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印尼首富黄惠祥:身家167亿美元的亚运季军 “商业就像桥牌,是一个决策游戏”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印尼首富黄惠祥:身家167亿美元的亚运季军 “商业就像桥牌,是一个决策游戏”
2018-09-11 09:15 时代在线网   

 [摘要] 黄惠祥连续9年蝉联印尼首富。在福克斯2018全球富豪榜上,他以167亿美元的净资产排名第75名。

文/时代周报记者 谢洋

白色帽子加polo衫,78岁的选手黄惠祥在桥牌桌前全神贯注地盯着手里的牌。

这场8月27日在印尼举行的比赛意义特殊——这是桥牌首次成为亚运会的竞技项目。黄惠祥和他的搭档携手,为印尼拿下了团体赛的铜牌,赛后采访时他感叹:“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好的商人或好的领导者,那么你应该打桥牌。”

事实上,这位铜牌获得者身份格外特殊,他不仅是桥牌进入亚运会的主要推手,而且连续9年蝉联印尼首富。他拥有世界最大烟草公司之一的“针记(Djarum)”,同时也是印尼最大私营银行—中亚银行(Bank Central Asia)的控股人。在福克斯2018全球富豪榜上,他以167亿美元的净资产排名第75。

Oxfam(非政府国际救援组织乐施会)称,仅黄家兄弟每年赚取的利润,就可以消除印尼全国的绝对贫困。

这位抽着丁香烟的桥牌高手,和弟弟黄惠忠一起缔造了庞大的商业帝国。

从废墟里浴火重生

一根印尼特产的丁香烟,见证了黄氏家族的百年兴衰和华人的异国往事。

1939年,黄惠祥出生在印尼中爪哇东北部的古都斯,那里属于丘陵地带,山清水秀,炎热多雨,是著名的烟叶产地。父亲黄维源的针记卷烟作坊就坐落在这里,彼时工厂还只有10名工人。

黄氏兄弟从蒂博尼哥罗大学毕业后,与父亲一起经营生意。流着闽商血液的黄维源筚路蓝缕,将针记的规模不断扩大,在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成为了印尼销量第二的香烟。

转折点发生在1963年。也许时至今日,黄惠祥还能清晰地记起卷烟厂的那场大火。十年心血毁于一旦,黄维源因悲伤过度而辞世。在一片废墟中,黄惠祥接过针记的权杖,开始了重建。

对业务运作谙熟于胸的黄惠祥,在弟弟的帮助下,几年内便恢复了针记的荣光。从1972年开始,针记香烟出口到日本、荷兰、美国等国。1975年,第一根由卷烟机生产的针牌过滤嘴香烟在古都斯问世。

苏哈托执政时期,官商合作的经营方式广泛存在于印尼华人大企业集团中,但针记是个例外,黄氏兄弟更愿意坚持市场化的信仰,尽量避免同军政官员建立关系,虽然这一决定在短期内看来并不明智:20世纪90年代初期,印尼政府垄断了丁香买卖,同政府鲜有往来的针记大受冲击,被迫减产。

但事实证明,针记的抉择是正确的。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迫使苏哈托下台,大批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华人企业进入寒冬,其中也包括针记曾经的竞争对手—“丁香大王”林绍良。

而依靠消费市场业务逐渐发展壮大的针记,从此在印尼一骑绝尘。

一张好牌,一场游戏

在黄惠祥看来,商业就像桥牌,是一个决策游戏。

这一爱好源自他幼年时期。6岁时,“我放学后都看叔叔打牌。有一天叔叔的朋友没来,由我顶替,就这样开始,”同时开始的还有黄惠祥的商业之路。

斗转星移,如今针记的旗舰产业已不再是那根丁香烟,而是印尼最大的私营银行。

据印尼《星洲日报》报道,去年中亚银行净获利23.3万亿印尼盾(约15.72亿美元),利润增长了13.2%。值得一提的是,1957年林绍良创办中亚银行时,离针记卷烟厂的成立才过去6年。

彼时的针记绝对没想到,这张好牌会在53年后被黄惠祥抓到手上。

在亚洲金融风暴受到重创的中亚银行,出现了大规模挤兑现象,在1998年因资不抵债被印尼政府成立的重组机构以“保护中小储户”为由接管。

2000年,中亚银行上市,两年后重组机构将其51%的股权出售给了法灵多公司。

法灵多公司最初是由黄氏兄弟和美国对冲基金Farallon共同持股,8年间,凭着黄惠祥敏锐的商业嗅觉和果断的决策,黄氏兄弟取得了法灵多92.18%的股权。再经过系列的资本运作手段,2010年黄氏兄弟彻底巩固了中亚银行的绝对控股权。

除了桥牌比赛和慈善,黄惠祥甚少露面。弟弟黄惠忠更是低调,在《雅加达邮报》的素描中,他身边“既没有秘书和助理,也没有保镖”,用着印尼满大街的黑莓手机,穿着本地产的鞋子,“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跟印尼最有钱的人聊天”。

就像你同样猜不透黄惠祥手上的牌一样。

多元化的商业帝国

大印尼购物城(Grand Indonesia Shopping Town)是雅加达的地标式建筑之一,曾被誉为东南亚最大的购物广场。

翻开各种旅游攻略,这个占地64万平方米、坐落在雅加达中心大道苏迪尔曼路的购物中心综合配套项目都是印尼之旅必去之地。它的前身是印尼首家五星级酒店——印度尼西亚酒店,为了迎接1962年亚运会而建。现今在它的左右两旁,分别矗立着高56层的中亚银行大楼和57层楼的凯宾斯基公寓。

这个项目是针记集团在地产领域的代表作。2004年针记取得30年的经营权后,斥资2.42亿美元,历经近10年的建设运营,将商场、写字楼和酒店融为一体。

多年前的那场大火让黄惠祥明白,鸡蛋绝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20世纪70年代,针记的业务也开始向多元化转变。除了烟草的老本行,黄惠祥不断扩大他的商业版图,把资本触手伸进了纺织、家用电器、造纸、地产、棕榈油、银行等领域,形成了由印尼向世界延伸的产业链条。

黄惠忠的儿子马丁(Martin Hartnon)则对互联网经济情有独钟。这位被称为“雅加达网管”的富三代创办了风投GDP Venture,印尼目前三家最大的电商Blibli、Tokopedia和Shopee,他投资过Blibli和Shopee的母公司SEA。而印尼最大的社交网站,拥有480万用户的Kaskus则在2012年被他收入囊中。

黄惠祥的搭档Bert说“我的搭档是一位真正的思想家”,这是他眼中黄惠祥的桥牌风格,“在某些情况下,我们甚至会因为他思考的时间太长而受到惩罚”。而这份深思熟虑,恰是他某种商业上的特质。

作为典型的家族企业,财富和理念如何传承,是黄惠祥不得不认真思考的问题。

伴随着丁香烟燃烧时“Tretek-Tretek”的声响,他或许能遥想起当年父亲刻在黄氏家庙大门边的诗——“旅居拉森犹境吾,日久南望思故乡。晨昏莫忘潘湖宗,朝夕须荐祖德香。但愿金墩祖庇荫,俾吾维源子孙昌。”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责任编辑: 3980SYN TO006

责任编辑: 3980SYN TO006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