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来的感官世界是怎样的?AR将衍生下一个大型技术平台:镜像世界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未来的感官世界是怎样的?AR将衍生下一个大型技术平台:镜像世界
2019-02-27 13:46 前瞻网   

 AR将衍生出继互联网、社交媒体后的下一个大型技术平台。近日,《连线》杂志创始执行编辑、《失控》作者凯文·凯利指出——这就像一个镜像世界,现在已经初现端倪,但还未有人真正地挖掘出其中的金矿。它将是人类最伟大的成就,为数十亿人创造新的财富,带来新的社会问题和无数的机会。

1)AR创造的镜像世界——继互联网、社交媒体后的第三大技术平台

电视节目MythBusters的Savage-star发布了一个视频,回顾了他去年的“最喜欢的东西”。2018年,最大亮点之一是一套Magic Leap的增强现实(AR)眼镜。在充分注意到产品的炒作和用户们强烈反应之后,Savage描述了他在办公室楼上的家中试戴耳机时的体验与感受。“我打开它,能听到鲸鱼的声音,”他说,“但我看不到它。我在办公室里不断寻找它。然后它在我的窗户——我的建筑外面游泳!所以眼镜扫描了我的房间,它知道我的窗户是门户,它让鲸鱼像在街上游泳一样。我感觉自己实际上已经窒息了。”在眼镜的另一边,Savage遇到的是镜像世界(Mirror World)的一瞥。

镜像世界还没有完全存在,但它即将到来。有一天,现实世界中的每个地方和事物——每一条街道、灯柱、建筑物和房间——都将在镜像世界中拥有全尺寸的数字双胞胎。目前,通过AR头戴设备只能看到镜像世界的微小片段。这些虚拟碎片一块一块地拼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共享的、持久的、与真实世界平行的世界。

作家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设想了一张与其所代表的领土完全相同的地图。“随着时间的推移,”博尔赫斯写道,“制图师协会绘制了一张帝国地图,地图的大小与帝国的大小相同,并且与帝国地图上的每一点都相互吻合。”我们现在正在制作这样一张几乎难以想象的1:1地图,这个世界将成为下一个伟大的数字平台。

Google Earth长期以来一直指向了这个镜像世界的样子。我的朋友Daniel Suarez是一位畅销的科幻小说作家。在他最近的一本书《Change Agent》中,逃亡者逃离马来西亚沿海。他对路边餐馆和风景的描述完全描述了我最近在那里开车时看到的情况,所以我问他何时去旅行。 “哦,我从未去过马来西亚,”他羞怯地笑了笑。“我有一台带有三台联动显示器的电脑,我打开了Google Earth。几个晚上,我在街景的马来西亚AH18高速公路上开车。“苏亚雷斯式的野人——看到了镜子世界的粗糙版本。”

它已经在建设中。在世界各地科技公司的研究实验室深处,科学家和工程师正在竞相建造覆盖实际地方的虚拟场所。至关重要的是,这些新兴的数字景观将会感觉真实;他们将展示景观设计师所称的地方。Google地图中的街景图像只是外观,平面图像衔接在一起。但是在镜像世界中,虚拟建筑将拥有体积,虚拟椅子将展示椅子本身的舒适性,虚拟街道将具有层次的纹理、间隙,这些都传达了“街道”感。

镜像世界——耶鲁大学计算机科学家大卫·盖尔纳特(David Gelernter)首先推广的一个术语——不仅反映了某些东西的外观,还反映了它的背景、意义和功能。我们将与它进行互动,操纵它,并像我们现实世界一样体验它。

起初,镜像世界在我们看来是一个覆盖现实世界的高分辨率信息层。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虚拟名称标记悬停在我们之前遇到的人面前。也许一个蓝色的箭头向我们展示了转弯的正确位置。或有用的注释锚定到感兴趣的地方。(与VR的黑暗、封闭护目镜不同,AR眼镜使用透视技术将虚拟幻影插入现实世界。)

最终,我们可以搜索真实的物理空间,就像我们搜索文本那样——“找到我所有的沿着河流朝向日出的公园长椅。”我们将物体超链接到物理网络,就像在互联网中一样,从而产生奇妙的利益和新产品。

