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分拆一年后合并 魅族重走老路_TOM财经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分拆一年后合并 魅族重走老路
2018-05-17 09:57 北京商报网   

 

5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从魅族内部人士处确认,分拆一年的魅族和魅蓝将再次合并,人员架构也将再次发生变更。这是魅族创始人黄章去年回归之后的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也许是因为分拆后的市场效果未达预期,也许是为了上市做准备,这次调整对于魅族来说非常关键。在日趋饱和、竞争激烈的手机市场,魅族必须弥补渠道上的短板,加强技术上的研发。

时隔一年再次合并

魅族公司内部邮件《关于公司中心级组织架构调整及人员任命的通知》显示的内容,黄章任魅族科技董事长兼CEO直接参与公司运营,魅族COO兼CFO戚为民及魅族CSO李楠协助CEO管理公司。

魅族CSO兼高级副总裁李楠,全面负责销售中心相关业务和团队管理。魅族销售中心将全面负责魅族、魅蓝手机产品整体操盘和公司产品国内线下销售业务,运营商、分销、零售管理等业务,向董事长兼CEO黄章汇报。

魅族CMO兼高级副总裁杨柘,全面负责市场中心相关业务和团队管理。魅族市场中心将全面负责魅族科技品牌战略,魅族、魅蓝手机产品品牌推广、市场营销、活动策划、媒体公关等业务,直接向黄章汇报。

最后,魅蓝回归,魅族内部重整,再次将销售任务重新交给李楠担任。细节上,销售中心全面负责魅族、魅蓝手机产品整体操盘以及线下销售业务,这意味着,魅族与魅蓝事业部实际将合并,而魅族科技总裁白永祥从新架构消失了,有不少媒体传白永祥可能进入了“退休”状态。

此时距离魅族魅蓝分拆只有一年时间。2016年12月,白永祥首次公开表示,魅族品牌和魅蓝品牌2017年将会在销售渠道和终端上分开,实行双品牌运营策略;2017年5月初,黄章“出山挂帅”,更新了内部组织架构,成立了魅族、魅蓝、Flyme三大事业部,由李楠担任魅蓝事业部总裁,拥有品牌、市场、销售和产品规划等全套的职能系统,此举被业界解读为魅蓝走向独立的前兆,独立后的魅蓝,启用全新的LOGO、销售渠道甚至产品线。

半年后,也就是2017年12月,黄章进行了回归魅族后的第二次调整,除原有的魅族、魅蓝、Flyme三个事业部之外,魅族把3个原本更低层级的业务提升到事业部级别,包括把海外营销部升级为海外事业部,电商业务部升级为电商事业部,另外新增配件事业部。除此之外,内部的“主力干将”也进行了调整,其中包括白永祥、李楠以及负责Flyme的杨颜等。随后,魅族还经历了一系列人员变动,包括魅族销售部总经理褚淳岷离职等。

市场表现未达预期

目前看来,魅族和魅蓝再次合并,有多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分拆之后的魅族和魅蓝,并未各自强大,反而力量被分散,因此在销售方面的表现有些差强人意。”资深通信专家项立刚指出。

数据显示,2015年魅族整体的手机出货量为2000万部,2016年增长到2200万部,反而在分拆之后,2017年魅族整体的手机出货量下滑到2000万部,较上年减少200万部。

其实,早在去年5月两个品牌拆分时,魅族就被明确赋予了进占高端市场、实施品牌升级的重任;魅蓝则坚守原来的阵地,继续在3000元以下手机市场与其他品牌缠斗。白永祥也曾坦言:“成立魅族的事业部就是想重振魅族的高端品牌,今天我们开始做了很多事,我们一定要在未来把魅族的品牌,产品做到更令人激动,而不是天天喊着 799、999、1499,我们不干这事儿”。

