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养老金连续14年上调 养老压力如何缓解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养老金连续14年上调 养老压力如何缓解
2018-10-10 09:47 北京商报网   

10月9日,人社部官网刊发的《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一文透露,我国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已连续14年上调,养老保险覆盖人数超9.25亿人。然而,随着养老保险制度的完善和“老龄化”社会的临近,我国面临的养老压力处于高位,资金来源和调配问题亟待解决。而除社保统征夯实基数、中央调剂优化统筹外,国有资本入局充实仍需加速。

社保统征“打基础”

人社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底,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结余为4.7万亿元。但从长期来看,我国养老形势依然严峻。全国老龄办副主任吴玉韶介绍,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为2.41亿人,占总人口的17.3%。预计到2050年前后,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峰值4.87亿人,占总人口的34.9%。由此进行测算发现,2016年,平均每个领取养老金的人需要2.8个参保企业员工来供养,而到了2050年,这一数值将下降至4:3,即平均1.3个参保人供养一个老人。

与此同时,据人社部于今年5月发布的《2017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支出为38052亿元,同比增长19.5%,相比2013年的18470亿元增长106%。而去年养老金征缴收入为33403亿元,不及基金支出。2018年上半年,财政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补助支出已达到了6416.86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2.7%。人社部曾有官员坦言,人口老龄化对养老保险基金支付造成了越来越大的压力。

明年起,社保费统一由税务部门征收被视为夯实资金来源基础的举措。实际上,社保费征缴的日趋严格,除了进一步填补违规漏洞外,还使中央财政调剂能力得以增强,以此缓解我国社保收支压力。

作为社保费的重要组成部分,统征带来的养老保险资金充实也是题中之意。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经过推算,在过去的10年里,全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少收入总计约12万亿元,这主要有“断保”人数增多、缴费基数不实等原因。社保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避免了长期以来征收减免的随意性,有效防止漏缴少缴现象,实现足额征收,有利于更好地补充养老金。

全国统筹迈出第一步

受经济发展和历史因素影响,各地养老保险结余、亏空状况不一。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仅河北、黑龙江、宁夏3省区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出现了当期收不抵支;2016年“入不敷出”省份增加到了7个,分别为黑龙江、辽宁、河北、吉林、内蒙古、湖北、青海。其中黑龙江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到2017年,我国有十余个省份当年养老金支出大于收入。

与此同时,我国仍有不少地方养老金累计结余高达数千亿元,累计结余最多的7地占全部结余的三分之二。这种巨大的落差已经在我国持续了多年,并有不断加剧之势。“当前局部地区出现的基金收支缺口主要是由于养老保险制度地区分割格局造成的。”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曾明确表示。

对此,今年7月1日起,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正式实施。国务院印发《关于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通知》明确,我国将通过实行部分养老保险基金中央统一调剂使用,合理均衡地区间基金负担,提高养老保险基金整体抗风险能力。中央调剂基金由各省份养老保险基金上解的资金构成,按照各省份职工平均工资的90%和在职应参保人数作为计算上解额的基数,上解比例从3%起步,逐步提高。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齐传钧坦言,中央调剂金制度确实是相对现实、易操作的途径,符合“从易到难”的改革方向。

对于建立中央调剂制度后,是否会有一些地方依赖中央,希望“少缴多得”,郑秉文表示,这在理论上是有的,但可能性较小,“一是税务统征后,地方政府发生道德风险的几率大大降低。二是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内在机制设计上体现了激励约束,上解的资金根据核定的上解工资基数和上解人数计算,与各地实际征收的基金的多少并不挂钩。三是中央调剂制度是一个过渡性的制度,最终要实现全国统筹。”

人社部副部长游钧也曾表示,自1998年以来,中央财政对地方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持续给予补助,并且每年补助力度都在加大,去年补助额达到4400多亿,今年还要增加,对各地确保养老保险按时足额发放给予了有力支持。建立基金中央调剂制度以后,中央财政对各地的补助政策和方式不变,不但不会减少,还会继续加大对地方养老保险基金的补助力度。

国资充实社保有待加速

如果说社保统征和中央调剂是在制度层面进行的完善,那么实现社保基金长期可持续发展还需要充实资金来源这关键一步。其中,划拨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被寄予厚望。今年9月,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午餐会发言称,他希望加快推进划拨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的进度,继续降低社保缴费,“这有利于增加国企法人结构,将增强社会保障体系的可持续性,从而有可能在精算基础上继续降低社保缴费,进一步稳定预期。”

去年11月,国务院就公布了《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规定统一划拨10%的国有股权给社保基金,2017年试点后,2018年即分批尽快完成工作。去年底,98家中央企业集团公司基本完成了公司制改制,这为国资划转社保奠定了基础。

今年起,将分批划转其他符合条件的中央管理企业、中央行政事业单位所办企业以及中央金融机构的国有股权,尽快完成划转工作。按2018年2月底的数据算,国企总资产的10%是16.4万亿元,所有权权益的10%是5.7万亿元,而2017年的社保总支出是5.69万亿元。由此可见,10%的划转比例,对社保基金有实质性的改善。

“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是一项利国利民的重大工程。通过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做实做强社保基金,一方面可以尽快尽早偿还从劳保制度到社保制度的‘转制成本’,也就是弥补当年因实施‘视同缴费年限’政策形成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另一方面可以更有效地应对未来养老金缺口的支付压力与风险。”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董登新表示。

但今年以来,划拨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却一直鲜有动作。郑秉文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这是因为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弥补养老保险基金缺口,首先要测算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形成缺口的大小,然后才能做出划转的规模。划转的节奏不应盲目地去扩大。当然,国资划转社保最好公布明确的时间表,央企划转范围、名录,以及具体的实施计划。

也有观点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对上市公司的划转相对简单一些,只要依据企业的效益情况,采取直接划转股权到社会保险机构的方式就能解决,但非上市公司的划转工作则显得相对复杂得多,因为很多企业的资产结构并不十分清晰,划转的难度也就相对较大。此外,对于划转取得的收入如何管理、如何投资、如何分配,业界还需进一步达成共识。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于新怡

 

责任编辑: 3976DBC TO006

责任编辑: 3976DBC TO006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