镜像世界将有自己的怪癖和惊喜。它充满好奇的双重性质,融合了真实和虚拟,将使现在无法想象的游戏和娱乐。PokémonGo只是暗示了这个平台几乎无限的探索能力。

这些例子是微不足道的、基本的,相当于我们对互联网将会出现的最早、蹩脚的猜测,就在它诞生之初——早期的美国在线早期的Compu-Serve。这项工作的真正价值将来自所有这些原始元素的数以万亿的意想不到的组合。

第一个大技术平台是网络,它将信息数字化,使知识受到算法的影响;它由谷歌主导。第二个伟大的平台是社交媒体,主要在手机上运行。它将人们数字化,并将人类行为和关系置于算法的力量之下,并由Facebook和微信来统治。

我们现在处于第三个平台的曙光之中,这个平台将数字化世界其他地区。在这个平台上,所有的东西和地方都是机器可读的,受算法的影响。无论谁占据这个宏伟的第三平台,都将成为历史上最富有、最有权势的人和公司之一,就像那些现在统治前两个平台的人一样。此外,与其前身一样,这个新平台将释放其生态系统中数千家公司的繁荣,以及在机器可以读取世界之前无法实现的一百万个新想法和问题。

2)未来可期:AR镜像的多行业应用已经来临

镜像世界的幻象就在我们身边。也许没有什么在证明虚拟和物理的结合时会比比Pokémon Go更好,这种游戏将虚拟角色沉浸在室外的真实感现实之中。

Pokémon Go的镜像世界的Alpha版本已被至少153个国家的数亿玩家所接受。Niantic是创建PokémonGo的公司,由约翰·汉克(John Hanke)创立,他是Google Earth的创始人之一。

如今,Niantic的总部位于旧金山码头旁的渡轮大厦二楼。宽敞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海湾和远处的山丘。办公室里到处都是玩具和拼图,包括精心设计的以船为主题的逃生室。

Hanke表示,尽管AR开辟了许多其他新的可能性,但Niantic将继续专注于游戏和地图作为利用这项新技术的最佳方式。游戏是技术孵化的地方:“如果你能为游戏玩家解决一个问题,你就可以为其他人解决这个问题,”Hanke补充道。

但游戏并不是镜像世界的碎片出现的唯一场景。除了Magic Leap之外,微软也是AR生态中的一大竞争者,自2016年以来一直在生产HoloLens AR设备。HollLens是一款AR头显。一旦打开并启动,HoloLens会映射您所在的房间。然后您可以用双手操纵漂浮在您面前的菜单,选择要加载的应用程序或体验。一种选择是将虚拟屏幕挂在您面前——就如同笔记本电脑或电视屏幕上那样。

微软对HoloLens的愿景很简单:它是未来的办公室。无论您身在何处,都可以根据需要插入任意数量的屏幕,并从那里开始工作。根据风险投资公司Emergence的说法,“全球80%的员工都没有办公桌。”其中一些无桌面工作人员现在在仓库和工厂佩戴HoloLenses,建立3D模型并接受培训。最近特斯拉申请了两项在工厂生产中使用AR的专利。物流公司Trimble使用内置的HoloLens制作安全认证的安全帽。

在2018年,美国陆军宣布购买多达100,000个HoloLens头戴设备的升级型号,用于办公室以外的工作:在战场上比敌人领先一步并“增加杀伤力”。事实上,与家庭环境相比,你更可能在上班的时候戴上增强现实眼镜。(即使是备受诟病的Google Glass头戴设备,也会在工厂中取得平静的进展。)

在镜像世界中,一切都将实现配对。20世纪60年代,NASA工程师在20世纪60年代开创了这一概念。通过保留他们发送到太空的任何机器的副本,他们可以对故障组件进行故障排除,而对应的组件却遥在数千英里之外。这些双胞胎演变成计算机模拟-数字双胞胎。

通用电气(GE)——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之一,生产了极其复杂的机器:电力发电机、核潜艇反应堆、炼油厂控制系统、喷气涡轮机。这些大型的机器设备一旦发生故障,很容易导致伤亡。为了设计、构建和操作这些巨大的装置,通用电气借用了NASA的诀窍:它开始创造每台机器的数字双胞胎。例如,喷气涡轮机序列号E174可以具有相应的E174多普勒指示器。其每个部件可以在空间上以三维方式表示并且布置在其相应的虚拟位置中。在不久的将来,这种数字双胞胎基本上可以成为引擎的动态数字模拟。但这款全尺寸3D数字双胞胎不仅仅是一张电子表格。完美复刻再现了原物体的体积、大小和质地,它就像一个化身。