但就像销售数据所体现的,分拆后的市场效果未达预期,出货量不升反降。魅蓝分拆之后首次以发布会形式亮相的机型魅蓝Note6,放弃了联发科首次采用高通芯片,关注度和销量不断飙升,在去年12月5日降价当天,在魅族商城、京东、天猫、苏宁四大平台的合集销量猛增了1000%;而魅族去年发布的旗舰产品Pro 7,市场反馈却比较惨淡,既没跟上全面屏的步伐,也没沾上AI的边,上市前两个月,PRO 7降幅基本维持在500元以内,两个月后降价幅度很快就突破1000元大关。

另一方面,运营商世界网总编辑康钊认为,此次合并也是为了整合资源,为上市做准备,因为分拆后魅族和魅蓝在市场和销售等方面都是分开的。黄章曾表示,这一切都是为了上市,调整组织架构和精简人员更多是为了减少费用,实现更大的盈利,才能持续向上市目标迈进。

还有专家认为,魅族和魅蓝分拆,初衷是希望像华为与荣耀一样,走高端和低端两条路,兼顾各个层次的市场,但魅族本身的体量和资金规模不足以支撑这样的经营模式,再加上魅族走的是技术路线,魅蓝则是以销售为导向,双方在分拆之后没能形成合力,如今只能选择重新抱团来应对市场竞争。

恢复爬坡急需补课

至于重新合并后的魅族市场表现如何,项立刚认为,双方将自身擅长的领域结合在一起,势必会对以后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康钊也指出,杨柘负责市场,已经有很多年的经验,李楠负责销售,也是术业有专攻,二者联手,对魅族的发展是有利的。

在康钊看来,魅族今年的新品魅族15就比去年的Pro7要强很多。产品方面更接地气,性价比也更高,实用性功能增加;营销方面也更加开放,跟渠道商合作,比如京东,明显比以前走线下渠道要有优势,但能达到什么水平现在还没办法估计。“杨柘本身能力还是比较强的,魅族15属于中档手机的机皇,和同类档次的产品相比,优势还是有的”。

不过,目前整体的手机市场看起来并不乐观。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3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显示,2018年1-3月,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为8137万部,同比下降26.1%。其中,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7586.4万部,同比下降27.9%。这个拐点称为“红利真空期”。

除了整体市场下滑,现在的手机市场竞争更加激烈,苹果、华为等基本上占据了高端手机市场,中低端市场也有vivo、OPPO和小米等强大的竞争对手。

另外,产经观察家、钉科技总编丁少将指出,头部品牌华为、小米、OPPO、vivo所占据的份额越来越大,品牌集中度增强的同时,对魅族这样的二线品牌挤压严重,这样的市场趋势在未来两三年内仍会持续。

对于这个问题,杨柘在此前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手机市场虽然向大厂商集中,但天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既然是个性化的产品,一定会留有各种各样个性化的空间,这种空间就会成就魅族的存在和健康发展,因为魅族的空间足够大,并有着庞大的消费人群和差异化的审美需求。在中国,每年新增的手机型号有几千个,产品价位从一两万元到几百元,是因为层级太多了,这个市场太丰富了。

“魅族还面临着渠道的问题,目前的线下渠道已经被vivo和OPPO、华为等垄断,在这方面魅族还处于劣势。”康钊说。不过,去年魅族曾经实施常规的线下渠道优化动作,做出了相应的渠道结构调整。

总体来看,魅族目前依然面对着很大的压力,要想在手机市场激烈的竞争中存活下来,除了具备差异化的技术,还需要在市场营销、渠道建设等诸多方面苦练内功。

按杨柘的说法,手机不是新鲜的东西,中国的手机永远需要遵循三个主要的原则:第一是产品,第二是品牌,如果没有好的品牌,产品只能拼性价比,第三个是渠道,以现在的话说叫接触点。三个方面如果能作用协调,交给消费者一个名实相符的东西,就一定能够在中国市场上健康地生存下去。如果三缺一,怎么也幻化不出彩虹来。 北京商报记者 石飞月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