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30年沉浮造就“最牛街道”,粤海街道诠释中国创新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30年沉浮造就“最牛街道”,粤海街道诠释中国创新
2019-09-17 16:21 时代在线网   

[摘要] 这里诞生了无数机遇,也孕育和成就了许多人的梦想。虽然有人退场和离去,但粤海街道永远不缺乏传奇。

凭借“小体格输出大能量”的表现,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今年意外走红并被誉为“最牛街道”。创维、腾讯、华为等一系列名动江湖的知名企业,都在这里留下了成长、奋斗的痕迹。

30多年的时间,粤海街道从一片滩涂变成高楼林立的城区,而这面积不到20平方公里的辖区,在2018年创造了不少于2509亿元的GDP,拥有超80家上市公司,当前近万家企业中有900多家是高新技术企业。

这里诞生了无数机遇,也孕育和成就了许多人的梦想。虽然有人退场和离去,但粤海街道永远不缺乏传奇。

搬迁

成立于1996年的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是粤海街道“被选中”的理由。

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方谈话”,深圳加快改革开放步伐,高新技术产业获得新的发展动力。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在深圳科技工业园(80年代中后期成立)的基础上扩建而成,是国家“建设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的六家试点园区之一。

早期,政府投入几十亿元在园区招商引资,吸引了飞利浦、三星等外企以及华为、中兴、长城等公司依次落户。

企业的成长总伴随着办公地址的搬迁。在华为将总部迁至龙岗区坂田之前,其总部位于粤海街道辖区内的南山科技园。

腾讯创办之初,马化腾和他的同学先在华强北赛格科技创业园的一栋老楼里办公,随后才搬进南山科技园区,经历了飞亚达大厦、腾讯大厦。如今,腾讯的全球总部滨海大厦也位于粤海街道辖区。

目前总部位于南山的大疆公司,最早的办公地点是在福田莲花村的居民房里。“那几年比较艰难,根本招不到优秀的人才。”大疆副总裁邵建伙在一次采访中回忆,“人来了,门一开,看是小作坊,基本上掉头就走。”

所幸的是,大疆在2008年迎来了汪滔大学导师李泽湘的加入,不但带来资金,还引荐了学生。

对高新技术企业而言,人才无疑是发展的最关键因素。

“公司搬过来之后会发现招人容易多了,如果在龙华,连约面试者都时不时被爽约。”在2017年接连完成A轮和A+轮融资后,乐播科技CEO冯森将公司从龙华区搬到南山区,并选在了“风水不错”的百度国际大厦东塔,因为视野开阔,江景尽收眼底。这里与腾讯滨海大厦仅隔一公里。

冯森现办公室窗外风景。时代财经摄

尽管体量依旧是一家“创业”公司,但冯森却在资本退潮后留存了下来。“主要还是明确了公司的核心业务,找到了适合公司发展的商业模式。”冯森坦言,在起初创业时选错了方面,笃定智能机顶盒会有所作为,结果遭遇了“滑铁卢”。痛定思痛之下,确定了投屏技术的发展方向。

源源不断的新血液

将产业园区再放大看,粤海街道所在的南山区形成了明显的科研和产业优势。据统计,南山区聚集了深圳市80%的高等科研院校、研发机构和全市75%的风投创投机构。

事实上无论是腾讯或大疆,都是深圳创新创业的一道缩影。新一代的创业者在这里持续用奋斗书写新的故事。

2008年,上海人周剑来到深圳南山高新区寻求实现“做出人形服务机器人”的梦想,并为此创办了优必选;2012年,学霸刘自鸿从IBM辞职后回深圳留学生创业园创办柔宇科技;2013年,香港城市大学博士毕业后,黄源浩来到深圳留学生创业大厦创立奥比中光。