2016年开始,通用电气将自己重塑为“数字化工业公司”,将其定义为“物理和数字世界的融合。”这是另一种说法是建立镜像世界的方式。数字双胞胎已经提高了使用通用电气机器的工业过程的可靠性,如炼油或制造设备。

就其本身而言,微软已经将数字双胞胎的概念从对象扩展到整个系统。该公司正在使用AI“构建整个工厂车间发生的沉浸式虚拟复制品。”对于一个巨大的六轴机器人工厂进行故障排除的最佳方法莫过于使用相同尺寸的虚拟双胞胎覆盖机器,可见AR齿轮。维修技师们能非常透彻地见证虚拟世界带来的便利。他们可以研究虚拟叠加层,以查看实际零件上突出显示的可能有缺陷的零件。总部的专家可以在AR中分享维修技师的意见,并在她处理实际部件时引导她的双手进行操作。

最终,一切都将拥有数字双胞胎。而且发生的速度比你想象的要快。家居用品零售商Wayfair在其在线家居产品目录中展示了数百万种产品,但并非所有照片都是在照相馆拍摄的。相反,Wayfair发现为每个项目创建一个三维、照片般逼真的计算机模型会更便宜。你必须仔细观察,才能分辨出Wayfair网站上厨房器具产品其实是假的、虚拟的。当您今天浏览公司的网站时,您就看到了一个镜像世界。

Wayfair现在将这些数字物品放在现实世界之中。“我们希望你从家里购买你的家用产品,”Wayfair联合创始人Steve Conine说。它发布了一款AR应用程序,它使用手机的相机来创建内部的数字版本。然后,应用程序可以将3D对象放置在房间中,并在移动时保持固定。只需一只眼睛看着手机,您就可以在虚拟家具周围走动,营造出立体感场景的幻觉。然后,您可以在您的书房放置一个虚拟沙发,在房间的不同位置尝试嵌合度,并变换面料图案看效果。你所看到的与你得到的非常接近。

当购物者在家中尝试这样的服务时,他们“购买的可能性增加了11倍”,据Houzz类似的AR应用程序的负责人Sally Huang说。这就是AR的风险投资者奥里·安巴尔(Ori Inbar)所说的“将屏幕上的互联网移动到现实世界中”。

为了让镜像世界完全上线,我们不仅需要拥有数字双胞胎的一切——我们还需要建立一个物理现实的3D模型来放置这些双胞胎。消费者在很大程度上自己会这么做:当有人通过设备凝视某个场景时,特别是可穿戴的眼镜,向外看的微型嵌入式摄像头将映射他们所看到的内容。这些相机只能拍摄像素,这并不意味着什么。但是嵌入在设备中,云中或两者中的人工智能将理解这些像素;它将确定你在一个地方的位置,同时它正在评估那个地方的东西。技术术语是SLAM同步定位和映射——现在正在发生。

例如,初创公司6D.ai构建了一个开发AR应用程序的平台,可以实时识别大型对象。如果使用其中一个应用来拍摄街道照片,它会将每辆车识别为一个单独的汽车对象,每个街灯都是一个不同于附近树木物体的高大物体,而店面则是汽车后面的平面物——将世界划分为有意义的秩序。

而且该顺序将是连续的和连接的。在镜像世界中,物体将与其他物体相关。数字窗口将存在于数字墙的环境中。而不是由芯片和带宽产生的连接,连接将是由AI生成的上下文。然后,镜像世界也创造了长期以来的物联网。

手机上的另一个应用程序Google Lens也可以看到离散的对象。它已经足够聪明,可以识别狗的品种、衬衫的设计或植物的种类。很快这些功能就会整合起来。当你用魔术眼镜环顾你的起居室时,系统将把它全部一块一块地拿走,告诉你这是墙上的框架蚀刻,有四色壁纸,这是一个白玫瑰花瓶,这是一个古老的波斯地毯,在这里是一个很好的空位,你的新沙发可以放那。然后它会说,根据您在房间里已经拥有的家具的颜色和风格,我们推荐这种颜色和风格的沙发。你会喜欢的。我们可以推荐这款很酷的台灯吗?

