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覃辉折戟*ST圣莱 星美系回A凉凉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覃辉折戟*ST圣莱 星美系回A凉凉
2018-09-11 09:31 时代在线网   

 [摘要] 原本解救星美脱离扩张需求的最优解就是回归A股上市。但对于覃辉来说,这个9月可谓多事之秋,遭遇证监会处罚,直接搅黄了他筹备多时的星美系借壳回归A股的计划。

时代周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本是宁波一家生产小家电的企业,却被名噪一时的“天上人间”前老板看上。2015年,*ST圣莱(002473.SZ)迎来了新的实控人覃辉。

三年过后,这家上市公司因财务作假,换来一纸禁入书。9月5日,证监会发布决定书,宣告对宁波圣莱达电器股份有限公司(*ST圣莱)董事长胡宜东、实际控制人覃辉、财务总监康璐分别实施10年、5年和3年的市场禁入措施。证监会认定,上述人员虚增了公司收入和利润。

*ST圣莱实控人覃辉,是星美集团创始人,其还拥有星美控股(00198.HK)和星美文旅(02366.HK)两家香港上市公司。

9月6日,覃辉在星美集团官网首页发布了《关于圣莱达处罚问题的情况反映》一文,称自己作为*ST圣莱股东,没有干预和参与具体业务,深感委屈痛心,认为处罚过于严厉,希望能减轻处罚,“会以此次事件为教训,认真学习《证券法》,提高自己的法律法规水平”。

叱咤资本市场近二十年,折戟*ST圣莱后,覃辉和他的星美系还能重回A股市场吗?

或面临退市风险

圣莱达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本1.6亿,2010年9月10日登陆深交所中小板,主营水加热生活电器核心零部件及整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上市后,圣莱达的经营一直游走在亏损边缘,2014年公司净利润亏损达961万元。

2015年7月,覃辉以18.62亿元的价格受让圣莱达第一大股东宁波金阳光100%股权,间接持有*ST圣莱18.13%股权,每股价格达64.21元/股,成为圣莱达实际控制人。

按照计划,覃辉希望在*ST圣莱注入影视资产,计划利用*ST圣莱重组将港股上市公司星美控股带回A股。

根据证监会披露的决定书,*ST圣莱虚增营收行为分两个方向,一个是通过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虚增2015年度收入和利润1000万元。

具体案情为,*ST圣莱2014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时任董事长胡宜东预计圣莱达2015年度净利润亦将为负值,为防止公司股票被深圳证券交易所特别处理,胡宜东在圣莱达主业亏损的情况下,寻求增加营业外收入,使公司扭亏为盈。

他做的第一步是让*ST圣莱由亏损变为盈利。据证监会查明,2015年11月10日,*ST圣莱与华视友邦签订影片版权转让协议书,花三千万买下华视友邦手中影片《饕餮刑警》(该影片后改名为《西北风云》)的全部版权,同时约定华视友邦应于2015年12月10日前取得该影片的《电影片公映许可证》,否则需向圣莱达支付违约金1000万元。

2015年12月21日,*ST圣莱向法院提起诉讼,因华视友邦未依约定取得《电影片公映许可证》,请求法院判决华视友邦返还本金并支付违约金。

2016年1月29日至2月29日,*ST圣莱分三笔共收到华视友邦转入的4000万元(其中1000万元为违约金),而*ST圣莱将华视友邦支付的1000万元违约金确认为2015年的营业外收入。

据证监会披露,圣莱达向华视友邦支付的3000万元版权转让费最终流向圣莱达实控人覃辉旗下星美系相关公司并被其使用,而华视友邦向圣莱达退回的三千万元版权转让费和赔偿的一千万元违约金最终流向星美系关联公司。

*ST圣莱虚增营收行为的另一个方向,是通过虚构财政补助虚增2015年度收入和利润1000万元。具体案情为,2015年12月31日,*ST圣莱披露获得极速咖啡机研发项目财政综合补助1000万元。

但经证监会调查,实际情况是,胡宜东请求宁波市慈城镇政府帮助,形成以获得政府补助的形式虚增利润的方案:慈城镇政府不用实际出资,由宁波金阳光(覃辉控制的企业)先以税收保证金的名义向慈城镇政府转账1000万元,然后再由慈城镇政府以财政补助的名义将资金打给*ST圣莱。

