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幕后老板现身 拜腾量产倒计时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幕后老板现身 拜腾量产倒计时
2018-06-12 09:19 北京商报网   

继首款概念车亮相之后,拜腾在新能源造车领域又迈出了关键一步。6月11日,和谐汽车旗下新造车企业拜腾宣布完成了由一汽集团领投的B轮5亿美元融资,与此同时,拜腾幕后的老板冯长革也在总部启动仪式上公开亮相。业内人士表示,此次B轮融资有助于拜腾尽快实现首款车型的量产,但是不少造车新势力目前已经开始量产交付,未能占据市场先机的拜腾即便能够顺利量产,未来也仍将面临诸多挑战。

背靠和谐汽车

资料显示,拜腾是一家成立仅2年的汽车研发商,属于互联网造车新势力,总部位于南京。拜腾的两位创始人均来自德国,CEO毕福康此前在宝马集团工作20年,担任宝马集团副总裁的时长超过10年,总裁戴雷曾任英菲尼迪中国事业部总经理、华晨宝马营销高级副总裁。

看似有两个德国人创立的公司,但背后的投资人却是来自中国。6月11日,在宣布获得B轮融资的同日,拜腾在南京正式启用了全球总部。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以拜腾创始人、联席董事长的身份在拜腾的总部启动仪式上进行了致辞。

值得注意的是,在启动仪式上,冯长革的头衔排在了CEO毕福康和总裁戴雷的前面。据了解,此前中文名确定之前,拜腾一直使用的是FMC的名字,FMC原由腾讯、富士康以及和谐汽车共同组建的基金和谐富腾孵化而来。但此后,腾讯、富士康相继退出,主要投资者变更为FMC管理层、和谐汽车以及数家战略投资者。不过,和谐汽车、腾讯、富士康这三方的老板很少公开亮相,甚至曾有传言称他们已经淡出拜腾。

作为FMC智能电动车联合创始人、联席董事长,冯长革早在2015年便着手布局新能源汽车制造,并与腾讯、富士康达成共识,决定联手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开展创新合作。依照设计,和谐富腾“铁三角”由富士康负责电动车的设计与生产制造;和谐汽车负责汽车项目的营销和服务网络搭建;而腾讯则负责车联网系统和技术平台供应商。自此,作为中国豪华汽车经销商、售后服务商的和谐汽车开启了新能源汽车制造之路。

在投入新能源车制造领域后,和谐汽车股价近几年曾遭遇大幅下挫,最低迷时成交量不足400万港币,但和谐汽车依然选择继续推进新能源汽车项目。2015年,和谐汽车甚至更名为“中国和谐新能源汽车控股有限公司”。2016年10月,和谐汽车参与投资的新能源汽车企业上海爱驰亿维公司落户江西上饶,总投资133亿元,年产计划高达30万辆。2017年1月,和谐汽车一份澄清公告中提到,将继续看好新能源汽车行业。

融资合作并举

据了解,此次拜腾的B轮融资主要投资方包括一汽集团、启迪控股、宁德时代、江苏“一带一路”投资基金等。此前,为了推动融资进度,拜腾团队还从高盛处“挖”来一名有IPO市场经验的高管,专门负责筹融资事宜。

拜腾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B轮融资将进一步提升拜腾的资金实力,为下一阶段首款量产车的生产以及产品和技术研发等工作提供资金保障。

此前,拜腾已经完成了一次总额为2.4亿美元A轮融资,并公布了三次融资信息。2016年4月,拜腾拿到了腾讯、富士康与和谐集团共同成立的新能源汽车投资基金——和谐富腾的资金; 2016年底,拜腾获得和谐集团、力合汽车以及晋享集团的不知具体数额的投资; 2017年8月,拜腾又拿到了2亿美元的产业基金投资,投资方包括苏宁。

作为此次B轮融资的领投方,一汽集团与拜腾近期接触频繁。2018年4月,拜腾与一汽集团在北京签署了战略合作投资框架协议,未来双方将在智能网联汽车产品的开发、生产、销售及服务等领域展开深入合作。

对于一汽与拜腾的合作,毕福康表示,双方除了资本合作,还将在产品开发、生产、销售及服务等领域展开深入合作。此前,外媒披露领投方一汽集团在拜腾B轮融资中的投资额度约为2.6亿美元。

汽车行业专家李颜伟表示,“一汽在生产制造端的优势很明显,进行战略投资说明他们对拜腾的产品很感兴趣,拜腾的优势是设计,双方可以进行优势互补。”对于造车企业来说,生产制造端是一个很高的门槛,这种资源是长期积累所得。而就目前阶段来看,双方在产能上的合作的可能是极大的。

量产遇挑战

事实上,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巨额的资金是无法绕过的一道坎。据戴雷介绍,拜腾的C轮融资将在一年内完成,会引入更多国际资本,而在首款车型量产落地后,会启动IPO,但时间节点不好预估,目前的计划是登陆美股的可能性较大,但公司总部还是设在中国。

据了解,目前拜腾汽车已在今年美国消费电子展上发布了首款车型Byton Concept。而第二款概念车也将在今日亚洲消费电子展开幕前夕的拜腾之夜上进行全球首发。

不过,与其他一些新造车企业相比,其首款量产车型的上市时间有些滞后。截至目前,蔚来、小鹏、威马等造车新势力的量产车型开始进入交车阶段,而拜腾的首款车型明年下半年才能上市。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竞争更加白热化,作为行业后起之秀的拜腾能否顺利量产并在市场中真正打下一片天地,仍有待观察。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当下,对所有的新晋造车新贵而言,尊重产品制造周期定律,是摆在眼前必须抱有的敬畏心态,而面对资本进场后逐利性的心态,同时又迫使新势力需拿出更快的产品应对节奏和市场攻坚速度。

前不久,发改委发布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明确要求:新能源汽车企业股东在量产前不能撤出股本,此举意味着“圈钱式”投资被禁止。再有就是要求新能源项目投产只能生产自有品牌,对于目前代工投产做出一定的限制。投资管理新规不仅加重了造车新势力投资者的焦虑,也堵截了有意加入它们的金主。

值得关注的是,在拜腾B轮融资中,宁德时代也作为投资方参与其中。业内人士认为,作为动力电池行业的独角兽,宁德时代的电池产品在市场上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此次获得宁德时代的投资,对拜腾而言无疑是一大利好。北京商报记者 蓝朝晖 实习记者 濮振宇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