增强现实是支撑镜像世界的技术;这是一个尴尬的新生儿,但它将成长为一个巨人。“镜像世界让你沉浸其中,而不会把你从空间中移开。你仍然存在,但在现实的另一面。当Frodo穿上One Ring时想想。他们不是让你脱离世界,而是与它建立了新的联系,“Leap Motion的前创意总监松田敬一(Keiichi Matsuda)写道,Leap Motion是一家为AR开发手势追踪技术的公司。

镜像世界的兴盛,正在等待廉价、永远在线的可穿戴眼镜。人们越来越多地猜测,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可能正在开发这样的产品:苹果公司一直在大量招聘AR方面的人才。它最近收购了一家名为Akonia Holographics的创业公司,专门生产薄而透明的“智能玻璃”镜片。“增强现实将改变一切,”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在2017年底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我认为这是意义深远的,我认为苹果公司在这一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但你不需要使用AR眼镜;你可以使用几乎任何类型的设备。今天你可以用谷歌的Pixel手机做到这一点,但没有令人信服的存在。即使是现在,像手表或智能衣服这样的可穿戴设备也可以检测到原始镜像世界并与之互动。

3)整合现实与互联网的一切:真实时间、空间、角色都将被颠覆

连接到互联网的一切都将连接到镜像世界。任何连接到镜像世界的东西都会在这个相互关联的环境中看到并被其他所有东西看到。手表将检测椅子;椅子会检测电子表格;即使在袖子下,眼镜也会检测到手表;平板电脑将看到涡轮机的内部;涡轮机将看到他们周围的工人。

大规模镜像世界的崛起将部分依赖于目前正在进行的根本性转变,远离以电话为中心的生活,转向两百年前的技术:相机。要重新创建一个与地球三维一样大的地图,不要少——因为你需要从各个角度一直拍摄所有地方和事物,这意味着你需要拥有一个充满照相机的星球。

我们通过减少相机来精确定位可以放置在任何地方和任何地方的电眼,从而制造出分布式全视角摄像头网络。就像之前的计算机芯片一样,摄像头每年都在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便宜。大多数这些较新的人工眼睛都会在我们自己的眼前、眼镜或接触面前,因此无论我们在哪里看到,都会捕捉到那个场景。

摄像机中的重原子将继续被一些失重的软件取代,将它们缩小到每天24小时扫描环境的微观点。

新技术赋予新的超级力量。我们使用喷气式飞机获得超快速度,使用抗生素获得超强治疗能力,使用收音机进行超级听力。镜像世界则带来的是超级的视觉与感官。我们将拥有一种能够通过虚拟重影看到物体的X射线视觉,将它们爆炸成组成部分,能够在视觉上解开它们的电路。正如前几代人在学校获得文本素养,学习如何掌握书面文字,从字母到索引,下一代将掌握视觉素养。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将能够在3D景观内创建3D图像,几乎与今天可以输入的一样快。他们将知道如何搜索所有为他们头脑中的视觉创意而制作的视频,而无需语言。颜色的复杂性和透视规则将被普遍理解,就像语法规则一样。这将是光子时代。

但最重要的事情是:机器人会看到这个世界。事实上,这已经成为自动驾驶汽车和机器人看到当今世界的视角,现实世界融合了虚拟阴影。当一个机器人终于能够走在繁忙的城市街道上时,它所拥有的视角将成为该街道的镜像世界版本。机器人在导航方面的成功将取决于先前已绘制的道路轮廓,即人行道上的灯柱和消防栓的现有3D扫描,交通标志的精确市政位置,门口和商店橱窗上的精致细节。

当然,就像镜像世界中的所有互动一样,这个虚拟领域将在物理世界的视野中分层,因此机器人也将看到人们走过时的实时动作。AI驾驶汽车的情况也是如此——他们也将沉浸在镜子世界中。他们将依赖平台提供的完全数字化的道路和汽车版本。移动物体的大部分实时数字化将由其他汽车在他们自己周围行驶时完成,因为机器人看到的所有东西都将被立即投射到镜像世界中,以利于其他机器。当机器人看起来时,它将既看到自己并为其他机器人提供扫描。

