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24小时在线 京互联网法院挂牌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24小时在线 京互联网法院挂牌
2018-09-10 09:46 北京商报网   

 

继去年8月全国首家互联网法院落地杭州后,备受关注的北京互联网法院于9月9日正式挂牌,集中管辖北京市辖区内应当由基层人民法院受理的第一审特定类型互联网案件。24小时“不打烊”的原则和流程“线上化”的特点,使得互联网案件的解决更加便利和快捷,但也对互联网法院的数据安全问题提出了挑战。

全程在线

北京互联网法院打官司,将实现“网上案件网上审”。据介绍,北京互联网法院为基层法院,集中管辖北京市辖区内应当由基层人民法院受理的第一审特定类型互联网案件,包括互联网购物合同纠纷、服务合同纠纷,互联网金融借款、小额借款合同纠纷,互联网著作权权属和侵权纠纷等11类案件。

在审理方式上,当事人不需要到法院就可以实现起诉、调解、立案、送达、庭审、宣判、执行等全部或部分诉讼环节的网络化办理。而对于当事人不同意进行线上审理或经法院审查不适合线上审理的案件,北京互联网法院会采用线下审理和线上审理相结合的方式。

北京互联网法院相关负责人表示,电子诉讼平台不仅能自动生成简易案件的法律文书、异地远程开庭审案,而且24小时“不打烊”,当事人可随时登录平台递交材料、查询案件诉讼进展甚至联系法官。

“电子诉讼平台上的诉讼风险智能评估系统会根据类似案件司法大数据分析、法律知识图谱将当事人案情和对应的风险综合整理为一份报告。该评估一方面能帮助法律知识匮乏的当事人识别和避免常见的诉讼风险,减少不必要的损失;另一方面也让当事人意识到诉讼也是有风险和成本的,引导当事人选择非诉渠道解决,促进纠纷多元化解决。”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当事人到法院起诉且并未携带起诉状或不会书写起诉状,只需在诉服大厅的智能诉状一体机中选择案由,并根据对系统自动生成的案情引导问卷做出选择,就可以得到一份由系统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分析自动生成的起诉状。当事人进行诉状信息预览并确认后即可用于起诉。”

值得注意的是,为确保“全程在线”原则贯穿诉讼全过程,当事人对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的案件提起上诉的,第二审法院原则上采取在线方式审理。而由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审结的案件,若当事人不服判决,当事人应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涉互联网著作权权属纠纷和侵权纠纷的,当事人应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

市场所需

北京拥有1690万网民,网络普及率达77.8%,位列全国第一。同时,北京集中了新浪、百度、京东等一批互联网巨头,有超过一半的互联网百强企业在北京。

今年7月印发的《北京市关于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对外开放重要举措的行动计划》指出,为改革优化营商环境,将设立北京互联网法院,探索建立与互联网时代相适应的审判模式。

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认为,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给广大用户带来生活便利的同时,也难免出现各种各样的新型矛盾和纠纷,导致相关的诉讼案件攀升,有限的司法资源遭到占用。相比复杂的刑事案件而言,很多互联网纠纷案件其实存在共同点,诸如购物合同、版权问题等,往往案件并不复杂,只需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就能够进行处理或者调解。

近年来,北京互联网案件数量不断增长。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安凤德透露,2017年,全市法院受理互联网购物、服务合同等9类互联网案件45382件,今年1-8月审理以上案由案件37631件,同比上升24.4%。

“互联网类的案子多是一个特征,但它最主要的问题不在于多,而在于案件的特殊性。我们之所以认为互联网法院的设立意义重大,就在于它有望破局过往的三大行业特殊顽疾。”业内认为,互联网类案件一般起诉、举证、司法认定困难,且审理时间较长,公司易由此错过最佳发展期。2015年1月30日,“芭莎娱乐”发文称知名社交网络平台人人网将关闭,造成很大影响。对此,人人网将芭莎娱乐告上法庭。直到2017年,法院才判决芭莎星力公司赔偿各项损失2.3万元,但此时人人网已错失最佳转型时机。

日前,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电子商务法》。该法以电子商务经营者、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为规范主体,围绕电子商务合同、争议解决、行业促进和法律责任四大部分设置规定,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随着互联网法院的相继落地,互联网电商领域也将得到进一步规范。

效率提升

事实上,在北京互联网法院挂牌之前,杭州互联网法院已于2017年8月设立。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有了杭州的经验,北京互联网法院的落地有经验可循,这种落地是可复制的。据了解,广州也将在本月增设互联网法院。“这种复制未来可能还会落地在深圳、上海这种互联网企业聚集、涉网纠纷较多的城市。”据赵占领介绍,互联网法院从立案开始所有的环节都在网上进行,但是有一些案件在证据交换环节无法实现线上化,“比如有些证据原件或实物由于特殊性没法在线上进行交换的,一些可以由当事人用快递的方式寄给法官进行证据核实,一些则可以在线下进行,这种情况多在电商售假等案件中出现,不过绝大部分都是可以做到全流程线上化”。

流程线上化让诉讼双方都节省了大量的时间成本也简化了流程,法律界人士拿电商售后类纠纷举例,如果案件是电商买家起诉卖家,卖家要提供订单和双方沟通记录为证据,但是这些证据可能存在第三方平台,那么卖家需要从第三方平台拿到证据提供给法院,但是现在法院可直接从第三方拿到证据。

“按照线下法院的简易程序,一个案件需要在3个月内审结,按普通程序需要在6个月内审结,但是一般一线城市主要城区的法院由于案件量大,审理时限常会延长。”赵占领透露,“但是根据杭州互联网法院的经验,一个案件大概需要40-50天就可以审结。”

在李锦清看来,针对这种案件,北京互联网法院的成立能够带来三大利好,首先是简化了办案流程,提升纠纷处理效率,能够第一时间处理案件。其次,互联网法院一定程度上极大降低了广大用户的投诉门槛,另外,也能够减轻政府司法资源的占用,让更多的司法资源用到更加需要的案件中。不过,互联网法院究竟能否达到预想效果,还需要市场的验证,如果北京效果明显,那么很有可能陆续实现全国普及。

不过,赵占领并不赞同互联网法院全国落地的观点。“原因在于并不是每座城市涉及互联网的案件都如一线城市那样多,另外设置互联网法院也需要相应的技术人员和专业审判人员,不是每个城市都具备这些资源和优势。”同时,赵占领强调,互联网法院需要重视安全问题,“因为案件审理的各个环节都在网上,会存储各种数据和司法文书,这给安全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如果数据发生丢失、篡改或盗取等会产生诸多影响,甚至可能关系到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建议互联网法院在技术上做好安全保障和数据备份”。

北京商报记者魏蔚于新怡/文宋媛媛/制表

 

责任编辑: 3965LC TO007

责任编辑: 3965LC TO007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