的判断;当晚,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明确表示,“肯定有人传人”。

截至2月17日9时,全国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0635例,累计死亡病例1772例,现有疑似病例7264例。

一共有500多人的光明武汉工厂,迄今为止,感染病例为零。

限时配送

2月15日,鼠年第一股寒潮强势袭击武汉。一夜之间,气温骤降至近0℃,风雨雪交加,彻骨的冷。

凌晨4点半,这座处于疫情风暴眼的城市空荡又萧瑟。穿上羽绒服、雨衣,戴上口罩、手套和帽子,带上通行证明,张萍珍全副武装,骑着电动车从家里出发,开始了又一天的送奶工作。

50岁的张萍珍是武汉人,家住洞庭街89号附近,往东北方向走不到一公里便是武汉市政府,往西不到500米则是开设发热门诊的武汉市中医医院。作为光明乳业武汉随心订一名送奶员,她主要负责江岸区大智街道几个社区100多户人家的牛奶配送。

疫情发生之后,还有60多位客户没有暂停配送订单,其中大部分是不便出门的老人,这也是张萍珍在疫情下选择“逆行”,坚持每天出门送奶的重要原因。

当前,疫情形态依旧严峻复杂,管控措施亦步步趋严。2月14日晚,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知,住宅小区的封闭管理举措更严,除就医以及防疫情、保运行等岗位人员外,其他居民一律不得外出。

张萍珍属于武汉诸多“保运行”岗位中的一员,即便如此,她的上班时间也有着极其严格的规定——每天凌晨4点半到早上7点半,也就是说在7点半之前必须回到住宅小区。而其他小区在7点半后也基本不会再让外人进入。

为抢时间,张萍珍不得不加大马力。在前往光明大智17站分奶点的20分钟路程中,寒风吹得脸颊生疼,封城下的街道鲜有车辆和行人,只偶尔遇到环卫工人。

清点和领取了当天的牛奶后,张萍珍开始挨家挨户配送。

第一个小区是三德社区的友益大楼,分别送到4个单元不同住户的奶箱中,其中住在7单元的是一对70岁左右的夫妻,其他客户的年龄大多在50-60岁之间。

这对夫妻退休之前是带毕业班的教师,每天习惯了早起。当张萍珍将牛奶送到这户人家时,这对夫妻都会打开一条门缝,在门后说一声:“谢谢你,这么早又给我们送来牛奶,要注意安全。”

这几乎是张萍珍在每天的配送中听到的唯一一句话。但2月4日,这对退休教师夫妻专门写了一封感谢信给张萍珍,信中嘱咐:“请你保护好自己和家人!”这更让她觉得暖心。

实际上,由于配送时间过早,加上疫情影响,即使和街坊见了面,点头、沉默成为了张萍珍和他们之间唯一的打招呼方式。

“我也害怕感染上病毒。一般都不会当面打招呼的,送完一户,就赶紧走,下一户还是这样。”2月15日,张萍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每配送完一户,张萍珍都会发微信告知对方。为这些街坊送了近十年牛奶,互相早也已熟络,疫情之后,有近一半的客户不放心,暂停了订单,现在续订的主要以老年人群体为主。

“老年人主要是想喝牛奶增加点营养,以增强抵抗力。”张萍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客户会叮嘱她要注意做好防护,也有人说就算不送也没关系,“只要客户没有取消,还是要送”。

一天的工作被浓缩至3个小时。在这看似紧张又很漫长的3个小时里,张萍珍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早点送完,早点回家。只有回到家才让她感到心安。

“现在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希望疫情早点过去,大家把心放开一点,过上平常的日子。”张萍珍坦言。

物流配送大考

在这一场城市与病毒的遭遇战中,作为保供类企业,光明乳业是武汉封城之后,唯一一家一直保持生产和供应低温乳制品的企业,而张萍珍则是支撑起光明乳业供应链正常运转的其中一环。

在武汉,每天奔赴于大街小巷,像张萍珍这样的送奶工人,光明乳业一共有400多名。

送奶入户,只是武汉光明工厂低温奶制品物流配送的其中一环。在武汉及湖北其他地市实施“封城”及交通管制下,无论是对光明乳业还是其他乳企的供应链物流,都是一场巨大考验。

负责武汉地区物流配送的,是光明乳业旗下领鲜物流华中区业务部。2月13日,领鲜物流华中区业务部部长潘协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疫情发生在过年期间,而领鲜物流及合作商的许多车辆和配送人员都是外地的,交通管制之后,导致部分人和车都回不来,“管理人员全部都上了”。

从1月26日(大年初二)开始,潘协华陆续接到运输任务,将公司捐赠的物资送往医院、公安部门、街道办和基层社区等。

1月27日,将第二批捐赠物资送达武汉市汉口医院后,潘协华又接到向火神山、雷神山医院送去4300件乳制品物资的任务。当天下午3点开始,潘协华调配车辆来到工厂来装货。由于人手紧张,潘协华既是管理者,又是司机兼搬运工,他和另外2位同事负责将物资送往火神山医院。

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分别位于武汉市蔡甸区和江夏区,而武汉光明工厂则位于东西湖区的郊区,运输物资一般需要经过高速公路。潘协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车辆到高速收费站时就被拦下了,公司经过与政府部门多次协调才得以通行。

晚上8点,潘协华到达火神山医院。彼时工地上灯火通明,上百台大型渣土车同时运行,在交警的指挥下,其车辆从逆行道开了进去。

“场景非常壮观。”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作为武汉人,看到火神山医院建设的场景时,觉得真的了不起。