在镜像世界中,虚拟机器人也将体现出优势来;它们将获得虚拟的3D逼真外壳,无论是机器、动物、人类还是外星人。在镜像世界中,Siri和Alexa等代理商将采用可以看到和看到的3D形式。他们的眼睛将成为矩阵的十亿眼睛。他们不仅可以听到我们的声音,还可以通过观看我们的虚拟化身,看到我们的手势,并了解我们的微表情和情绪。他们的空间形式——面孔、四肢——也会增加他们与我们互动的细微差别。镜像世界将是我们遇到AI的急需的界面,否则它们是云中的抽象精神。

还有另一种方法来查看Mirror World中的对象。它们可以是双重用途,在不同的平面上执行不同的角色。“我们可以拿起一支铅笔,用它作为魔杖。我们也可以将我们的桌子变成触摸屏。”松田写道。

我们不仅会弄乱对象的位置和角色,还会弄乱时间。假设我正沿着哈德逊河旁边的一条小路走,真正的哈德逊河,我注意到我的观鸟朋友会热切地想知道一个窝的位置,所以我沿着路径给她留下一个虚拟的笔记。它一直存在,直到她经过。我们看到了与Pokémon Go持续存在的相同现象:虚拟生物留在真实的物理位置,等待被人们发现。时间是镜子世界中可以调整的维度。与现实世界不同,但非常类似于软件应用程序的世界,您将能够向后、向前滚动。

想要看到某个地方的之前发生了什么,只需恢复到保存在日志中的早期版本。整个镜像世界就像一个Word或 Photoshop 文件,你可以一直“撤销”它们。

艺术家可能会创造一个地方的未来版本。这样巧妙的世界建筑的逼真程度将是革命性的。这些向前滚动的场景将会有很大的现实意义。这样看来,镜像世界更好的一个称呼应该是4D世界。

4)AR镜像的商业化将带来比以往平台更丰厚的回报与利润

就像之前的网络和社交媒体一样,镜像世界将展开并发展,产生意想不到的问题和意想不到的好处。从业务模型开始。我们会尝试用广告的快捷方式来启动平台吗?也许吧。我已经足够大了,在它允许商业活动之前就能记住互联网,而且它的成长太过分了。一个没有商业价值的镜像世界将是不可行和不可取的。然而,如果唯一的商业模式引起我们的注意,那么我们就会有一场噩梦——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的注意力可以通过更高的分辨率进行跟踪和指导,从而使其容易被利用。

在宏观尺度上,镜像世界将展现出增加回报的关键特征。人们使用它越多,它就变得越好。它越优化,人们又会更多地使用它,这是一个循环。这种自我强化的电路是平台的主要逻辑,这就是为什么像网络和社交媒体这样的平台增长如此之快和如此巨大的原因。但这种动态也被称为赢家通吃;这就是为什么一方或两方主宰平台的原因。我们现在正试图弄清楚如何应对这些自然垄断,这些奇怪的新动物如Facebook、谷歌和微信,它们具有政府和企业的特征。为了进一步混淆视野,所有这些平台都是集中化和分散化的混乱组合。

从长远来看,镜像世界只能维持自己的实用性。像水,电或宽带等其他公用设施一样,我们必须支付定期的经常性费用——订阅。如果(如果)我们相信我们从这个虚拟的地方获得真正的价值,我们将很乐意这样做。

镜像世界的出现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们所有人。我们知道居住在双重世界中会产生严重的生理和心理影响;我们已经从生活在网络空间和虚拟现实中的经验中学到了这一点。但我们不知道这些影响是什么,更不用说如何为它们做准备或避免它们。我们甚至不知道使AR的幻觉起作用的确切认知机制。

最大的悖论是,理解AR如何工作的唯一方法是建立AR并在其中进行自我测试。这是奇怪的递归:技术本身就是检查技术效果所需的显微镜。

有些人对新技术会产生新的危害以及我们在采用预防原则时愿意放弃这些风险的想法感到非常沮丧:除非证明是安全的,否则不要允许新技术。但这个原则是不可行的,因为我们正在更换的旧技术更不安全。每年有超过100万人在路上死亡,但是当他们杀死一个人时,我们就会毫不留情地抵制机器人司机。我们对社交媒体对我们政治的不利影响感到不满,而电视对党派的党派影响远远超过Facebook。镜像世界肯定会受到更严格规范的双重标准的制约。

