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穿梭于艺术与商业:贝聿铭不只征服了法国人,还征服了乔布斯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穿梭于艺术与商业:贝聿铭不只征服了法国人,还征服了乔布斯
2019-05-19 11:03 前瞻网   

 

5月16日,一代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在曼哈顿家中溘然长逝,享年102岁。回溯往昔,贝老漫长职业生涯起于纽约一家房地产开发商设计建筑,最终成为世界上最受尊敬的建筑师之一。

其子贝礼中证实了父亲去世的消息,他也是一名建筑师,美国人更熟悉他的英文名Sandi。贝礼中表示,父亲最近和家人共进晚餐庆祝生日。

贝老在国际上最出名的设计要数华盛顿国家美术馆东馆和巴黎卢浮宫玻璃金字塔,80岁高龄为家乡设计的苏州博物馆也是文青打卡必去点。他也是为数不多对房地产开发商、企业领袖和艺术博物馆董事会成员同样具有吸引力的建筑师之一。贝老的所有作品,从商业摩天大楼到艺术博物馆,无一不代表了前卫和保守之间的谨慎平衡。

贝老还是一位忠诚的现代主义者,虽然他的任何建筑都不可能被称为传统建筑,但他所表现的现代主义有种特殊意味,干净、保留、锋利和对简单几何形状一派坦然地采用,以及对纪念性的极大渴望,至少在与最新的建筑趋势相比,有时似乎是一种复古。

但外界的这些评论从未让他觉得困扰。贝老说,最看重建筑的是它“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贝老坚持认为,不仅要解决问题,还要产生“一种建筑思想。”同时他也担心,“这些想法和专业实践的交集不够。”

贝老于20世纪30年代移居美国,于1948年获得威廉·泽肯多夫(William Zeckendorf)的聘用,此前不久,他获得了哈佛大学建筑学专业研究生学位,负责监督泽肯多夫的公司Webb & Knapp的建筑设计。

在大多数哈佛同学为设计一两套单独住宅而感到幸运时,而贝老很快就参与到高层建筑设计,凭借这些经验作为跳板,1955年,他与Webb&Knapp形成的团队Henry Cobb和Eason Leonard创建了自己的公司——IM Pei&Associates。

早期阶段,I. M. Pei&Associates主要为泽肯多夫“打工”,包括1963年竣工的纽约基普斯湾广场(Kips Bay Plaza)、费城Society Hill Towers (1964年)、纽约银塔 (1967)。所有这些建筑都以其网格混凝土外墙而闻名。

1960年,I. M. Pei&Associates完全独立于Webb&Knapp,当时,贝老以儒雅有涵养的风采、低调的态度,展现出一种轻松的魅力,掩盖了激烈竞争雄心壮志,赢得了与泽肯多夫无关的许多重大项目。其中包括1967年完工的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国家大气研究中心,以及伊弗森美术馆和得梅因艺术中心,两者均于1968年完工。

这也是贝老一系列博物馆中的第一批设计,后来还包括国家美术东馆(1978)和卢浮宫玻璃金字塔(1989)以及1995年克利夫兰摇滚名人堂。

由于不是摇滚乐迷,贝老最初拒绝了那份委托。但与《滚石》杂志出版人Jann Wenner一起参加摇滚音乐会,感受到摇滚乐所传达的精神后,他改变了主意,准备迎接挑战。于是,克利夫兰多了一顶“玻璃帐篷”。

克利夫兰项目绝非贝老最后一次博物馆委托项目:其博物馆设计于2008年在卡塔尔多哈设计伊斯兰艺术博物馆达到高潮,贝老欣然接受了这个挑战。作为西方抽象表现主义艺术的代表,他承认对伊斯兰艺术知之甚少。

与摇滚乐博物馆一样,贝老认为卡塔尔这个项目是一个机会,可以了解对他来说陌生的文化。通过阅读先知穆罕默德的传记开始了研究,然后贝老开始了世界各地伟大的伊斯兰建筑之旅。