“粤海街道所在的南山区堪称是企业成长的宝地、旺地。”李屹对时代财经说,长期以来,南山区政府致力于加速汇集全球顶级创新资源,把南山区发展成为深圳的经济大区、科技强区、创新高地,更是民营经济的典型代表。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下,光峰科技将可获得政府提供的更贴心的政务服务和更完善的营商条件,也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2006年,李屹在深圳创立光峰科技,专注激光显示技术的钻研。2019年7月22日,光峰科技在科创板上市,成为广东科创板第一股。

“科创板的开市,实现了资本市场和科技创新的结合,让默默无闻的创业型科技公司走到公众面前,让技术家喻户晓。”李屹表示,科创板使科技创新企业有更多资源去实现梦想。

相比光峰科技登陆科创板的高光时刻,冯森的创业经历算是“平庸”不少。但来深近20年,冯森从未想过离开,并选择在这里建立自己的事业。“因为深圳确实非常包容,你有什么想法,瞬间就可以去落地,什么配套产业都有,而且人都很务实。”

作为冯森的投资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周奇与他抱着相同的想法:“我刚从欧洲出差回来,感触比较深。中国人确实比较强,比较勤奋,像意大利的人现在特别懒,周末不工作,到点就下班。”

经常,周奇与冯森谈及工作都要忙碌到半夜,为了最大化的利用时间,周奇行程表的航班大多为8点之前的早班机和晚上10点之后的晚班机。“正好飞机上可以休息一下,这样不会耽误什么事。”

创业与孵化

在粤海街道,拔地而起的除了高新技术企业,还有大大小小的孵化器。四五年前的双创热潮中,深圳湾创业广场曾站到了舞台中央,据2016年活动时的新闻报道,当时深圳湾创业广场作为全国双创周主会场,5天吸引37万人次参加活动,热度高涨。

深圳湾创业广场。时代财经摄

但随着资本寒冬的到来,创业大街上的孵化器经营变得不太景气,好事是,投资和创业都在一定程度上回归理性。

有孵化机构人士对时代财经介绍称,“现在做孵化有个问题是很难找到优质项目,优质项目一般都会找类似腾讯这样的大企业而不是我们。”

目前该机构主要收入来自会员费(工位出租)和政府补贴(承办活动),也在思考如何转型,例如发展产业园区运营。但其亦指出,关于产业园区运营,若从做孵化器的角度看,是很难实现的命题。因为在培养的过程中如果用租金换股权的方式,培育一两年后企业突然倒闭的话,对于园区运营方来说很亏,运营成本高,还需要专业人才,各方面资源都要对接,投入很大。

“现在主要讲的是大企业带动小企业,龙头企业带动中小企业创新融通。”TCL创客空间COO张震认为,目前孵化器的类型主要有三类,分别是专业投资机构、企业创新中心和二房东。在这里,二房东指的是主要提供诸如共享空间的公共服务,收收租金维持运营的孵化机构。

“硬蛋现在是着重于跟一些巨头、500强一起去成立生态,然后以生态的名义聚集从业者和开发工程师,给创新者提供服务,像市场、技术和新媒体服务等。”硬蛋科技新媒体运营经理陈文翘介绍道。

由此可见,认清现实之后,硬蛋并没有继续曾经的孵化模式,而是选择了这种类似“抱大腿”的方式。

在摆脱泡沫时期的盲目后,各类孵化器都在寻求自身特点进行突围。其实,TCL创客空间做的是产业驱动型的孵化器,背靠大集团资源,孵化自身产业链上相关企业。“由龙头企业来内化吸纳更多的资源,结合更多的创新链条来发展,更有效率也更容易成功。”张震对时代财经表示。

“也就是这么说吧,如果我们看一些医疗团队就不现实,背后的资源很难对接服务。”张震坦言,目前整个粤海街道的主旋律是深耕各自细分领域,利用每家的专业性来提升成功率。

虽然没有了资本膨胀时期的热闹,但粤海这里依旧为科技创新行业输送着新鲜血液。

文/时代财经罗燕珊 姜中介

【以上内容转自“时代周报”,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时代周报网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041WCHEN

责任编辑: 4041WCHEN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