镜像世界的许多风险很容易想象,因为它们与我们在当前平台上看到的风险相同。例如,我们需要在镜像世界中使用机制来防止伪造,阻止非法删除,发现恶意插入,删除垃圾邮件以及拒绝不安全的部分。理想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对所有参与者开放的方式来实现这一目标,而不必像一个占主导地位的公司那样涉及一位老大哥的监督者。

区块链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位置,并确保开放式镜像世界的完整性可能就像它诞生的那样。现在有热情的人正在研究这种可能性。不幸的是,不难想象镜像世界被政府广泛集中的场景。我们仍然可以选择这个。

毫无例外,我所谈到的这个领域的每一位研究人员都敏锐地意识到这些不同的路径,并声称正在努力建立一个分散的模型——出于多种原因,包括集中和开放平台将更加丰富、更强大的主要原因。谷歌AR和VR副总裁Clay Bavor说:“我们希望每次有人使用它时都能提供更好的开放服务,比如网络。”

镜像世界将引发重大的隐私问题。毕竟,它将包含十亿只眼睛掠过每一点,汇聚成一个连续的视角。镜像世界将从其大量的眼睛和其他传感器创建如此多的数据——大数据,我们无法想象它现在的规模。为了使这个空间领域发挥作用——使所有地方和所有事物的虚拟双胞胎与真实的地方和事物同步,同时使其对数百万人可见——将需要跟踪人和事物到一个只能被称为完全监视状态的程度。

我们对这些大数据的幽灵反思性地反弹。我们可以想象它可能会伤害我们很多方面。但是有一些方法可以让大数据对我们有益,而最重要的是镜像世界。将大数据文明化以使我们获得的收益超过我们失去的途径是不确定的,复杂的,并不明显。

但是我们已经有了一些经验可以告诉我们对镜像世界的态度。良好做法包括强制透明度和对涉及数据的任何一方的问责制;信息流中的对称性,使观察者自己受到关注;并且坚持数据创建者——您和我——从系统中获得明显的好处,包括商业化收益。我乐观地认为可以找到一条可行的路径来处理这种普遍存在的数据,因为镜像世界并不是它积累的唯一地方。大数据无处不在。我希望通过一个新的开始,镜像世界是我们能够首先解决这个问题的地方。

5)虚拟与真实世界的交互 十年后才会成熟

从最早的互联网让人激动人心的突破来看,数字世界被视为一个无形的网络空间:一个与物理世界分离的无形领域,与物质存在/现实世界不同,这个电子空间可以建立自己的规则。在许多方面,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确实并行运行,从未相遇。在虚拟中,有一种无限的自由感,通过与物理形式脱节而释放出来:没有摩擦、重力、动量,以及阻碍我们的引力约束。谁不想逃进网络空间,成为最好(或最坏)的自己呢?

镜像世界扭曲了这一轨迹。这个新平台不是继续两个独立的领域,而是将这两个领域融合在一起,以便将数字位嵌入到由原子构成的材料中。您通过在物理世界中进行交互,移动您的肌肉,踩踏您的脚趾来进行虚拟互动。罗马广场上有着名的喷泉的信息可以在罗马的喷泉中找到。为了对180英尺的风力涡轮机进行故障排除,我们对其数字重影进行了故障诊断。在你的浴室拿起一条毛巾,它变成了一个神奇的斗篷。我们将依赖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每个对象都包含相应的位,几乎好像每个原子都有它的虚拟化身,每个虚拟化身都有它的外壳。

我想镜像世界至少需要十年时间才能发展到足以被数百万人使用,几十年才能成熟。但是,我们现在已经足够接近这项“伟大作品”的诞生,我们可以粗略地预测它的特点。

最终这个融合的世界将是我们星球的大小。这将是人类最伟大的成就,为数十亿人创造新的财富水平、新的社会问题和无数的机会。还没有专家来创造这个世界:你还没有迟到!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责任编辑: 4002YHQ

责任编辑: 4002YHQ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