大胆而务实

虽然泽肯多夫建筑时期的华夫饼状混凝土立面是贝老的早期标志,但很快就从混凝土建筑转向了更具雕塑感、但同样具有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他大胆自信地把在泽肯多夫岁月中所学到的实用主义相结合,并在设计商业项目和在其他建筑领域为自己打下名声之间无缝交替进行。

除了艺术博物馆外,贝老还设计了音乐厅、学术建筑、医院、办公楼和市政大楼,如达拉斯市政厅,于1977年完工;波士顿的约翰肯尼迪图书馆于1979年完成;和纽约西奈山医院的古根海姆艺术馆于1992年完工。

(I. M. Pei&Associates最终成为I. M. Pei&Partners,后来改名为Pei,Cobb和Freed。)

当贝老被邀请设计国家美术馆东馆时,终于有机会展示自己的理念,即现代主义能够生产具有庄严感、永久感和大众吸引力的大型传统建筑。当这座建筑于1978年开放时,《纽约时报》的高级建筑评论家阿达·路易斯·赫克斯特德称赞它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建筑,她含蓄地称贝聿铭是那个时代最杰出的建筑师。

大多数其他评论家也对玻璃和大理石构成的棱角分明的建筑大加赞赏, 这座建筑与约翰·罗素·波普(John Russell Pope) 1941年设计的原国家美术馆大楼一样,采用了相同的田纳西大理石来建造,经重新改造成了一座棱角分明的建筑,围绕着一个三角形庭院。贝老找到了一种方法,超越了许多现代建筑那种随意、易逝和冰冷感,创造出了一个既大胆又富有吸引力,甚至令人振奋的纪念性建筑。

1979年,在国家美术馆建成后的第二年,贝老获得了美国建筑师协会的最高荣誉金奖。美国建筑界宣布1979年为“贝聿铭年”。

然而,贝老遭遇一个重大挫折,他最知名的项目之一,波士顿科普利广场700尺高的约翰·汉考克大厦发生了一些问题。

当时由贝老与著名建筑师亨利·科布合作设计,大厦覆盖着纤薄而优雅的蓝色玻璃板,于1973年接近完工时,玻璃板开始从其立面脱落。这些玻璃很快被胶合板取代,但在问题的根源被发现之前,将近三分之一的玻璃已经脱落,这成为贝老职业生涯的黑暗时期,也让公司背负巨大的法律责任。

好在专家们认为,问题并不在于贝老的设计,而在于玻璃本身:汉考克大厦是最早使用新型反光双层玻璃的高层建筑之一。

这一建筑最终赢得了无数奖项,包括美国建筑师协会的25年奖。但是,法律纠纷耗费了8年时间,数百万美元以及在立面上更换所有10,344块玻璃后,麻烦才得以平息,而汉考克大厦也被誉为20世纪末最美丽的摩天大楼之一。

由于这些问题,汉考克大厦的开业时间推迟了三年,它的临时胶合板窗户不断地提醒着整个波士顿,这一麻烦让贝聿铭公司损失惨遭,以至于几乎不得不关闭了公司。

“玻璃公司有很多钱,汉考克有很多钱,但我们没有钱。”他在2007年告诉泰晤士报。

尽管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取得了成功,但是为了解决汉考克问题的长期法律斗争,以及金融危机的余波,使得20世纪70年代成为了贝老苦乐参半的十年。

银行家之子

贝老于1917年4月26日出生于广州,祖籍苏州,名门望族之后,父亲为中国银行创始人贝祖贻。在他婴儿时期,父亲将家搬到了香港,担任中国银行香港分行的负责人;9岁时,父亲被任命负责上海的一家更大的分行。他记得小时候被一座25层酒店迷住了的样子。

“我忍不住往洞里看,”他在2007年回忆道。“从那时起,我就知道自己想要做建筑。”

