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研讨会聚焦消费发展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研讨会聚焦消费发展
2018-09-19 11:35 北京商报网   

为期两天的2018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研讨会17日在北京闭幕。在“崛起的中国消费市场”分论坛上,多位大咖聚焦中国消费市场议题,为当前中国消费市场与经济的发展建言献策。与消费同为三驾马车的投资与外贸也在加速运行,从民营经济、基础设施建设等多个角度共同发力。

消费升级

对于当前消费市场的情况,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认为 “我们的消费市场在升级。升级过程中的消费额是下降的。” 宗庆后解释称:“在中国的(近)14亿人口当中,大概有3到4亿已经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可选的消费需求减少了,出国旅游、享受文化生活总比买车子、买房子来的便宜,因此他们的消费升级,但是消费额是下降的。”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 1-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9.3%,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1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此前曾表示,由于进口关税的调整、电商的各种促销活动等因素对短期消费的增长造成了一些扰动,所以今年以来影响消费市场的因素较去年有所不同,在分析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走势的时候,需要排除这些因素的干扰,相对长期的走势更重要。

中央财经领导委员会办公室原副主任杨伟民也表示,消费升级是确凿无疑的,这个应该是无可争辩的一个事实。人们从过去吃饱穿好有房有车以后,开始追求其他的一些。

同时,业内人士指出,观察一个经济体的消费是不是出现“疲软”,不能只看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单一指标,因为“消费是一个慢变量,消费的变化,不仅受经济因素影响,也受社会、心理、文化等多重因素影响,除此之外,消费不仅包括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指标所反映的实物消费,还包括教育、医疗、交通、通信、文化等服务消费。

亚商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陈琦伟认为年轻人消费支出在增长,年轻一代已经在过去5、6年形成了“有钱就应该花掉”的消费理念。陈琦伟表示,中国消费市场的崛起不是一个孤立的商业窗口,它是在中国发展过程中自然地进入到这个阶段。“我们要意识到中国消费的崛起不是我们设计的结果,它是一个事实。”

崛起的路径

在促进消费市场崛起的话题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给出了相关对策。蔡昉在此次高层论坛上提出要构造成熟的消费细分市场:“如果只是以大部分人群为消费对象,可能会形成各种各样的短板制约。但如果消费政策和市场细分,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就可能会把所有的消费潜力挖掘出来。”除此之外,蔡昉还从改善收入分配和提高消费的便利性两个方面给出了建议。

而在需求端,蔡昉认为我国短期面临困难。他建议改善收入分配,以此可以显著地让消费倾向更高的社会阶层,提高消费支撑中国经济增长,同时也使需求拉动因素更加平衡;提高消费的便利性。

针对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这两个影响消费的因素,近期我国已经密集出台了相关政策。据了解,7月1日起,我国降低了1449个税目的日用消费品进口关税,此次降税商品涵盖了食品、日化用品、医药健康等八类日用消费品。降税消费品占到所有进口消费品总税目的七成之多,平均降幅更是高达55.9%。业内人士指出,降低关税环节成本,无疑为厂商和市场降价开启了空间,同时也丰富了消费者的选择。

9月14日,发改委召开座谈会表示,要促进“中间群体”增收。改善收入分配,提高老百姓的收入,才能有效拉动消费。对于如何有效促进“中间群体”增收,大家也给出了各自的答案。杨伟民表示,需要通过降低宏观税赋,包括减税,减费,降低社保,降低五险一金等等一些措施。“过去设立一些建设性的基金,我认为应该废止,要清除。比如大家说的残疾人保障金,防洪费等。”

宗庆后则认为,中国既不缺少供给、也不缺少需求,“今年1-7月个人所得税收入9225亿元,同比增长20.6%。这说明老百姓收入确实有所提高,但提高的收入中有相当一部分又变成税收交给国家了。”因此,他建议:“税收上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少收点税,让老百姓多消费。表面看来,国家税收可能有所减少,但实际上税基扩大了,税收不仅不会减少,反而会增加。”

2018年8月31日,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通过,个税起征点提高到每月5000元,2018年10月1日起实施最新起征点和税率 。财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按此标准并结合税率结构调整测算,取得工资、薪金等综合所得的纳税人,总体上税负都有不同程度下降,特别是中等以下收入群体税负下降明显。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此前也透露已对“消费升级行动计划”进行全面部署,未来将持续推进消费市场平稳快速发展。除了加强城乡便民消费服务中心建设以外,商务部还将在打造便民生活服务圈、扩大中高端商品进口、促进绿色循环消费、做好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试点、改造提升高品位步行街等方面,适时研究出台相关的工作举措,更好地推动消费升级。

消费之外

与消费并驾齐驱的投资、外贸两架马车也在迅速转动。

杨伟民认为,未来必须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继续推进利率和汇率等资金价格的市场化改革,使资金配置到最有效率的领域;废止各级财政资金对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直接补贴等。

民营经济作为投资与外贸中的重要一环,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指出,在改革开放前30年过程中,民营经济创造的GDP一度占据全国GDP的70%,“但最近这几年,这一比重有所减少。”樊纲强调,在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时代后,要进一步发展民营经济,因为新的阶段,中国经济要更多依赖自主创新,而创新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情。“不管是技术的创新,还是市场模式的创新,都需要企业家的风险精神,需要民营企业承担自己风险的机制,才能真正使自主创新、市场灵活性更好地发挥作用,使经济更加具有活力。”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在研讨会上指出,中国在应用型的、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发展较快,但缺乏后劲。他认为,中国在创新上的最大短板在于高水平的大学教育和基础研究。一个高水平的大学教育和基础研究需要学术传统,特别是需要学术规范、自由探索的环境和风气。这方面的短板能否补上,和中国未来创新前景密切相关。下一步的重点,主要是知识密集型服务业,比如研发设计、信息服务、物流、金融、医疗、教育、文化、体育、娱乐,中国需要加快对外开放,对内首先也要开放。

此外,在投资领域,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多部门密集发声力挺。随着我国铁路投资增速等领域出现恢复性增长,地方专项债发行提速,下半年我国基建投资发力在即。7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提出,要加快1.35万亿元地方专项债的发行和使用进度,在推动在建基础设施项目上早见成效。而央行7月20日发布的资管新规执行细则也允许老产品投新项目, 并专门提出鼓励优先投向“国家重点领域和重大工程建设续建项目”。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常蕾

 

责任编辑: 3980SYN TO006

责任编辑: 3980SYN TO006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