证监会最终认定,胡宜东和康璐在具体操作涉案事项过程中向实际控制人覃辉汇报,覃辉对相关汇报内容点赞同意,知悉并授意涉案行为。

如今,唯一盈利的2015年被认定是财务造假所致,若追溯调整财务数据,公司2014年至2017年连续亏损,*ST圣莱或将面临终止上市的危险。

覃辉沉浮

覃辉有一段辉煌的过去,在他最鼎盛时期,旗下拥有数十家传媒公司,以星美系最为知名。更知名的是,他是夜总会文化代名词“天上人间”的前老板。

覃辉的资本运作之路发端于长丰通信。1999年,其潜伏进入一家名叫三爱海陵的公司,2000年这家公司更名为长丰通信,股价涨了6倍后,覃辉在2000年反向收购了长丰通信。

渗入长丰通信之后的2000年6月,覃辉成立卓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2001年星美传媒成立。日后谭辉的整个资本布局,都是建立在这两家公司之上。

鼎盛时期,卓京投资控股长丰通信(000892.SZ,现为欢瑞世纪)、投资湘计算机(000748.SZ,已退市),控股三家港股上市公司东方魅力(0198.HK,现星美控股)、现代旌旗出版(8010.HK,现成报传媒)和流动广告(8036.HK)。

此外,覃辉还在电影、演艺、数字媒体、电视、音像、报纸、广告、影视基金八大板块皆有布局,所投资公司中有杨澜创办的阳光卫视、姜昆的昆朋集团以及由谭咏麟、曾志伟等诸多明星发起的星美国际、星美演艺经纪公司等。

然而2005年4月,覃辉因为涉嫌向当时的建行行长张恩照行贿被警方带走。结局是,张恩照被判入狱5年,覃辉被免予起诉。

此后,覃辉转手天上人间,处置了卓京投资的关联公司,仅保留了星美系主要平台,逐渐淡出公众视野,直到2015年才重出江湖,入主接盘宁波圣莱达杀回A股。

星美飘摇

在此次被证监会处罚前,覃辉和星美系的处境已较艰难。

2013年,星美控股在全国仅有83家影院,从2016年开始,星美通过收购、新建、改建等多种形式极速扩张,并将目光瞄向了国内更广阔的三四线城市,通过大举收购县城各种不知名影院来扩大规模,以期实现“一县一院”的目标。

2017年年底,星美控股在全国已拥有约365家影院、2290块屏幕。按照原本计划,到2018年底星美控股旗下影院会增加到450家。

星美控股在极速扩张的同时,野蛮生长的局面逐步被打破,并产生大量遗留问题。进入2018年,全国各地的星美影院发生了不同程度的经营困难,包括长期拖欠分账款、员工工资、商场租金、水电物业费甚至是影院收购款,现金流吃紧的质疑一直未消除,也因此屡屡被告上法庭。

天眼查数据显示,星美国际影院有限公司涉及到的法律诉讼多达40条,近几个月的诉讼案又多为房屋租赁纠纷。

天眼查数据还显示,星美系数十家影院管理公司被以各种事由起诉或被法院强制执行,进入高院失信名单的公司8家,甚至还有多家管理公司因为拖欠税款被列入欠税公告名单,包南通市中院等地法院因星美院线欠薪问题开出了强制执行冻结保全影院资产的处罚。

原本解救星美脱离扩张需求的最优解就是回归A股上市。但对于覃辉来说,这个9月可谓多事之秋,遭遇证监会处罚,直接搅黄了他筹备多时的星美系借壳回归A股的计划。

2018年1月,宇顺电子公告称,拟作价200亿元购买星美控股旗下成都润运文化传播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润运”)100%股权。

成都润运为星美控股旗下影院的运营主体,成立于2010年,主营业务为电影放映及影院运营,即电影票务销售、影院卖品销售及整合营销等,实际控制人为覃辉。若此次借壳交易完成,覃辉的电影资产将被注入A股上市公司。

不过由于*ST圣莱的财务造假案,如今宇顺电子已终止交易,也宣告了星美控股借壳宇顺电子再次企图回归A股的计划失败。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责任编辑: 3980SYN TO006

责任编辑: 3980SYN TO006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