贝老在一个传统的富裕家庭中长大,在苏州古典园林狮子度过了的一段美好的童年时光。这一经历也为他日后设计苏州博物馆奠定基础。

在美国求学时,贝老一开始就读于宾夕法尼亚大学。但当他发现自己无法适应宾大教授的古典绘画技巧后,转学到麻省理工学院,并于1940年获得建筑学学士学位。

在父亲的建议下,他推迟了回国的计划。转而进入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师从德国现代主义建筑师沃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格罗皮乌斯是包豪斯学院的创始人。而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也是包豪斯设计理念的膜拜者,理所当然地与贝老交情匪浅。

贝老对乔布斯和苹果公司影响深远,无论设计还是商业上。在80年代早期,贝老就参与到苹果设计中来,甚至早于苹果推出了第一台Macintosh电脑。乔布斯还想请贝老为苹果在圣何塞设计一个园区,虽然项目最终不了了之,但后续确实有合作。

坐落在纽约市新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圣雷莫公馆,乔布斯一掷千金买下后,请来贝老操刀设计,而此前贝老从未给别人设计过住宅,遗憾的是乔布斯从未在那儿生活过。

此外,当乔布斯修建NeXT时,把最引人注目的大堂中心楼梯交给了贝老。贝老当然不负所望,一段玻璃材质的螺旋楼梯“漂浮”在空中,宛如天堂之阶。乔布斯非常喜欢这个设计,后来将之运用到世界各地的Apple Store里。而苹果在纽约的旗舰店总部是一个玻璃立方体,想来也受贝老设计影响所至。

再说回贝老求学时期,麻省理工学院也是其一段浪漫情缘的开始。再那里,贝老遇到岭南才女吴爱玲,两人在1942年毕业后结婚。

贝老曾在哈佛短暂任教,并计划尽快回国。但后来泽肯多夫找上门,正在寻找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建筑师来领导一个新的内部设计团队。

贝老举止优雅、彬彬有礼,从表面上看,他与盛气凌人的泽肯多夫截然不同。但男人所拥有的共同的雄心壮志,对法国葡萄酒的热爱以及建筑可以改善城市的信念。贝老决定搬到纽约。他和妻子以及两个年幼的儿子离开了马萨诸塞州的剑桥。在曼哈顿比克曼广场的一套公寓里安顿下来。

对于贝老的职业生涯来说,泽肯多夫时代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开端。不久之后,贝老聘请了哈佛大学的前学生Henry Cobb,与之保持60多年的关系。建筑师Ulrich Franzen开始了在 Webb&Knapp的职业生涯始,在贝老手下做事,该建筑部门负责纽约、华盛顿、蒙特利尔、丹佛、波士顿和其他城市的大型项目。

然而,无论威廉·泽肯多夫对贝老的设计多么欣赏,他仍然是一名商业房地产开发商,贝老也不想将自己的整个职业生涯都花在别人身上。泽肯多夫的祝福之下,贝老开始寻求一些外部项目,包括台湾的东海大学路思义教堂等。

当泽肯多夫的帝国在1960年遇到严重财务问题时,这也是I. M. Pei&Associates成为一家完全独立的公司的好时机。

肯尼迪家族的选择

贝老很快开始投身大型和小型建筑设计,其中包括位于纽约肯尼迪机场的国家航空公司航站楼、雪城大学的纽豪斯通信学院以及印第安纳州Cleo Rogers Memorial Library。

但是,真正让贝老跻身美国建筑师前列的,是一座需要15年的时间才能建成的建筑,并且会给他带来从未有过的胜利感和挫败感:约翰·肯尼迪图书馆。

贝老于1964年被杰奎琳·肯尼迪选中,有意思的是贝老和约翰·肯尼迪生日相隔一个月,。贝老击败了路易斯•卡恩(Louis Kahn)、菲利普•约翰逊(Philip Johnson)、戈登•邦谢夫(Gordon Bunshaft)和保罗•鲁道夫(Paul Rudolph),清楚地表明,自己不再被视为开发商的建筑师,而是一个独立的才华横溢的建筑商。

但是,出于一些原因,该图书馆推迟了数年,等到它建成的时候,无论是位于波士顿港哥伦比亚角(Columbia Point)的新址,还是缩小后的设计,都代表着重大的妥协。

