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恐惧的神经科学原理:当我们感到恐惧时我们的大脑发生了什么?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恐惧的神经科学原理:当我们感到恐惧时我们的大脑发生了什么?
2019-03-03 15:07 前瞻网   

 

我喜欢恐怖电影——无论是鬼怪片、血腥片还是悬疑片——但我有很多朋友宁愿死都也不愿看一个拿着电锯的蒙面人。那么究竟是什么东西使得一些人去参与观看恐怖电影或者进去鬼屋之类的恐怖活动,而却使另一些人尖叫着跑开?

当我们感到害怕时,我们的大脑内部会发生什么?

我们对可怕情况的反应通常被描述为我们的“逃跑或战斗”反应。在可怕的情况下,我们的身体会产生肾上腺素(肾上腺素能为我们带来巨大的力量,在温和的环境下这种巨大的力量是不可能出现的)和一种被称为内啡肽的激素(也与锻炼和积极情绪的增强有关)。

2008年发表在《神经学杂志》(Journal of Neurology)上的一项研究也发现,大脑充斥着多巴胺也与老鼠的恐惧和偏执行为有关。由于多巴胺也与快乐有关,所以在可怕的情况下,多巴胺的释放伴随着肾上腺素和内啡肽的所谓“激增”可以导致情绪高涨或兴奋。有些人比其他人更享受这种快感。

大多数人实际上并不想经历可怕或者会造成精神创伤的恐怖折磨。但恐怖电影、鬼屋、甚至过山车等经历与真正的恐怖折磨之间有一个关键区别,那就是我们的大脑能够迅速处理这些威胁,并确定它不是“真实的”。因此,如果我们的感官触发了恐惧反应,比如在游乐园里突然感到地板从我们身下掉了下去,我们的大脑会立即意识到我们并没有处于任何真正的危险之中,我们处在一个安全可控的环境内。

虽然心理学家还没有在大脑中找到一个“恐惧中心”,但位于颞叶之间的杏仁核似乎与我们如何处理可怕的情况或威胁有关。研究发现,杏仁核受损的动物更温顺,对“逃跑或战斗”的反应更少。当受到威胁时,人类杏仁核的神经活动和心率也会增加。1995年发表在《神经科学杂志》(Journal of Neuroscience)上的一项研究进一步证明了杏仁核在恐惧反应中所起的主导作用,该研究对一名名为“SM”的女性进行了研究,“SM”带有一种罕见的基因缺陷,类脂质蛋白沉积症,这种遗传疾病使“SM”大脑中的杏仁核变硬变小,导致“SM”不仅不能识别恐惧的表情,而且在典型的恐怖场景中(如身处鬼屋或被毒蛇包围时)她也没有表现出恐惧的迹象。

恐惧是天生的还是后天习得的?

有些恐惧是与生俱来的,比如那种在蹦极的时候告诉你不要跳的恐惧(即使你已经知道自己被绑在蹦极绳索上是安全的并且不会撞到地面)。我们依靠这些恐惧生存。然而,我们也会被设定去害怕那些本来并不可怕的东西。

1920年,心理学家发现了经验证据,证明恐惧可以通过所谓的“小阿尔伯特实验”来进行习得。一个情绪稳定的9个月大的婴儿被称为“阿尔伯特”,实验设定要他害怕毛茸茸的东西,就像巴甫洛夫用狗做实验一样。在实验中,实验人员每次给孩子一只小白鼠玩,然后实验人员就会在婴儿看不见的地方用锤子猛敲一根钢筋。这个可怜的孩子以前并不害怕老鼠,但后来当老鼠重新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很快就变得非常痛苦。小阿尔伯特甚至把这种恐惧转移到其他毛茸茸的东西上,包括兔子、海豹皮大衣和圣诞老人面具上的胡子。

如果你对以科学的名义恐吓婴儿的想法感到震惊,那么请你放心,这样的实验在现在永远都不会通过道德测试。现代标准不会允许具有如此高长期心理损害风险的测试,此外(虽然这个没有那么重要),这个实验也没有包含一个对照对象来进行比较,在小阿尔伯特1岁左右实验结束了,但结束之后实验也没有对他进行任何回访。

我们的恐惧还取决于个人的童年经历。例如,一个孩子如果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狗攻击过,在以后的生活中他可能也会继续害怕狗。当我们情绪高涨时,大脑释放出的化学物质可以帮助我们对当时的情况建立更强的记忆,就像是为我们当时周围环境照的一张生动快照,同样,我们也会确切地记得当我们听到坏消息的那一刻我们在哪里或我们在做什么,因为同样的机制也在发挥着作用。

因此,如果我们能够被设定去害怕某些东西的话,那么我们的文化教养必然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害怕什么。恐惧一般有着相同的主题,常常和非自然的东西有关,但是这些非自然的东西可能会以不同的形式出现,例如僵尸,恶魔和鬼魂,并且会随着地理位置和时间的推移而变化。

例如,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波多黎各首次报道发现以牲畜血液为食的兽性动物丘帕卡布拉(chupacabra)以来,这种传说怪物的故事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就突然变得很常见,但这种多刺的爬行动物在其他国家却并不出名。

受文化影响的恐惧也会随着时间而改变。例如,早期的恐怖电影,由于巧妙地运用了模糊的视角(如1919年《卡里加利博士的小屋》)或阴影与光线(如1922年的《不死僵尸—恐栗交响曲》),当时的人们就已经认为这些电影是恐怖的了。但现在的导演们有了更多的锦囊妙计,包括CGI和色彩等,观众对他们的恐怖视觉效果也有了更多的要求。更早的时候,人们曾经也认为畸形秀是恐怖的。观众们敢去看长得奇怪的人类,比如长着胡子的女人或者所谓的“活娃娃”。值得庆幸的是,在当今的社会规范下,因为某人与众不同而呆呆地盯着他看的想法已经是非常可怕的了。

人们最害怕的是什么?

2001年盖洛普民意测验对1000名美国成年人进行了跟踪调查,结果发现最普遍的恐惧(51%的受访者)是对蛇的恐惧。此外,公众演讲、高度、密闭空间和蜘蛛/昆虫也是人们最害怕的五大恐惧。反应也因性别而异,女性更可能害怕爬行动物和昆虫,但男性更可能害怕去看医生。并且这也因种族而异,例如,白人比有色人种更害怕公开演讲。

雅虎(Yahoo)最近对小于的2万名用户志愿者进行了一项众包调查,结果发现,在14年后人们的恐惧变得略有不同。排名前三的恐惧症分别是恐高症、蜘蛛恐惧症(怕蜘蛛)和幽闭恐惧症(怕封闭空间)。前十位还包括:恐海症(害怕深水)、演讲恐惧症(害怕公开演讲)和注射恐惧症(害怕针头,晕针),密集恐惧症(害怕孔洞形状不规则的物体)和鳞翅目恐怖症(害怕蝴蝶)也在前20名之列。

——Sabrina Stierwalt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责任编辑: 4002YHQ

责任编辑: 4002YHQ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