潘协华3个人花了5个小时才将全部物资卸下,完成这一项任务的时候已经是次日凌晨一点左右。

将捐赠物资送往抗疫一线单位只是领鲜物流华中业务部在疫情期间的部分任务。他们还同时需要负责武汉市内的各大商超、奶站等,以及湖北省其余12个地市低温乳制品的供应。

而在疫情之前,领鲜物流华中区业务部还要负责华中地区湖南、江西和河南3个省的物流配送。时代周报记者从光明乳业获悉,当下,车牌以“鄂”开头的湖北车辆很难进入其他省市,这3个省的乳制品供应目前由光明乳业华东中心工厂供应。

即便是在武汉市和湖北其他省市,想要保持正常供应也非易事。

为了保证正常供应不中断,武汉光明工厂亟须解决的第一道难题在于交通。

为了保障运输顺畅,经过协调之后,光明武汉工厂给领鲜物流及其合作物流公司的车辆和人员都办理了通行证明。

“为了便于沟通,我们建立了10多个微信群,公司内部有湖北应急群、武汉应急群、承运商群等,另外也和湖北省商务厅、武汉市商务局等部门建立了保障群。” 潘协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只要在运输过程中遇到问题,都可以在群里沟通解决,而这样的沟通也是常态。

另一道难题则是“缺人、缺车”。潘协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疫情发生以来,人员非常紧张,外地的回不来,武汉好多小区则不允许出来;加上在配送过程中需要接触到不同的人,有部分配送员和驾驶员内心担忧、恐慌,但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来上班,目前负责物流配送在岗的员工已有100多人。

“在做好防护的前提下,这些岗位还是要有人来坚守。”潘协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大家都有压力,我们都是顶着压力上。”

工厂在疫情蔓延中运转

疫情挑战的不仅仅是物流配送这一关键环节。由于身处疫情中心,光明武汉工厂能否正常运转更面临着全方位的考验。

在1月19日在内部宣布进入紧急管理状态、20日启动非典时期应对机制之后,光明武汉工厂的管理变化发生在一夜之间。消毒是第一步,即从进厂门开始。

1月20日,武汉光明工厂开始关闭工厂出入口,只留一个门口进出,且在门口铺上浸过消毒水的麻袋,对进厂门的货车车轮进行消毒,然后再用酒精对车厢消毒。

上下班时间,每一个进工厂员工都要进出测量体温。“只要体温超37.2℃就不能再进入工厂。”

同时,对厂区的办公楼、食堂、楼梯等每个角落都进行了清洁和消毒,关闭空调系统。

紧急采购口罩也在同步进行,工厂同时开始在工作群中培训员工如何做好防护工作,强调员工要勤洗手、戴口罩、讲卫生、少出门等;同时及时了解并掌握每一位员工及家属的身体情况,以便应对。

周本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启动非典时期应对机制的决定下发之后,员工都很支持和配合,大家都很重视,这也是这套机制得以迅速运转起来的原因。

除了在内部做好防范工作,工厂也逐步调整产量和生产节奏。

周本桂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从1月21日开始,原来每天都生产的工作节奏,调整成两天生产一次,并对产品品种进行缩减,以减少人员的流动,“封城”之后的产量降了一半。

“错峰上班、错峰吃饭,这些已经成为疫情期间的管理机制。”周本桂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让他感到非常欣慰的是,截至目前,整个工厂的防范效果比较好,工厂一共500多人,还没有出现确诊病例。

随着疫情形势逐渐升级,武汉光明工厂在保供应上也面临着不少挑战。周本桂坦言,现在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员工心理上的问题,大家看着疫情发展,心理还是有压力、有点恐慌,“但我们的工作性质还是要保证供应,工厂也一直在做员工的心理疏导工作,同时也对来上班的员工进行相应的奖励”。

截至目前,整个光明武汉工厂有400人可以上班,每次安排200人错峰上班。

疫情期间,周本桂和其他管理人员都会到厂里来。周本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首先要把疫情防御工作落实好,其次也要给员工做表率,让员工有主心骨,管理层和员工都是站在一起,让员工心理上感到安慰。

“这个时候,管理人员都不在,员工们心里也不踏实。”周本桂对此很笃定。

事实上,作为光明武汉工厂的掌舵者,周本桂内心并不是不害怕,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尤其是每天下班重新回到家庭之后,恐惧会慢慢地浮现出来,“马上要消毒、洗澡”。

“每个员工背后都是一个家庭,也要为家庭考虑。但我不能在员工和家人面前表现出来,这是两难的事情。”周本桂坦言。

疫情给行业带来直接冲击,同时也是各大乳企在低温乳制品市场的又一次交锋。

华中地区历来是乳企必争之地,也是光明乳业全国布局中重点拓展市场。光明乳业很早便进入华中市场,1999年成立武汉光明乳业公司,其后又经过多次扩建。

目前,光明乳业的低温乳制品位列湖北市场第一,市场份额在40%以上。根据光明乳业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华中地区2019年销售收入比2018年增长8%。

2015年,总投资12亿元的光明乳业华中中心工厂落户武汉,待建成之后将成为华中地区乳品企业中规模最大的新鲜乳制品加工厂。

自疫情发生以来,虽然光明武汉工厂只供应湖北省,但销量也呈现上涨趋势,从最初每天10多吨,逐渐回升到100多吨,市场需求还在增加。

即便如此,在疫情中提前拉响警报的光明乳业工厂还远未到放松的时候。周本桂已经开始在思考,如何在“严防死守”的同时,提升整个工厂自动化水平,加快工厂智能化、网络化办公。

“当别人都不供应的时候,光明一定要供应。”周本桂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时代周报记者 黄嘉祥 发自深圳

【以上内容转自“时代周报”,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时代周报网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zhangyuqing

责任编辑: zhangyuqing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