在肯尼迪图书馆规划的这些年里,贝老的公司发展迅速。设计了更多的博物馆,如康奈尔大学的赫伯特·约翰逊博物馆,以及波士顿基督教科学中心等大型城市综合体,约翰·汉考克大厦的项目、国家美术馆东馆,都给他带来了无数赞誉。

随着公司规模和声望的增长 - 最终将雇佣300名员工 – 贝老似乎成为典型的纽约人。他和妻子、三子一女搬到萨顿广场的一个联排别墅,面对东河,他在那里度过余生。他成为战后美国艺术的狂热收藏家,他的联排别墅包含莫里斯·路易斯、杜布菲和德·库宁的作品;他还为在威斯特彻斯特郡的卡托纳(Katonah)为家人设计了一栋度假房,在那里安装了一个由安东尼·卡罗(Anthony Caro)设计的16英尺高的雕塑。

虽然身在国外,但贝老从未淡化自己与祖国的关系。他给孩子都取了中国名字——贝定中(2003年去世)、贝建中、贝礼中、贝莲-,1983年获得建筑师最高荣誉普利兹克奖时,拿出10万美元为中国建筑学生设立奖学金。

直到1974年,作为美国建筑师协会组织的文化交流之旅,贝老终于回到中国。贝老毫不犹豫地批评他所看到的平庸的、受苏联影响的建筑,并且发表了一个演讲,敦促中国人记住自己的传统,而不是“盲目追随东欧建筑模式”。

1982年,贝老设计的北京香山饭店完工,这是一座庞大的建筑,他试图将其他建筑的几何现代主义与中国传统建筑的元素结合起来。同年,贝老设计的中银大厦落成,成为他所设计的最著名的塔楼之一,由70层高的三角形和钻石形状组成,由玻璃和钢制成。这也成为香港标志性建筑之一。

玻璃金字塔

不过,贝老在法国留下他最大的国际印记,虽然项目规模较小,但争议性要大得多。上世纪80年代初,由于仰慕贝老设计的国家美术馆东馆,时任法国总统弗朗索瓦·米特朗(Francois Mitterand)邀请贝老对卢浮宫进行更新和扩建。当时,卢浮宫急需翻修,以容纳大量游客。

贝老提议在古老的拿破仑中庭的中心建造一座玻璃金字塔,作为博物馆的新主入口。很快,这一提议让他处于国际争议的中心,被指责破坏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地标之一。

贝老认为,玻璃金字塔只是传统形式的更新版本,他重新设计的庭院受到法国景观设计师Le Notre几何作品的影响。换句话说,它是严格理性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属于典型的法国风格。

不管国际上的议论如果,但赢得了法国总统的决心。玻璃金字塔在1989年春天开放,落成后的建筑优雅美丽,更不用说它的几何精度,赢得了大多数对手的心。

几年之内,这座金字塔就成为了一个被接受的、普遍受到赞赏的、重新焕发活力的巴黎的象征。就像肯尼迪图书馆,约翰汉考克大厦和20世纪80年代另一个有争议的项目,纽约雅各布贾维茨会议中心一样,这些不仅仅是贝老的设计才能,也是他耐心和毅力的体现。

退休后,贝老依然渴望了解建筑和艺术方面的新闻,直到最后一年,他还会偶尔到市中心与朋友们共进午餐,喝上一杯波尔多红酒。

2017年,贝老迎来100岁生日,孩子们在洛克菲勒中心顶部的彩虹厅举办了一场精心准备的晚宴,在那里,许多世界顶尖建筑师簇拥着敬酒,其中一些人受其影响开启了职业生涯,还有一群朋友,其中包括美国华人社区的杰出成员。

当他吹灭巨大蛋糕上的蜡烛时,贝老露出了笑容。这块蛋糕呈棱角状,正式是他最后一个大型建筑项目——多哈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Islamic Art)的样子。Emma Chou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责任编辑: 3965LC

责任编辑: 3965LC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